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宠妃养成系统

      确认栗霰串丸二人离去了,雷晨立刻跑去月光枫叶身旁。

      他正躺在夕月莲的怀里,整个身体都被血染红了,就连他倒下的地面也是一片暗红。他的喉咙一处道狰狞的裂口,每次呼吸时,都在不停的冒出血泡。

      他脸上的面具也掉落了,露出一张不算成熟的面孔,那张脸被鲜血染的斑驳,双眼无力的看着哭泣的夕月莲,呜咽了一声。

      “莲……”

      由于喉咙被割开了,他的声音失去了往日的磁性,甚至有些难听,像是风吹过山洞发出的噪音一样。

      “别说话,枫叶,你不会死的!”

      夕月莲抱着他的头,泪水从她脸颊滑下滴落到月光枫叶脸上。

      “队长……”

      奈良鹿之低着头,紧握着拳头,脸上也早已湿透了。

      雷晨压下心中愤怒,观察了月光枫叶的身体,体表多处割裂伤,左腿有一处贯穿伤,右肩也有一处贯穿伤,但这些都不致命。致命伤是他的喉咙,直接被割开了三分之一,血液形成红色弧线从两边流下。

      饶是他早就有了心里准备,依旧不禁咬着牙齿握紧了拳头,栗霰串丸特地避开了月光枫叶的要害位置,一点一滴的折磨着他,直到最后玩腻了,才决定割喉杀死他!

      这种将月光枫叶当成猎物一样戏耍折磨的行为让他无比愤怒,他的眼睛在这一刻布满了血丝,周围的空气仿佛察觉到他的愤怒,居然沉重了几分……

      不过雷晨知道愤怒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他深吸了一口气,将握紧的拳头松了下来。

      雷晨闭上眼睛,迅速搜索着脑海里的信息。他前世是一个社畜,996是日常,曾经亲眼见到过同事猝死在办公桌上,让他惊恐不已,从那以后他便自学了很多急救知识。

      首先,月光枫叶喉咙的切口应该没有伤到颈动脉,否则出血量不会这么小。但是即便如此,这么多的伤口一同出血,也已经快要接近临界值了,若是不及时止血必死无疑。

      但出血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他喉咙的伤口,虽然没有割开动脉,但是气管直接被切开了一半,这种情况下月光枫叶根本无法正常呼吸。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人体在出血时会启动防御机制,生成大量凝血因子让血液凝固,阻止出血。这对月光枫叶身体的其他伤口是一件好事,但是对喉咙的伤口问题就大了。

      由于鲜血已经灌流到他的气管中,这些血液凝固的话,会彻底堵死月光枫叶呼吸最后的一丝通道。而先前从喉咙切口处进入的气体,有一些会直接进入血管中,到达心脏形成气栓。

      雷晨用风之力感受的月光枫叶的身体,果然他根本没有办法呼吸,而且血管中也出现了一些小气泡。

      再这种情况下,三分钟,不一分钟,月光枫叶必死!

      雷晨叹了口气,这种伤势,哪怕是纲手在这里也无能为力。可如果是他的话,或许还有机会。

      “能让我来帮他吗?”

      雷晨蹲了下来,看向抱着月光枫叶的夕月莲。

      夕月莲抬头看向雷晨,她的眼睛因为太过悲痛而红肿不已,喃喃开口。

      “你能治好他?”

      “我没有十全的把握,”雷晨轻吐了一口气,“但还有一丝希望。”

      夕月莲念念不舍的看了眼怀中的月光枫叶,将他轻轻放在地上。随后她看向雷晨,红眸噙着泪,棕色的长发散落在胸前,脸上写满了哀求。

      “求求你,救活他!”

      雷晨身体一怔,他想起了第一次和夕月莲见面的场面,那个总是喜欢叫他弟弟,喜欢霸气的用幻术让敌人动弹不得的女汉子,在这一刻是如此的羸弱,如此的无助。像是走在深渊的边缘,名为死神的恶魔正夺走着她心爱的一切……

      雷晨缓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点了点头。

      “我会尽我全力!”

      话音刚落,他直接跪在月光枫叶面前,双手搭在他的胸口上,风之力涌动慢慢冲刷着他气管中已经快要凝结的血液。

      与此同时,附近的氧气像是受到了召唤一样,慢慢汇聚到月光枫叶口鼻处。而那些正在流血的伤口,空气形成了一条条止血带,肉眼可见的,出血量明显减少了。

      月光枫叶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只是那呻吟如此微弱,仿佛蚊虫的鸣叫一般。

      雷晨吐了一口浊气,看向地上的月光枫叶,他知道以他现在残破的身体,根本没有办法经受他的治疗。

      月光枫叶脆弱的像是一个七拼八凑的瓷娃娃,仿佛雷晨稍一用力,就会四分五裂……

      雷晨深吸了一口气,从忍具袋中取出一个白色的卷轴,他打开卷轴,一丝白雾萦绕出来,缓缓流入月光枫叶的鼻腔中。

      乙醚,不仅仅能让人昏睡过去,也能充当麻醉剂。雷晨隐约记得,在医学不发达的年代,很多医生就用乙醚给病人麻醉。

      他将头靠近月光枫叶的耳朵,轻轻开口。

      “队长,睡一会儿,等你睡醒了,就什么都好了……”

      他话音刚落,月光枫叶轻呼了一口气,慢慢闭上了眼睛,看起来无比安详。

      “风,队长他……”夕月莲焦急的问道。

      “放心,他没事。”雷晨摇了摇头,将卷轴放回忍具袋中,“只是睡着了,以他现在的身体,根本无法清醒的承受我的治疗。”

