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理片最新乱理片2018www.tgtg8.comwww.mooyy.com

      祈羲强行撒了个谎,将方才那句粗鄙之语掩饰过去了。

      她看见叶安面上挂着的微笑,心中愈发羞耻,暗地狠狠咒骂着自己。

      “嗯……”

      她轻轻哼声,面色淡然,道:“天要亮了吧。”

      叶安抱着食物袋,咬着烤串。听得此言的他顿时一怔,而后抬起头,望着天空之景。

      “才多久天就要亮了?”他诧异道。

      祈羲冷眼瞧着他,语气幽怨:“还不是某人迟到的缘故。”

      “这一趟夜市逛的着实糟心。”

      叶安想了想,确实如此,迟到的缘故,加之处理古玩店那些事耽误的时间。

      这一夜的确很快,竟根本就没做什么。

      而大部分时间,都是面对这位女帝陛下傲娇的口吻。

      “确是我的错。”叶安说道:“作为补偿,今后我替陛下打扫房间好了。”

      祈羲眉头微挑,许是习惯了些,不为所动,“我不睡觉。”

      “你死了这条心罢。”

      叶安诧异道:“我记得先前不是说过,要同床共勉……”

      “作废了。”祈羲道。

      叶安沉默些许,说道:“那要不,陛下以后替我暖床么,我是要睡觉的。”

      祈羲微微侧头,金色明眸与他对视,而后轻声说道:“你觉得你很幽默么。”

      “……”

      “不过,你毕竟才走火入魔,只怕心生心结,心魔复现。若你真有这方面的需求,到危难之际再说吧。”

      “……我就知道。”叶安恍然醒悟,“死傲娇的。”

      祈羲不再接话,长舒一口气,起了身,伸展懒腰。

      她微微抬头,凝望着天上这片浩瀚星空,说道:“时候快到了。”

      “我们走吧,去圣云顶看日出,我带你去。”

      凭借祈羲的能力,随时带人传送还是没问题的。

      她玉手一挥,二人身躯便被阵阵金光所覆盖。

      神力气息涌动,直至金光彻底包裹住了他们的身躯,他们便消失不见,传送了出去。

      ……

      东岳邻近静谧海,海风日积月累的侵蚀,致使东岳地形复杂、群山峻岭。

      相比较下,北圣之地大多都是荒野平原。

      然曾经一处神迹降临于此,改变了北圣的部分地形。

      而后诞生了圣云顶,这座与中州圣殿齐平,接近苍穹的最高山峰。

      “这里就是圣云顶么?”

      叶安揉了揉双眼。

      神术的效果确实神奇。

      眼睛一睁、一闭,便跨越了万里路,从中州到了北圣。

      “嗯。”

      祈羲微微点头,道:“说来,我看习惯了中州圣殿的日出,看得厌倦了。不知为何,却很期待圣云顶的日出……”

      她喃喃着说着。

      叶安边听着,边环顾四周。

      这里确实不同于中州圣殿之景。

      群山萦绕、云雾缥缈,依稀可见下方大地荒凉之景。

      云雾之上,一座座山峰仅露出了一座座山尖。

      假使将这片云海当作浩瀚沧海。

      那这些山尖就犹如海中岛屿,却时隐时现,虚无缥缈。

      这里已能瞧见远方地平线弯成弧形。

      而天上繁星近在咫尺,璀璨耀眼,汇聚成一条绚丽的银河,蔓延至远方天际。

      前世蓝星地球的风景,确实不如这片小说世界。

      至少头顶上这片星空银河,是随处可见的,可以清晰看见的。

      圣云顶之上有一处凉亭,二人寻了处朝东的位置坐下了。

      萧瑟寒风拂过脸庞,犹如冰冷利刃划过。若非境界足够,只怕撑不过多久便觉得身子难受的。

      彼时风还很大,有些冷。

      祈羲抱紧双肩,身子微微蜷缩,风拂过她的银发与衣袖。在云雾间,她犹如柔弱的天上仙子。

      可这般举措令得叶安怀疑了。

      修炼大成者,不畏严寒、无需吃喝。哪怕圣云顶的确寒冷,可祈羲又怎会蜷缩身子以取暖呢。

      “你觉得冷么?”

      见她如此,叶安不免好奇问道。

      圣云顶虽寒风刺骨,可二人肉身基础扎实,还不至于到特别怕冷的地步。

      连叶安都觉得尚好。

      祈羲自然是装的。

      她轻轻点头,声音轻柔,“许是疲倦了,确实有些冷。”

      “你说,该如何是好……”

      这是此前她在一本民间小说上看到的剧情桥段。

      当时她还对此嗤之以鼻,只觉肉麻恶心。

      万没有想到,今日派上了用场。

      只要坐在邻侧的人不是傻子的话——

      如梦境一般的桥段发生,便不必再说,定要于圣云顶中上演的。

      “真冷?”

      “嗯。”

      祈羲楚楚可怜的点头。

      “……”

      叶安寂静片刻,旋即嘲笑道:“半神之躯也怕冷。”

      “牛逼啊。”

      祈羲:“?”

      “?”

      她脸色阴沉,动了杀心。

      杀意形成。

      冰冷寒息于虚无间升起,如潮水般涌向四周。

      与此同时,无数道杀意化作阵阵利刃,亦是向四周斩去。

      周遭飘浮着的云海,顷刻间被此杀气冲散。

      这只不过是祈羲一个念头唤来的神力,还未认真,却已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叶安不再皮了,顿时耸了,道:“错了,错了。”

      他伸出手,将祈羲娇弱身躯搂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身子。

      “陛下,还冷么?”

      祈羲虽噘着嘴,看上去抗拒生气。

      但她也只是半将就着躺入叶安怀中,轻轻哼声,“冷?”

      “给你机会却不中用,我是看错你了。”

      “你除了脸好看些,以后娶妻谁看得上你?”

      若是先前,叶安定要吐槽她一句:总是嗯嗯哼哼,陛下与凡间那小娘们又有何异?

      但这会他是不敢了,安抚着说道:“必然是你。”

      祈羲摇了摇头,认真道:“你管我这千百岁的老女人作甚?”

      她觉得,这一切始终还是不太好的。

      年龄差距许多,她自己无所谓,却是担心叶安被人私下议论了,因此再度形成心魔,再次走火入魔。

      其次,她毕竟是圣殿女帝,需扛起许多重任,需着手应对下一次可能的魔邪战争,需小心无处不在的邪族入侵,需解密上任圣殿之主留下来的谜题,需知晓大千位面的真相……

      所以,她决定对叶安说这么一句话。

      “圣殿内那么多圣女,你自己挑吧,做什么我都当作没看见。”

      叶安瞪大了双眼,满脸黑线,眼神诧异。

      他一时不知该怎么说,想了片刻,组织了下语言,说道:“玩什么苦情悲剧的戏份?”

      “你这小娘们,就爱搞乱七八糟的事。”

      “?”祈羲柳眉微蹙,“你怎么说话的?”

      “那不说了。”

      叶安揉着她的脑袋,说道:“你看,日出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