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莜竹

      “做了一个噩…梦。”柳诚坐着了身子,看着时钟,猛地窜了起来:“快出去,我要换衣服,我约了李曼去跑步,睡过头了!”

      柳依诺拍着肚子狂笑不已:“哈哈,你还记得呀,李曼都跑到咱们家了,你还在床上睡大头觉呢。”

      “哦。”柳诚才发出了苦笑,感情是睡过头。

      “那个陈长林签字的投资意向书在哪里?”柳诚想了想问道。

      柳依诺将窗帘捆好,说道:“我给你拿,你赶紧收拾下,洗个脸。”

      刚才在梦里的那越来越亮的死寂的白,是柳依诺把他屋里的窗帘完全拉开了。

      柳诚看着陈长林的签字,那种熟悉感再次袭来。

      “你怎么了?”李曼吃着橘子,看着电视,十分奇怪的看着柳诚,这大早上起来,就是魂不守舍的。

      柳诚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事。”

      他丢失了一段记忆,到底是谁刀了他,他一直都没想起来。

      这很正常,人类是一种极度自私的动物,总是会把极其痛苦的记忆,掩埋在记忆之海的淤泥之中,哪怕是刻意回忆,依旧是想不起来。

      当然也可能是应激性的保护机制,他一直在寻找那些记忆。

      他曾经以为是李曼刀了他,毕竟李曼是未曾分手的恋人,但是很快就排除了她的嫌疑。

      这个女人不会那么做,如果不是真的喜欢,怎么会帮着他处理掉那些找上门,或者有些麻烦的女人呢?

      现在他的记忆回来了一些,之前柴刀警告时候,那张像极了陈婉若的脸庞、陈长林那若有如无的既视感、这签字的熟悉感,以及陈长林要投资自己的时候,自己自心底升起的无名怒火。

      十二年后,他和陈婉若、陈长林曾经再次发生了交集。

      但是他忘了。

      不过也无所谓了,他对找回记忆不怎么感冒,他更看重眼前的路,比如这个吃着橘子,晃着脚丫子,在他家蹭吃蹭喝的李曼。

      “看我干什么?”李曼犹豫了下,拿着手中剥好的橘子伸向了柳诚问道:“你要吃吗?”

      柳诚下意识的张开了嘴。

      李曼十分自然的放进了柳诚的嘴里,往他身边挪了挪问道:“你准备接受这份投资吗?一百万收购加两百万的资金,感觉很亏的样子。”

      “你了解安全市场的规模了吗?”柳诚放下了投资意向书。

      李曼点了点头说道:“嗯,在家里拜托学长们拿了很多的资料,去年市场规模就达到了153亿的规模,而且预计以每年15%的速度快速发展。”

      她又剥了一片橘子,送到了柳诚的嘴边。

      柳诚其实很想告诉李曼,13年棱镜门事件爆发之后,安全市场将会以25%的环比增长速度,领军整个互联网行业。

      她继续拨开橘子说道:“网络信息安全硬件、软件产品的占比分别为45.9%、38.5%,安全服务占比为15.6%,你的那个日志分析工具,就是属于安全服务类和软件产品。”

      “分属的子市场,统一威胁管理和入侵检测与防御,两个子市场的复合增长率达到了25%和22.3%。”

      “你选的赛道没问题,就看你有没有本事,啃下一块大蛋糕了。”

      “而且你是市场上第一款此类日志分析工具,尤其是还有漏洞扫描,我拜托计算机院那边的老师,搜集了一些一些个人站长的日志log文件,到你的网站上检测过了。”

      柳诚下意识的咀嚼着李曼送来的橘子,他不能明说,市场对此类的需求是极大的,尤其是人人网、天涯、猫扑等网络社区的火爆的同时,还面对着严重的网络安全问题。

      但是同类型的产品,要到2013年的时候,才会由奇虎360推出,无论是个人网站还是企业网站,都要收费。

      2014年就是网页端互联网的寒冬时代了。

      “我是不是很用心啊。”李曼洋洋得意的说道,左边脸上写着你快点夸我,右边脸上写着我不是花瓶,脑门上顶着我很用功。

      柳诚笑着说道:“不仅用心,而且还很厉害。”

