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激情福利免费试看

      到了东面的里屋,屋子里还有三个陌生人,李爱牛一眼看到了哭着的小点点,此刻她被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抱在怀里,而小点点哭的满眼泪水。

      李爱牛再看向炕上,老太太躺在那里,她的嘴角还有血迹,而一旁坐着一个快到五十岁的男人,他手里的白毛巾上面沾满了血污。

      “大娘!”李爱牛便喊了一声。

      这时候小女孩子突然看到李爱牛,她就是停止了哭泣,眼泪汪汪的喊着:“爸爸!”

      屋子里的三个人听到点点的叫声,他们都是有些疑惑,李爱牛却是摊开双手,对李雨点亲切的说着:“来,点点,爸爸抱。”

      李雨点立刻伸出了两只胳膊,向着李爱牛摇晃着,于是李爱牛就从中年女人怀里接过了李雨点。

      坐在炕边的男人起身看着李爱牛,立刻说道:“我是村民组长韩玉成,你就是乡卫生院的李爱牛医生吗?”

      “对,我就是卫生院的李爱牛。”李爱牛抱着孩子,然后对韩玉成组长打招呼。

      韩玉成组长指着炕上的老太太,介绍了起来:“老太太好像快不行了,她头会儿没迷糊之前,说要找你过来,她吐了几口血,现在是昏迷过去了。”

      李爱牛用左手抱着小点点,然后右手探寻着老太太的胳膊脉搏。“韩组长,我看看的。”

      此时小点点被李爱牛抱在怀里,已经不在滔滔大哭了,她看着自己的奶奶,就是喊着:“奶奶…”

      李爱牛刚探寻到老太太的脉搏就是大吃一惊,看来老太太的日子不多了,因为这是人生命衰竭的脉搏表现。

      李爱牛熟读李家中医书籍,李秉德《诊脉杂病论》里面对各种各样的脉搏描绘的很详细。

      李爱牛这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脉搏,现在大部分人都是在医院中做的检查,很少通过中医医生来诊脉下达病危通知的。

      从老太太的脉象反应上看,她的多处器官都濒临衰竭,老太太的主要病症在胃部,但此刻她的肝肺功能也是不行了。

      李爱牛摇了摇头,老太太已经病入膏肓,真的是无能无力了。

      “唉!”韩玉成组长看着李爱牛的表情,他也是摇摇头,“李医生,老太太在一年前就是查出了胃癌,今年又是查出了肝肺转移,就是活一天算一天了。老太太命苦的,自从她的儿子儿媳妇走了以后,我们村里就给她办了低保,想送她们祖孙二人去敬老院,老太太为了孩子,就没有去。”

      李爱牛把他的针具盒拿了出来,然后用消了毒的银针在老太太的几处关键穴位上扎去。

      李爱牛给老太太下针以后,又是用手摸着老太太的额头,接着就是一股气场暖流传向了老太太的头部。

      李爱牛对于老太太的病情虽然无能无力了,但延续老太太三五天的寿命还是可以办到的,这便是一个医生的作用。

      其实有些病情,即使延续了病人寿命,但还是会增加病人的痛苦,病情的折磨让病人苦不堪言,有时候生命的终结对于他们而言也算是一种解脱。

      不过李爱牛不需要给老太太打镇痛药,他可以用次声波来压制老太太的痛觉神经,李爱牛这样想就这么去做了。

      老太太在李爱牛的救助下,很快醒了过来,她渐渐的睁开了眼睛。

      “啊!老太太醒了!”韩玉成组长立刻说了出来。

      这时候屋子里两个中年女人也凑了过来,她们都向老太太看去。

      “她三婶,老太太还真醒了。”

      “嗯,听听老太太要说什么。”

      两个中年女人,先前抱着小点点的是老太太后屋的邻居赵三婶,另外一个是本屯的妇女大嫂队长。

      “呵呵…奶奶…”李爱牛怀里的小点点欢乐的叫了起来。

      “点点…”

      老太太清醒了以后,她就看到了跟前抱着小点点的李爱牛,可是她不敢相信是不是真的,于是便用力转头看向了韩玉成。

      老太太张口呼吸了一下,就是有气无力的说着:“队长…我老太太…还没死吧?”

      韩玉成组长听了老太太的话,便走了一步靠近了老太太的跟前,他知道老太太和他说话。

      队长是以前生产队队长的称呼,不过在十年前生产队队长就被改为村民委员会组长,老太太还是习惯以前的称呼,所以就一直这样叫着。

      “李大娘,你刚才是昏迷过去了,有十几分钟时间,这不你让我把乡卫生院的李爱牛医生叫来,他就给你下针治疗,你便醒了过来。”

      老太太听了韩玉成组长的话,知道了眼前的都是真的,看来自己刚才昏迷过去了,趁着自己还清醒的时候,就去说说自己的心事。

      老太太看着李爱牛,她就是吃力的伸出了左手,向李爱牛伸手过去。

      李爱牛见状,赶紧用右手握住了老太太的手。“大娘,”

      小点点也是跟着说着:“奶奶…爸爸抱!”

      老太太欣慰的点点头,在小点点第一次亲切喊着李爱牛“爸爸”,老太太的心里就是一动,直到后来李爱牛对她们的关心,老太太觉得李爱牛就是她要找的人。

      老太太不在乎自己的病情,人都有生老病死的一天,可她最不放心的就是小点点,没有了亲情的陪伴,对于孩子今后的世界,那就是不会快乐。

      在岭下屯,韩玉成夫妇对老太太不错,但老太太觉得这是韩玉成做为队长的义务,老太太就想给小点点认个干亲,这以后就有个依靠的家。

      那次李爱牛把老太太和小点点送回家,老太太就问了一些李爱牛家庭情况的事,她看的出来李爱牛还是没有成家的,因此就是犹豫着。

      乡下的一个年轻男人,如果没有成婚,却有了干女儿,那么娶媳妇就成了问题,因此老太太话到嘴边就没有提起。

      然而留给老太太的时间不多了,老太太也只能去试一试了,这也看小点点的造化了。

      “李大夫,我觉得自己不行了,我有个心事想托付给你。”

      “大娘,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李大夫,我只有这么一个孙女让我放心不下,不知道为什么,我孙女看到你,就是特别亲切,仿佛就是她的爸爸,因此我想把点点交给你,以后你就把点点当成干女儿,不知道你同不同意?”

      李爱牛立刻说道:“大娘,你就是不说,我也会管点点的,就从点点开口叫我爸爸,我就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以后我会照顾她的。”

      “好。”老太太听了李爱牛的话,一下子了却一桩心事,她感觉舒坦了好多。“李大夫,我能看出来你是个好人,把点点交给你我放心。只是你还没有结婚成家,就怕你带着点点会连累了你的婚姻。”

      “呵呵!”李爱牛微微一笑,他亲了点点的小脸蛋一口,就对老太太说:“大娘,不碍事的,就是我不成家,我也会把点点照顾长大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