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萌逼小鸟酱视频

      “存在这种可能。”

      陈闲并未把话说死。

      他这样说,是有道理的。

      摄政王既然可以设计出如此天衣无缝的陷阱,难免那名掌管钥匙的衙役也遭了他的算计。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对方是有意帮摄政王,还是着了摄政王的道,只有询问过对方之后,才能判断。

      “那一会回到大理寺,我马上让人去找那名衙役。”

      高福进站在原地思量了一下。

      话落,想到自己还要进宫面圣,汇报此案的进展,高福进便有些忧心的道:“陈天美,眼下此案虽然已经有了眉目,不过此案元凶摄政王却下落不明,你可有什么法子,能够把摄政王找出来?”

      高福进这样说,是因为他知道一旦案情禀告上去,大内圣上肯定会责令他尽快把摄政王找出来。

      摄政王是个老油子,高福进清楚自己没有那个本事。

      “高大人,找寻摄政王,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他既然布下了这个局,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的被我们发现,所以想要找他,并不容易。”

      陈闲叹口气,这里不是地球,交通要道,没有监控,在这里找人,一方面要靠人力,另外一方面则靠运气。

      “那你对找寻摄政王,可有什么好的建议?”高福进听他把话说完,知道自己想多了,不过他还是带着一丝期盼,询问道。

      “对于找寻摄政王一事,我有个几个建议。”陈闲缓缓开口。

      “你有什么建议?”高福进双眼一亮,迫不及待出声。

      “第一,先将此案卷宗呈给陛下阅览,陛下看过卷宗之后,定会责令高大人找寻摄政王的下落。”陈闲便道。

      “若是陛下这样下达口谕,高大人不要应允。”说完,陈闲又补充道。

      “这……”

      “陈天美,这样做会不会有些不妥?”高福进心里一沉。

      拒绝皇上口谕,这属于找死行为。

      若是做了,他还能活着离开皇宫吗?

      “高大人无须忧心,且听我把话讲完。”陈闲似乎看出了高福进的想法,随即又说了一声。

      “那你说。”高福进回了声,想要看看陈闲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高大人拒绝了陛下口谕,陛下定会大发雷霆。”

      “这个时候高大人只需跪在地上对陛下陈述此事的利害关系即刻。”陈闲道。

      “那你说此事的利害关系。”高福进心里豁然开朗,不过在陈闲面前,突然变得愚钝了不少,这件事情的利害关系,他想不出来。

      “摄政王布下陷阱,为的是什么?”陈闲并未直说,反问道。

      “瞒天过海,混肴视听,以此从人前,转到幕后。”高福进道。

      “一个处于暗处的人,他若是想做什么事情,需不需要顾忌太多?”陈闲问道。

      “完全不需要。”高福进回答的爽快。

      “可若是高大人按照陛下的旨意找寻摄政王,摄政王得知此事后,他会怎么做?”陈闲继续道。

      “若是我,我肯定会藏起来。”高福进回道。

      在回答这句话的时候,高福进似乎明白了什么。

      “高大人先向陛下阐明此事的利害关系,借此再奏请陛下不要找寻摄政王的下落。”

      “摄政王名义上已经是一个死人。他既然这样布局,那我们就成全他,把他当成一个死人。”

      “此外,此案牵扯到的一干衙役,也一并奏请陛下放了。”

      陈闲又道。

      “若这个时候提及此事,就怕陛下不会答应。”高福进担心道。

      “那你就告诉陛下,涉案的衙役,都在摄政王的算计之内。按照摄政王的布局,他死后负责押送的衙役,必会受到牵连斩首示众。摄政王是这样想的,若陛下这样做了,虽然正中摄政王下怀,不过与陛下而言,并不好处。”

      “相反的,如果陛下赦免一干衙役的死罪,此事若是传开被摄政王知晓,他肯定会对此事产生疑惑。”

      “到时候说不定摄政王为了弄清楚此事的始末,便会以身犯险,露出什么蛛丝马迹。”

      陈闲道。

      “你这毛头小子人不大,心眼倒是不小。”蒋依依眨眨眼。

      “大姐,咱俩似乎年龄差不多吧!我若是毛头小子,你是不是毛头丫头?”陈闲一脸无语。

      ……

      此事就此商定下来,三人随即翻身上马,一路扬长而去。

      回到京城后,陈闲跟着高福进前往大理寺。

      蒋依依和两人告别,去往相国寺。

      高福进回到大理寺后,迅速找了几名得力干将,去往摄政王的封封地捉拿涉案衙役回来问话。

      等几人离开后,他奋笔疾书,把此案前前后后整理了一遍。

      “陈天美,本官现在要进宫面圣,你先是戴罪之身,好生待在这里等我回来,若是饿了或者有什么需求,只管开口吩咐他们便是。”

      此案水落石出,高福进一身轻松。

      “多谢高大人。”陈闲微微躬身,提前道贺道。

      高福进没客气,笑了笑,走了出去。

      他走后,陈闲闲着无聊,便躺在房间里仰头大睡。

      ……

      京城,某处。

      “父亲,母亲,姐姐,你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了?”

      “天美哥哥和姐姐定的是娃娃亲,虽然两人还没成婚,他又出了杀头这档子大事情。”

      “我们这个时候不帮衬他也就算了,怎可在这种时候突然悔婚,还和别人定亲呢?”

      张府,一名十二三岁的妙龄女子,鼓着双腮,看着家中三个长辈质问道。

      “云溪,你还小,不懂。你姐姐和陈天美虽然定的是娃娃亲,不过陈天美那穷小子配不上你姐。”房间里,一名身着华丽的妇女,缓缓开口。

      “天美哥哥虽然家里穷,不过他心肠好啊,姐姐嫁给他,肯定不会吃亏。”名为云溪的小女孩,替陈闲辩解道。

      “不会吃亏?那小子犯了死罪,今日午时三刻已经问斩。他都是个死人了,总不能让你姐姐替他守活寡吧!”那夫人撇撇嘴。

      “母亲,今日和赵公子见过面后,我们二人已经私定了终生。赵公子说今日回去之后,他便准备准备彩礼,明日上午便来咱们张家提亲。”房间内,一名十七八岁,长相还算不错的妙龄女子,突然开口道。

      “如此甚好,赵公子不但才识过人,他的家境,也与我们张家相仿,我们两家门当户对,他们来提亲,甚好。”

      中年妇女脸上笑意连连,似乎十分赞成这门婚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