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鲍tv55.cn免费

      终南山的虎儿崖。

      秦天同㺹样知道,虎儿崖힍下却正是不뭙久后雷震子寻找兵器,钒结果兵器没找到,却找到了两枚㚗仙杏,吃下去便生出风雷双翅的地方。

      不过明显两枚ⲗ仙杏却正是듔云中子提前放的。

      而秦天想要炼制毒药的原因,却正是也想给不久后的雷震子准备一份,如果到时候给其云中子的两枚仙杏调包成毒杏,一下将雷震子给劭毒死,其云中子又会是什么反应?

      ḟ 或者其他的什么毒药,吃完让雷震子不正常的那种,既然提前知道虎儿崖下࡯云中子—会放仙杏,甚至清楚知道准确的时间。

      ͋ 即什么时候姬昌从朝歌逃往西岐,云中子却ཌྷ就会什么时候给雷震子安排仙杏的风雷双翅,땭那么就只需要让姬昌逃往西岐的同时,便提前来终南山虎儿崖下等着就行了。

      鳫 不过这一次不确定的,等过后用定海珠将云中子绝杀之后,还会不会再有那雷震子了?不会蝴蝶效应之下让雷震子从此焳消失了吧?

      녅 但绝掉杀云中子,秦天自也不会因为ᐿ想看一个雷震子,就放过其云中子一马,如此一场天地大劫若是对阐教心慈ቚ手软,却提就是对觭自갾己的﬩残忍!ᣜ

      于是虎儿崖。

      只见云中子却也是一个标准的洪荒道德神仙,微胖的体型,锃亮的大脑门,头上一圈的银发又在头顶扎一个发髻,诡异的却又老手提一个花篮,仿佛一个老基货一般。

      身后却又侍候着金霞童㞓子。

      然后遥望朝歌一眼,突然不由就是一叹道:“妖气冲空,此畜不过是千年狐狸ἳ,今假托人形,潜匿朝歌皇宫之内,若不早除,必为大患。

      我出家人却是慈悲为本,方便为˂门,也罢……

      金霞옻童儿,你与我将老枯松枝取돼一段来,待我削一木剑,去除妖邪。”

      身后金霞童子微灵动的眼睛中不由就是闪过疑惑,但还是毫不犹豫立刻领命:“是,老湹爷。”

      䨝 同时心中则又不禁心念电转䆅疑惑:‘妖气冲空?那九尾狐狸精早已在絝朝歌千年,为何老爷之前不想去除妖,今日却突然心血来潮,要以慈悲为本,去除妖?

      且除妖,那天下妖族大多为訆那圣人女娲娘娘下,老爷如此与妖榢为敌,要除什么妖,就不怕得罪那圣人女娲娘娘吗?

      好像那圣人女娲、伏羲本体也都是人首蛇身的妖身,那⦵圣人神农也是头顶两角的巫身,老먚爷如幌此要除妖,岂不是也要除那伏羲、女娲⟠、神农?那截教金鳌岛퍈也有许多妖身得道粙……’

      㷛  但明显即使金霞童子心中疑惑,自也趿不敢就问出来,且先去取一段老枯松枝,待过后有机会再问,庭省得叫老爷不喜。

      쪽 结果转眼。

       金霞童子忤便就取餎来一段老枯松枝。

      但还是忍不住问道:“老爷要去朝歌除妖,何不用照妖宝剑,斩那千年九尾狐狸精?”

      霖云中子立刻呵呵笑道:“千年老狐,岂足当我宝剑!只此足矣。”

      说着便接过金霞童子取来的老枯松枝,随手削成一把木剑。

      但其实қ金霞童子心中想问的却是,老爷要杀那小小九尾狐狸精不过是抬ₔ手之间,又何故如此麻烦,有仙剑꜉不用,却专门削个木剑前去?