      “我不是打算接受投资,我只是拿过来看看而已。一百万,我扫几个漏洞就有了啊。我只是在想陈长林到底什么用意罢了。”

      柳诚一点都不着急自己的【艹?骇入】软件卖不出去,他现在主要还是要搭建漏洞特征库、攻击手段特征和指纹信息数据库,以及漏洞扫描器的工具集。

      李曼又剥开了一片橘子,眉头紧皱的说道:“他们都说你的网站好丑啊,但是你的安全报告做的那么漂亮,而且还提供常用漏洞修复,可是你为什么不肯把网页做的漂亮一些呢?那是门面啊。”

      “那个不急,还是建库重要些,打铁还需自身硬。”

      安全市场上可不是只有一个大流氓,他要是技术不够硬,抄袭和同类产品就会接踵而来,直接把他打的粉碎。

      柳依诺系着围裙目瞪口呆的看着沙发上这对狗男女,她忙里忙外,这俩人在沙发上喂橘子!

      “去做饭。”柳依诺将菜刀放在了柳诚的面前,把围裙丢在了柳诚身上。

      柳诚坐直了身子:“啊?”

      柳依诺理所当然的说道:“啊个屁,干活去!你再瞅一个?扔你身上的就不是围裙是菜刀了!”

      “哦。”

      他十分怀念柳依诺的女神范,可惜在家里的柳依诺自始至终都是沙雕风,一股子冰冰碴子味儿。

      回到电脑前的柳诚,仔细思考着李曼的建议,最终还是没有搞网页。

      他有一个朋友,喜欢去按摩和足浴。

      尤其是加班结束,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上上下下按一下,浑身舒坦,有时候也会留夜。

      正规的都是200-300一次,技师都是大哥大姐那种,技术过硬,但是视觉享受就别想了,这个价位,连口水都不会给一杯。

      去这种地方按摩,本身也没啥坏心思,去按摩能有啥坏心思?光顾着大声喊疼疼疼,师傅你轻点。

      有个腰酸背痛去这种地方,比去医院好使。

      装修高大上一点,500左右一次,有漂亮的前台和服务员,讲究一点的还给个果盘,技师也好看点,会接话,会拉关系,会催着你办卡,只要不是过分的荤段子和咸猪手,一般都是逢场作戏,乐乐就过。

      再好点的地方,一次消费就过千了,这些地方就有些特殊类服务了,当然不是那种嘿嘿嘿,这么想的不是被坑钱,就是进局子了。

      特殊类的服务,主要是香薰啊、和服啊、奇怪服饰、泰式按摩、SPA这类。

      这里的技师们,都是年轻漂亮条子正那种,露的多、笑的甜,说话温声细语,抬着你、哄着你,一个小时逗的你,不上不下。

      但是她们绝对不会提办卡这种充满铜臭味,破坏气氛和烂俗的事,她们仿若不是为了钱,只是因为喜欢你、仰慕你,才会服务你一样。

      每到这种时候,那种氛围下,他这个朋友,都会由衷的感觉到【钱?的真是个好东西。】

      气氛正好的时候,经理就会进谈世俗的事了,办个卡,冲个VIP?有会员专项服务哦。

      至于到底是什么专项服务?那就不好明说了。

      但多数,都不是想的那种更进一步的专项服务,顶多就是精神享受更多些。

      至于华尔道夫或者曼婷这类的,那就是另外一套玩法了。

      柳诚之所以如此了解其中的内情,是因为他的那个朋友,是那种非常热心的、非常乐于分享的朋友,他们往往介绍的非常详细。

      此时的柳诚的一切都还在起步的阶段,他不着急,装修差点差点,处于凭技术的阶段,还没到装修到富丽堂皇的地步。

      当然可视化数据那种强烈的冲击力,柳诚不止体验过一次,等到技术环节完成之后,再装修不迟。

      “柳诚,你和陈婉若真的一点可能都没有了吗?”李曼靠在床头上,低声的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