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播放 你懂的

      几乎是一夜无梦,等醒过来的时候,手上的触感就让我觉得我脸上的痘痘又增加了。

      他成功的从两个山丘变为三个山丘,简直是跟受了诅咒一样,没完没了的。

      大早上拿着毛巾去洗脸,居然还把痘痘给擦破了流血了....

      我寻思我也没用多大力气嘞。

      是我太脆弱了,还是这颗痘痘太脆弱了,好吧。

      破的那个就是之前是最大的痘,那颗可以跟黄豆媲美的痘痘,果然痘不能够太过膨胀起来,不然很有可能轻轻一搓可能就破了。

      那毛巾也都是被我洗了又洗。

      今天一天的课几乎到了中午十点多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哪一个同学愿意听下去,也没有哪一个老师愿意讲了。

      那个每日放上下课铃声的喇叭,如今在报道着每一个同学回家的地区。

      或许是声音太大,而且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讲台上的老师都是默默的让大家自习。

      而那广播也是从最远的地区一直念到最近的,眼见着同学们一个一个兴奋的跑出教室,在下面等着校车开动。

      而我则是有一点焦急的望了一眼班主任,又十分担心的望了一眼作为,因为周遭的同学们一个一个地离去,教室也渐渐空了起来。

      老师既没说我该怎么回去,也没有说我坐的校车大概是什么时候。

      等我真的鼓起勇气问的时候,老师只是淡淡的望了我一眼,然后说了一句

      “你不用管”

      本以为是我听错了,可看老师压根儿不想搭理人的样子,也不好意思再多问一句,只能默默点了点头。

      住在附近日托(也就是中午跟晚上可以回家的同学)的同学,下午几乎就不用过来了。

      其他同学估计都是从一二年级就在这里上了住宿,压根儿就已经摸清了回家的时间跟顺序,不是坐在那里聊天,就是在那里画画。

      不知为何,我那时明知道是可以回家的,也不需要担心些什么,只是时间离晚上越近,心里就越不安。

      将近快五点多的时候,老师才把我拉去一个队伍里,哪一个队伍我记不清了,但是看老师的神色看似很不耐烦,而且也挺急的样子。

      而领头的那个老师胖胖的,看起来挺和蔼的,随后我就听后面的几个同学说他是高一点年级的英语老师。

      瞬间想把刚刚的话收回来,全都当做我什么都没说。

      最后我还听见了一句,“同学,也是哪里的人啊,感觉不像我们这儿的...”

      好吧好吧,这下不止先开始进来的那几位了,这会儿连学姐都说了,我长得磕碜到连人都不像了吗?

      过了许久都快挨到了天黑也未见,老师要走的情况,而我口袋里的手机只是一下一下的响着,我知道那是我爸给我打的电话,但是我没办法拿出来接听....

      又过了好一会儿,老师才领着我们去了校车,最后我第一次上的校车结果司机迷路了,折腾老半天七点多才到家。

      到了家,像是所有情绪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眼泪再也止不住的往下落。

      我只记得当时我在不停的说着

      “我不想去了,我不想去那个学校。”

      “我不想去了...”

      可是,我也听见我爸在旁边说了一句“都跟你弄转学手续了,都报名了,怎么不去啊。”

      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就连我三姨家的姐姐都过来看我了,像是在庆祝我回来。

      我说不出是难过还是高兴,也不太记得,当时是怎么止住眼泪的了...

      或许也是因为我爸的那句话,打心里也觉得哭也没什么用,心底也出现了一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