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车1v1的泡面番

      “干掉他吧!”

      苏邪突然没来由地说出这一句,让鹿元伐有些发懵。

      但鹿元伐很快就明白过来,因为他身旁的两个族人听到了苏邪的命令,竟然立刻听话地将长矛刺出,以极快的速度狠狠将长矛扎向了鹿元伐的肋骨位置。

      与此同时,外面的另外两个族人也同时挥着骨刀看向毫无防备的同伴,这一伙人竟然发生了内乱。

      原来,依托兽灵超脑【仇恨控制】的能力,当那四个族人冲进来袭杀苏邪的时候,因为他们自身的灵元等级远低于苏邪,所以直接被苏邪全部控制,已经成为了任由苏邪摆布的傀儡。

      长矛突然刺出,鹿元伐毫无防备,不由一声惊呼。

      即便鹿元伐感知力很强,但毕竟上了年纪,反应终究还是太慢。

      更奇怪的是,就在两根长矛即将刺穿鹿元伐身体的瞬间,矛头好像突然间被横来的外力掀翻,一下子调转方向,各自弹飞。

      鹿元伐立刻进入战斗状态,想要再次施展幻术攻击苏邪。

      然而,这一次他刚运转自己的秘术,却突然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要裂开了一样,如遭雷击,整个人的脑壳都变得嗡嗡响。

      他的幻术,也立刻失效了。

      鹿元伐大惊失色,痛苦地捂着脑袋,不可思议地望着苏邪。

      他哪里知道,苏邪现在已经拥有了兽灵超脑,能够免疫一切50级以下灵师所施展的精神力攻击,他的招式不仅无效,还带来了强烈的反噬。

      苏邪从血泊中缓缓站了起来,望着一脸愕然的鹿元伐,冷声说道:

      “老头儿,你的幻术无效了吧,注重精神力修炼的灵师,肉身强度和战斗力都比较弱,这样的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现在,我也跟你提出同样的条件,如果把幻术功法交给我,我就饶你一命。”

      鹿元伐揉着太阳穴,脸上的表情却反而镇定了下来,刚才心中惴惴主要是来源于灵元的危险预警,现在直面苏邪,已经没有退路,反而也没那么害怕了。

      “呵呵,你还真是自信,你太小看我们野鹿一族的实力了,老夫可不止擅长幻术!”

      说罢,鹿元伐凭空一震,只见他面前悬浮起两块石头,它们好像被一股强劲的力量压缩,随后形成了一个飞石激射而至。

      “弹射飞石!”

      苏邪激活复仇血瞳,很快从对方的攻击方式判断出这鹿元伐还掌握着一种攻守兼备的强悍功法,似乎能够自动防御,又能够对空气进行弹压。

      苏邪轻松避开了攻击,并且很快发现这鹿元伐充满了破绽,于是立刻凝聚雷电之力灌注在手中的一颗石子,随后将其狠狠抛掷出去。

      鹿元伐的飞石被苏邪避开,随后苏邪旁边爆裂将其震飞,而苏邪抛掷出去的雷电石子却被鹿元伐随手一挥,与旁边的另外一块大石头对撞在了一起。

      “想不到你竟然还能使出雷电之力攻击!看来你还藏着很多秘密啊!”鹿元伐脸上再次浮现出了贪婪的笑容,似乎早就将灵元所反馈的危险信号抛之脑后。

      不过现在的苏邪已经和前几天在野鹿村的他完全不同,通过这几天的签到,他已经获得了强大的兽灵超脑,不仅能够免疫精神攻击,还依托兽灵超脑所带来的活跃思维,对自己的凝雷铁臂也进行了新的开发,独创了很多招式。

      面对这个可恶的老头,他也想速战速决,于是立刻试了试自己的新招式:

      “狂雷战甲!”