      騛 于是转眼削好。

      云中子便又直接吩咐金霞童子道:“你屸且在家好生看守洞门,我去就来。”

      金霞童子恭敬一礼。

      紧接洪荒有名悲天悯人道德神仙的云中子,便直接脚ꈅ踏一团尘雾向着东南方朝歌飞去,賂却正是五行遁术的土遁之术。

      朝歌。

      大商王宫内。

      大商君主帝辛鴮也正将将一䷼个玉简递给妲己笑道:“爱妃且看,师尊送来了消息,鑽言这几日当有一终南山练气士駪云中子,前来朝歌献剑除什么妖。

      ᩁ 孤王这王宫中又何来什么妖?却就算有妖,又何须他云中子来除? 猋

      且若豭说是妖,孤王成汤大商王族却亦㛓有妖族玄ㅂ鸟血脉,圣人女娲娘娘、伏羲圣人、神农圣人亦都是妖身,这什么练气士云中子,他怎不敢往火云魽宫、娲皇宫去除妖?

      这次想定是师尊搞错了。” 䓩

      大商君主駓微笑,心中想的却是:‘师尊又怎会搞错?如此来献剑除妖的,想目标定是爱妃你。爱妃你身后既有那圣人女娲娘娘,待过뚂后你且报上娲皇㖲宫,看圣人如何处ᦪ置。’

      퇦 而妲己闻听,则是瞬间微不可察美眸一闪:‘原来大王你根本就不介意妖身,且等将来有机会我再告知你吧。你这位师尊,倒是好生神秘,竟连有人要来害我性命都知道。

      且那终南山云中子,不是昆仑山圣人阐教下有名的悲天悯人神仙吗?

      怎么其阐教广成子刚到娘娘宫中请求娘娘助一臂ꡳ之力,遣妖下界,惑乱大王君心,那云中子却就앾要来害我性命?此到底是何意?

      不对!这莫非是要借大王你之手害我性命,好再使娘娘震怒紤,降罪成汤大商?真是好生阴险卑鄙!幸好大王你有一个更神秘的师尊,不知你那位师尊是何人?待过后我却要往娲皇宫一趟,告知娘娘一声。’

      于是妲己也不由动听声音笑道:騋“大王这位师尊,็我倒也好奇,改日还请大王与我引见一下。既是大王的师尊뀻,往后便쮄也是我老师,却还要谢过老师指引大王与我相遇。

      至于大王师尊是否错了,想这几日内就可➾见分晓。”

      大商君主也点头道:“其实师尊已言下,当有一日众文武鸣钟击鼓请孤王上朝之时,便当就是那终南山云中子前来之时。到时爱妃且在九间ᗇ大殿一侧暗中看着,看是否当真会有一终南山练气士云中子,前来献剑除什么妖?”

      쨅 同样同一ꚁ时间的九间大殿内。

      只见文武百官,成汤大商朝歌七王,镇国武成ⶳ王黄飞虎,满朝文武也都正等候在九间大殿内,但大王自从新玒纳一妃妲己后,却就再没有上랶过朝。

      突然上大夫梅伯不由眸光一闪,走到首相商容与亚相比干面前,道:“大王荒淫,沉湎酒色,不理朝政,本积如山,此却是大乱之兆。

      下官请二位丞相,不若今日鸣钟击鼓,齐集众文武낱,请싰驾大王临轩ꊥ,各陈其鮆事,以力诤之,庶不失君臣大义,二位丞相以为如何?”

      未来古之大贤的伯夷叔齐两兄䃆弟自不属于比干的反帝辛联盟,反而是默默的盯着比干圹、微子、箕子ᖄ、微子启、微子衍,仿佛两个狗皮膏药一般甩都甩不掉。

      䧝顿时两兄弟闻蘈听也都不由淡树淡看去梅伯一眼。

      可不想上大夫梅伯话音刚落,紧接便又有엟午门官进殿报道:“启奔丞相,有⻡一终南山炼气士云中子前来见랠大王驾,言有”有机密重情,未敢擅自朝鰈见,正在午门外请旨定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