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父亲死后继承了家里女人

      “周道友何必跟一帮晚辈过不去呢。”中年男人淡然开口。

      “陈长元,你陈家莫要做的太过分,兔子急了都咬人,若你们不想和平共处,你我两家只能开战了。”周宏冷冷的看着陈长元说道。

      “哈哈,老东西,你以为陈某为何一直留下你们育灵派?”陈长元讥讽笑道:“无非看中你们的育灵之术,早已把你们育灵派当做我陈家喂养灵兽的后院了。”

      “原本今日派我儿前来提亲,想融合两家一起发展,不过看样子你是不会同意了,陈某只好随你心意进行灭门了。”

      陈长元森然一笑,“给我杀光他们,一个不留!”

      随即修为爆发,整个人快若流星般,冲向周宏,两人升空激战在一起。

      陈家族人一脸嗜血的杀意,纷纷亮出灵器,与下方早已备战的育灵派弟子战为了一团。

      由于实力悬殊实在太大,开战没多久,育灵派就死伤了近一半的弟子。

      “徐哥哥,求求你出手救救他们吧。”看着下方倒在血泊中的师兄弟,苏韵雪哭红了眼,拉着白牧的衣角恳求道。

      “陈家最高修为确定是陈长元吗。”白牧开口问道。

      “是的,陈长元也是近十年才突破到筑基境界的,也是陈家唯一的筑基修士。”似乎听出了白牧的话中之意,吴言一脸急迫的快速说道。

      白牧内心暗叹,碍于身上秘密太多,原本他并不想参与这场纷争的,可眼下情景育灵派一旦被灭,陈家必定也会将自己灭口,现在他不出手已然是不行了。

      思虑至此,白牧抬手间,体内灵气外放,化丝成剑。

      随着阵阵剑鸣声响起,瞬间二十道剑气凝聚而出,在白牧意念下,剑气分散,破空飞射而出。

      顷刻间,下方嗜血屠杀中的陈文等五名陈家族人,被乱剑穿梭身亡。

      瞬间秒杀五名炼气十三层修士!

      这突然的一幕,使得下方战斗中的育灵派弟子愣住,吴言与苏韵雪神情震撼的看向白牧。

      就连天空中斗法的周宏与陈长元也都注意到这一幕,震惊中停止了斗法。

      不过很快,陈长元看着陈文的尸体,暴跳如雷,一时之间双目通红,杀意滔天。

      “小辈,我弄死你!”

      暴躁怒吼中,整个人化作长虹直冲而下,提剑杀向白牧。

      周宏立刻追击而上。

      白牧神色淡然,抬手一指,金色剑气光束激射而出,瞬息间临近陈长元眉心,无视灵力护体,毫无停顿,直接洞穿而过。

      陈长元瞳孔涣散,满脸惊愕,难以置信,“为什么……炼气十层的剑气能击穿筑基修士的灵气护体,你……你并非炼气修士……”

      话一说完,陈长元气绝声亡,“嘭!”的一声,尸体由空中自由落体而下,掀起阵阵尘土。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是张大着嘴,目光呆滞的看向白牧,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特别是周宏,整个人保持着飞行模式停留在空中,看着白牧,神情震撼到无以言表,似乎忘记了自己处于飞行状态之中。

      直至数十息后,众人才勉强接受一场凶狠的灭门恶战,已经在白牧挥手间瞬间结束。

      经过这一战,白牧确定了自己的战斗力,施展万剑归宗第二式,只要筑基修士轻敌,不进行法宝防护或是躲闪,则能一击必杀。

      “徐……徐前辈……”吴言呆呆开口。

      “徐哥哥好厉害……”苏韵雪小嘴微张,痴痴的看着白牧,一脸崇拜。

      “多谢徐道友出手相助!”此时周宏来到白牧身旁抱拳拜谢。

      这一刻下方存活的育灵派弟子也纷纷抱拳齐声拜谢:“多谢徐前辈出手相助!”

      一时间白牧成为焦点,这让他很是不习惯。

      “各位道友不必如此,帮你们也是在帮我自己。”随即,白牧转身看向周宏,“周掌门,晚辈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在此逗留了,这就告辞。”

      话一说完,也不待周宏说话,转身向山下走去。

      “徐道友,等等。”周宏连忙走到白牧身旁,附在他耳旁轻轻说了句话。

      白牧脚步一顿,一脸感兴趣的停了下来。

      “言儿,雪儿,你们帮忙清理一下战场,稍后带各弟子去库房每人领取一百块灵石,顺便再去附近坊市买些疗伤草药。”周宏看着吴言与苏韵雪吩咐道。

      然后看向白牧:“徐道友请随我来。”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山峰之巅,一同走进了阁楼的卧房内。

      “就是此处。”周宏指着一张大床说道。

      紧接着,他双手掐诀,打出一道灵光,顿时大床向后移开,一条幽暗的地下通道呈现在眼前。

      “通过这条地下阶梯,即可到达密室,徐道友请随我来。”周宏话一说完,大袖一挥,阶梯两旁的篝火纷纷亮起,带头走了下去。

      白牧紧随其后,很快来到下方不到百平的密室中。

      刚一下来,便看到密室正中心漂浮的一颗白色圆珠,此株通体透白,葡萄大小,其内有一对洁白丰满的羽翼。

      “前辈所说的神秘莫测的元魂珠就是这个?”白牧看着珠子,若有所思的问道。

      “正是此珠。”周宏点了点头,“还请徐道友莫要在叫老夫前辈了,徐道友修为不在我之下,这番尊称老夫实属受不起。”

      白牧点了点头,也不客套,继续道:“周道友方才说此珠来历神秘莫测,不知可否一讲。”

      “此珠乃我育灵派先祖在数千年前一处上古遗迹内获得,先祖曾留有一句话,融合此珠者,可掌元魂珠奥秘,据说一旦掌控,短时间内可使战力翻倍。”

      周宏幽幽一叹,“只不过传承多年,我育灵派上上下下无数弟子均无法融合。”

      “战力翻倍?”看着眼前珠子,白牧内心极为心动。

      “是的,徐道友可以尝试融合,若是可以融合,则此元魂珠就送与徐道友了。”

      “这恐怕不妥吧,此珠乃你育灵派先祖传承之物,我若……”

      “没什么不妥的,今日若是没有徐道友,我育灵派上上下下必定难逃一劫,最后此珠还不是要落入贼人之手,老夫这边也没什么贵重物品报答徐道友的恩情,唯有此珠勉强上的了台面,请徐道友千万莫要再拒绝。”

      不待白牧话说完,周宏神情凝重的直接打断他的话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