      一旁的奈良鹿之眼睛微眯,表情有些疑惑,他想起了木叶沉眠之谜发生的那天,他正是吸入了一股奇异的白雾才昏睡了过去。而那股白雾和雷晨刚刚使用的非常相似,难道两者有什么关联?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很快就将思绪压了下去,紧张的看着月光枫叶。

      由于乙醚的作用,雷晨再次清理月光枫叶喉咙中的血栓时,他没有发生抵抗。一股浓厚的红色血浆从月光枫叶喉咙的切口处流了出来,伴随着这些血浆的流出,肉眼可见的他胸口的起伏幅度大了一些。

      雷晨吐出一口浊气,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这只是第一步,第二部危险的多,清理月光枫叶体内的气栓。

      空气已经进入月光枫叶血管很久了,雷晨感知到,一些细小的气泡正在流入了他的心脏,这种情况下早就能够形成气栓了。

      气栓的清理异常艰难,由于战场是在脆弱的血管之中,只要雷晨稍微没把控住力道,就可能造成无法想象的后果。

      而雷晨对风之力的操纵,一直以来都是粗暴的控制大量空气,这使他对空气精细的操作并不精通。

      这就像是用一把菜刀做着精密的外科手术,只要手指稍抖一下,就可能让病人遭到重创!

      雷晨的额头头布满了汗珠,他的眼睛中出现了一些血丝,大脑也疲倦不已。但他却一丝不敢懈怠,强行让自己打起精神,生怕自己的呼吸稍重了一些,给月光枫叶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夕月莲和奈良鹿之也注意到雷晨的凝重,纷纷屏住了呼吸,生怕打扰到他。

      很快,一丝气泡出现在月光枫叶的伤口出,雷晨心中稍稍一松,他知道这是气栓开始排出了。他吞咽了一口唾沫,继续操纵着其他气栓。

      月光枫叶的体内的血管中,气泡纷纷朝着最近的伤口涌出,一时间他的身体多处冒出了血泡。

      没过多久,月光枫叶体内所有的气栓都被清除了,而出血情况也止住了,周围的氧气不停的向他口鼻输送,让他能够通畅的呼吸。

      雷晨吐出一口浊气,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紧悬着的心也渐渐放松下来,月光枫叶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现在只要等着他自然清醒过来就行了。

      雷晨朝夕月莲二人露出一个微笑,示意他们可以不用担心了,两人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然而,让雷晨没有想到是,月光枫叶一直都没有醒过来。

      十分钟……

      二十分钟……

      三十分钟……

      “怎么可能?”雷晨瞳孔微微颤抖,惊骇的看着毫无动静的月光枫叶,“他应该早就醒来了啊?”

      “难道是乙醚的量太多了?他还出于昏迷状态?”

      “不对,我已经计算好分量,他早就应该醒来了啊!”

      雷晨将手放在月光枫叶的胸口上,冰冷的触感让他身体一颤,而更让他惊骇的是,他已经没有任何心跳了……

      “不可能!不可能!”雷晨连连摇头,“我计算好了啊!”

      但突然,他怔住了,仿佛想起了什么,瞳孔收缩,喃喃自语了一声。

      “难道是因为乙醚纯度?”

      他终于想起来了,为了提高乙醚的杀伤力,他将乙醚几乎提纯到了极致。以月光枫叶这样残破的身体,那些乙醚足以让他永远昏睡下去了……

      “不!别死啊!”

      雷晨将手掌叠放,用力下压着月光枫叶的胸口。

      “我答应了红月要救活了你的!别死啊!”

      他一次又一次按压他的胸口,可月光枫叶没有丝毫动静,他的眼睛微微闭上,安详的像睡着了一样。

      “别死啊!”

      雷晨继续按压着他的胸口,他的眼睛布满了血丝,每次按压都会嘶吼一声。

      可月光枫叶以及没有丝毫动静,手掌上传来的冰冷触感让雷晨心悸不已,这时他突然听到了一声低语。

      “放弃吧……”

      他朝着声音看去,夕月莲跪坐在地上,歪着头,红眸柔和的看着月光枫叶。

      “风,我不怪你,你已经尽力了。”

      雷晨转头看向月光枫叶,他的面孔已经有一丝癫狂了。

      “不!”他怒吼了一声,“不!他还没有死!”

      他再次按压着月光枫叶的胸口,而这一次他的手掌上出现了雷弧交织,每次下压都会带起一声噼里啪啦地声响。

      他想起了和月光枫叶相处的点点滴滴……

      “我叫月光枫叶,擅长木叶流剑术,代号:枫叶……”

      “他还没死!”

      雷晨癫狂的吼道,又是一次下压!

      “风,你又迟到了,下次不许了……”

      “没死呢!”

      ……

      其实雷晨的查克拉早就彻底耗尽了,他几乎是在榨干着自己最后一丝力量,去和死神争夺月光枫叶……

      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雨水一滴滴落到雷晨的身上,也落到月光枫叶冰冷的身体上。可雷晨没有丝毫在意,继续按下着他的胸口。

      很快雨水大了起来,将三人全部覆盖在雨幕之中,没有一个人离开,也没有一个人说话。

      夕月莲跪坐在被月光枫叶鲜血染红的血水中,轻柔的看着因雷晨的按压,身体上下起伏的月光枫叶。奈良鹿之沉默的站在雨水中,目光呆滞……

      雨淅沥沥的下着,这一刻仿佛一切都安静下来了,整片丛林中只剩下雨水落下的声音,还有雷晨撕心裂肺的嘶吼。

      “活过来啊!”

      “队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