      只听苏邪一声爆喝,随后引动这些天积累在凝雷铁臂之中的雷电之力,将其释放出来。

      苏邪浑身上下被闪烁的暴芒笼罩,整个山洞也闪亮如白昼,电流涌动,却并不是为苏邪所用,而是直接覆盖在了这四个被他控制的野鹿族人身上。

      这四个家伙身上被雷电之力附着,先是浑身颤抖,随后全都披上了灿灿雷甲,实力陡增,全都悍不畏死地开始袭击自己的同伴。

      剩下的三个人中,除了鹿莽之外,其他人似乎对同族的亲友有所顾忌,根本不敢动用全力战斗,毕竟情感的羁绊让他们无法像面对残忍的魔兽时那样狠心。

      更重要的是,他们全都并不擅长肉搏战和持久战,都是利用技巧和精准的眼光,找到魔兽或野兽身上的要害,尽可能的一击毙敌。

      更何况,这四个被控制的族人实力本身就要强过除了鹿莽外的另外两人,仅凭鹿莽一人,还是难以以一敌四。

      很快,拥有狂雷战甲护体的四个人就占据了上风,其余三人,两人已经被轰倒在地,浑身焦糊,还被扎了数个血窟窿,只有鹿莽还在强行抵抗,左支右绌,看起来似乎要支撑不住了。

      鹿莽是10级灵师,不仅跟父亲学习了《野鹿幻术》,还掌握了一套《醉霸刀》的强悍功法,醉意越浓,威力越强。

      鹿莽以一敌四,越战越勇,刚开始似乎也对同族四人有所犹疑,现在见情况危急,直接拔出了背后的狼骨战刀,疯狂砍杀四个雷兵,只见骨刀虎虎生风,化作一道道白色迅影,威风凛凛。

      不过抽刀迎敌的他依然难以占据上风,只好一边应对,一边大口灌酒,身上的力量一点点累积着,努力提升自己的醉意,并不急于反击。

      此时交战的另外一方中,苏邪两次攻击失利,索性开始尝试近身肉搏,他的双臂电光涌动,随后突然发力,电光火石般冲向鹿元伐。

      蛮拳凝聚雷光,照亮了鹿元伐的脸,下一秒就将要把他的脑袋轰碎。

      就在这时,鹿元伐的诡异功法再次施展。

      “本我自撞!”

      鹿元伐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在他施展功法后,苏邪雷光闪闪的拳头竟然直接轰向了自己的另一个拳头,而且劲力竟然提升了数倍,更离谱的是,苏邪的双腿竟然同时向下方弯曲,竟然准备以一个诡异的姿势踹自己的屁股。

      苏邪身体差点成了一个球,翻滚着弹向了一边,每个关节都感到传来阵阵痛苦的错合声,发出咯吱咯吱怪响。

      “小子,想跟我斗你还差得远,老子修炼的这套功法叫《反震诀》,我可以控制任何物体自行对撞,当我周围出现可能致命的目标时,也会自动吸引物品与致命物反震,抵挡开来。我可以控制任何物体,自然连你的身体也不例外。”鹿元伐得意洋洋地说道。

      苏邪扭了扭脖子,沉声说道:

      “我突然改变主意了,以我目前的能力,确实想要从一个精神力强大的老头子身上翘功法有点难度,不过要杀死你,应该也还比较容易吧……”

      鹿元伐似有不屑,俯视着苏邪,幽幽道:

      “还敢狂妄?你现在如果乖乖配合我说不定会放过你,要是……”

      苏邪不打断了他的话,冷冷说道:

      “没有要是,咱们两个今天必须有一个要死在这里!这个人,不会是我!”

      说罢,苏邪突然张开双臂,电光涌动,身上也燃起了五彩斑斓的火焰,火焰和雷光交错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雷火相映的阵图。

      “天雷地火!”

      苏邪施展自己开发的新招式,只那电光闪烁的阵图中掀起了浩瀚狂流,一道道璀璨雷光携着股股火焰激射而出,化作了雷火交错的雷火光剑,噼噼啪啪地席卷射出,对洞中的所有人无差别扫射。

      “糟糕了,快撤!”

      鹿元伐胡子都快要立起来了,声嘶力竭地大喊。

      事实上,他的功法虽然能够使物体对撞,但根本没有他所说的那么强,以他现在修炼的阶段,只有在他的双手50厘米范围内的物体可以受到功法影响对撞,如果突然面对这么大范围的攻击,根本无暇顾及。

      这个老油条打肿脸充胖子,本以为自己能够唬住苏邪,但他凭借复仇血瞳的眼力加上兽灵超脑的判断力,早就看破了真相。

      鹿元伐彻底懵了,惊呼着向洞口狂奔出去。

      溃逃的时候,鹿元伐虽然挡住了一部分雷火光剑,但还是无能全部抵挡,身上被划破数道血口,最后还被一把最大的雷火光剑砸中,顷刻间电光灿然,火焰腾然升起,这些阵图中飞射出的雷火光剑在洞中爆轰,碎裂后产生了更为强劲的第二轮激射,一时间洞内噼啪爆响,沸反盈天。

      这狭小的山洞很快也被炸的千疮百孔,碎石迸溅,很快就要彻底坍塌。

      鹿元伐被炸得半死,但跑得还算快,最后在千钧一发之际退出了山洞。

      但就在即将跳出洞口的瞬间,他还是再次被击中,一道波散出来的雷火光剑飞掠而出,直接削断了他的大腿。

      此时,那鹿莽本来已经醉眼惺忪,正准备施展出自己《醉霸刀》的强悍威力,但可惜的是,他还未没等展示自己这一功法的恐怖强悍,就在错乱的漫天碎光之中化为了焦黑肉沫,纷飞而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