在线AV片无需播放器

      从济北国回来,库中又多马铠五十具,战马四百匹,加之东郡铁匠们的赶工,这样一来,便能拉出铁骑百骑,甲胄军士四百余,有了于禁操练,六千兵卒纪律严明,有一日因主簿疏忽,士兵两周未得钱饷,竟无一人异议。

      而至于刘坚本人,于禁不但练兵是一好手,也使得一手好枪,和刘坚只和人对练没经历过生死攸关之际不同,于禁随鲍信剿匪连斩贼人,获贼首十七颗。

      两人长枪战在一处,两柄木枪如毒蛇相咬一般缠作一团,相互之间不断拦拿,木杆碰撞之声不绝于耳。

      连交数枪,刘坚自觉难以招架,忙拖枪向后退出,但于禁岂能随便让他脱身出去,手中长枪如附骨之疽紧随着刘坚便去。

      见于禁紧追不舍,刘坚猛闪身回头便是一枪,这一记回马枪直奔于禁铁兜,后者一声冷哼,手中长枪化棍一扫,顿时一声巨响,刘坚便觉手中一轻,半条手臂震得发麻。

      再看那杆木枪竟被于禁打飞出去,竟有十几步远。

      “足下资质尚可,但为何处处留情。”

      木头枪头在刘坚脖颈上轻点一下,于禁便将枪收回,与往日相比,刘坚的进步可谓神速,半年下来竟已经能和自己战上十几回合。

      “让文则见笑,自习武以来,我连血都未曾见过半分。”

      把铁盔解下来,刘坚伸手抹了一把汗,不过十几回合,自己便已经开始有些气喘,反观于禁,还是一副泰然自若之态。

      “那足下恐怕是到了尽头。”

      替刘坚卸甲,于禁叹声道。

      “若足下在战场上走一遭,想必能更进一步。”

      “说的容易。”

      卸了一身甲胄,刘坚顿时觉得身轻如燕,不过这一身甲胄一卸了,自己也开始觉得冷了起来,现在已是腊月,漫天的鹅毛大雪,别说是兵,就是贼都找地方过冬去了,上哪去来一场生死厮杀让自己更进一步。

      “足下您不说若天将有变,必在此冬么。”

      将毯子给刘坚披上,于禁转身把刘坚这一身披挂交给站在一旁的张瀚,有了鲍信的默许,东郡那些文臣也都纷纷闭嘴了,而那些武将们也若有若无的向刘坚这头靠。

      “那也得等过完这个年的。”

      把毯子裹紧,刘坚进屋换了身衣裳,又把刚挂上架子的甲胄穿上了,好不容易把盔甲擦拭干净的丫鬟只得暗暗叫苦。

      此时天色已经暗淡下来,家家户户点起灯火,不过不同往日,今日这城中可谓是人声鼎沸,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走,去铁匠铺看看我要的东西怎么样了。”

      作为后来者,不搞出点跨时代的东西怎么能对得起自己这身份呢,虽然没像搞出火药枪似得那么夸张,但是马镫这种东西,他还是绰绰有余的。

      虽然大汉战马都有马鞍,但少了马镫实在是差了不少事,且不说军士如何操练成骑兵,就是刘坚自己,也已经从马背上摔下来几十回,差点让马蹄子给了结了。

      不过骑马可是将军必修,为了自己别让战马给摔扁了,再加上鲍信送自己的确是匹好马,怎么着也得能骑着跑才行。

      所以这第一件带马镫的马鞍自然也是,自然也是自己先试试。

      不得不说,于禁整军是把好手,治安上也不是善茬,东郡一片破败被于禁一番整顿,如今已是另一副模样。

      先是带军士开出良田百亩,后收流民无业之人为农兵种植,按时发放粮饷,这样一来二去,东郡粮食价格不但压下来了,就连治安案件也变得稀疏起来。

      “今晚真是好生的热闹。”

      看外面灯火通明,家家户户燃气火烛,于禁不禁感叹如此,现如今东郡可谓是一片繁华安乐,实在看不出半点大汉腐败衰微之像。

      “难得今天不宵禁,而且家家存粮充裕,自然要庆祝一番。”

      看于禁感慨万千,刘坚微微一笑,不过随即便又长叹口气摇摇头。

      “但也不知东郡之外,大汉各郡各县百姓今夜又是何心思,如此大雪,恐怕又要冻死无数苍生。”

      “将军出来了!将军出来了!”

      推开宅邸门,刘坚还未踏出大门一步,门口便围了一众百姓,一个个满面笑容,看刘坚出门,顿时炸开了锅。

      “将军!城中德高望重的长辈和百姓推举的代表都来了。”

      实在拦不住这帮人,门口的卫兵勉强行从人堆里挤出来,没办法,今年的改变实在太大了,百姓们实在难以言表心中喜悦,便选出代表来感谢。

      “看来足下您这是走不开了。”

      见此情景,于禁会心一笑,被这么多人围着,就怕是想脱困也得有个一时半会。

      被众多百姓围着,刘坚硬是招待到下半夜,送走最后一个客人别说铁匠铺了,就是巡城卫都换人了,三人只得第二天去拿马镫。

      不过这马镫也算是物超所值不枉自己等了这么久,双脚踏上马镫如同脚踩平地一般,任凭战马如何翻腾,再也没能把刘坚甩下来,待到战马疲倦了,也算是服了刘坚。

      这东西如此好用就连于禁也不忍上来一试,原本精湛的骑术配上马镫更是如人马合一一般,原本不敢在马背上挥舞的卜字戟,如今左右横扫,一枪便能把草靶斩飞出去。

      有了经验,铁匠和学徒的速度也逐渐提高起来,到二月初,刘坚手下的骑兵已经全员配上马镫,原本短小的环刀也终于换成了威力惊人的卜字戟,如此铁骑冲锋起来,也不知是何等壮阔。

      不过,也不能光说好事,平安日子过了几个月,鲍信便遣人送来竹简,果如刘坚所说,太平道张角等人于各地先后起义,朝廷责令各郡县剿灭贼寇,而兖州防务自然落在兖州刺史刘岱头上,不过鉴于兖州无贼寇踪迹,刘岱便派鲍信向皇甫嵩部队增援,而鲍信则推荐刘坚胜任此事,三日后启程,往冀州破黄巾贼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