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视频午夜福利你懂

      白浪一次次射击,让负责守锅的沉沦魔从怀疑人生到逐渐麻木。

      这只沉沦魔虽然十足警惕,却始终没发现隐藏在三楼的‘垃圾潜行者’……最终逐渐自闭。

      恰好此时大锅开始沸腾,滚烫汤汁不断溅射到地面上,滚着尘土变成一粒小球。这一幕令小红皮恍然大悟!原来是这口锅它自己动的手,怪不得我没发现周围有情况?

      心头疑惑尽去的小红皮,终于放下心,开心的与同伴打起牌,再没了心理负担。

      白浪总计打出五颗药丸。其中哪怕一粒,都是超大剂量混合药。此时五颗烩成一锅,就是神仙尝了也要跪下。他忍不住打个寒颤,果断躲藏起来,竖起耳朵,耐心等待着。

      半小时过去,地表沉沦魔营地再次恢复生机。

      食物已经熬煮完成,香气四溢,这些魔物放弃手边工作,围坐成一圈等待开饭。地位最高的巫师,年老体衰食欲不振,看了几眼说了些话,就扭头钻进自己的帐篷内休憩。

      接着最强壮的督军蛮横推开身边杂鱼,手中抓着大饭缸,率先给自己舀了一堆肉块,然后淋上汤汁,痛快大吃起来。

      再然后,其他杂鱼按照身份地位、实力强弱,依次排队给自己打饭。越到后面能吃的越少……最瘦小的一只红皮,只分了满满一碗热汤+杂草,以及几根肉骨头。

      这些沉沦魔吃饱喝足后,一个个懒散的躺在地上,放松警惕,享受着一天中难得的空闲……它们不需要打工,也不去学习,每日为三餐奔波劳碌。

      一旦吃饱肚子,就真不知该做什么了?人生就是这么的空虚惬意啊。(自信叉腰.jpg)

      忽然,一只正在消食的沉沦魔察觉到不对劲。身体渐渐燥热起来?它额头冒汗,心神不宁,体内涌出力量,就连一旁的同伴,也变的格外顺延?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它的优点呢?

      “叽里呱啦!”、“咕里呱唧?”

      白浪听到楼下的吵闹声,接着一阵撕咬打斗动静,心中疑惑不解,连忙爬起来窥探。

      打起来?

      此时的沉沦魔已经药劲发作,在第一只带头下,迅速躁动起来,抡起棍棒等兵器,相互伤害、彼此开片,打成一片,场面愈演愈烈,最终演变成一场内讧械斗。

      “嗯?”

      这一幕与白浪所料想不同,他打进锅里的药品,并非燃烧之血,怎么一个个都狂化了?

      然而这战斗没持续多久,体格最魁梧的督军,一拳将挑衅他的沉沦魔揍翻,接着一把按在地上。那只沉沦魔心有不甘,顽强挣扎,然而督军的画风却陡然一变!

      将它按在地上摩擦殴打……使出了关节技,摔跤、柔术、锁技……

      紧接着,营地受到它的影响,风气为之一变,进入无限制格斗模式。那些吃过食物的沉沦魔,陆续受到督军的感召,呼吸急促,相互之间彼此打量,抡动武器专挑不如自己的弱小同伴下黑手。

      一时间,现场战成一片。

      精神衰弱的老巫师年事已高,患上了精神衰弱。刚刚入眠,就被外面的同伴吵醒,怒气冲冲钻出帐篷,紧接着目瞪狗呆僵在原地,干枯的鸡爪老手,揪着一把胡子,颤颤巍巍哆嗦起来!

      沉沦魔们厮打成一团……纷纷使出无限制自由格斗的地面技,彼此抱擒、绞杀、木村锁、十字固、起桥再起桥,翻身上马,反杀……弱者被强者按着爆锤,而那些实力不强亦不弱的,勉强紧守最后一丝理智,退到外围保持中立,冷眼旁观。

      然而当督军制服弱者,箭在弦上抽不出身时,它们立刻血红着眼睛,半道出击背后偷袭+突刺。紧接着,其他沉沦魔也纷纷扑了上来,各显神通。一层叠一层,变成了四五六层叠罗汉,最终演变为‘沉沦魔体蜈蚣’。

      沉沦魔巫师年老体衰有心无力,外加没有吃饭保持着理性,突然生出一种被时代抛弃的英雄迟暮之感慨。

      (我常常因不够BT,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jpg)

      然而沉沦魔老巫师因为突然拉开帐篷的动作过于激烈,加上心灵受到剧烈冲击而呆立原地,导致他被其余的沉沦魔发现!

      这一刻,那排(叠)成一列的沉沦魔耳朵一动,齐刷刷同时转头看向它。动作整齐划一,眼睛充满血丝,连表情都一致了。

      现场气氛瞬间陷入极度尴尬之中。

      老巫师猛的一个激灵,就要合上帐篷,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然而那一排沉沦魔却不同意,纷纷散开,围着他扑了上来!

      “吼!”

      老巫师暴怒,尊严受到挑衅,作为营地最强者,它岂能被这群垃圾下克上?但暴怒过后,更多还是双股潺潺的恐惧。它担心自己一旦被扑倒,很可能撑不到明天天亮。

      于是立刻从帐篷内,取出一根又笨又重的‘魔法杖’,用力杵在地面。嘴里嚎叫着施展‘诅咒’,让这群沉沦魔陷入目盲狂乱,再次相互厮杀起来,暂时逃过一劫。

      神志不清的督军感受到威胁,直接将老巫师当成敌人,挥动手中沉沦魔砸了去。老巫师侧身一躲,内心同样愤怒。

      整个营地就这个督军最壮、火气最旺、最自己威胁最大!为了自身的安全着想,必须杀了它!大不了再重新招募一个。

      想到这里,它突然托起自己的‘法杖’,架在肩膀上,瞄准督军方向,扣动扳机,‘轰’的发射出一枚火球术。

      站在三楼的白浪,看到地面火光炸裂。膨胀成一个冒着滚滚黑烟,熊熊燃烧的‘豪火球’,内心剧烈的震动!这‘火球术’威力太惊人了!

      心道不能继续等下去,被沉沦魔巫师杀光,自己就没便宜可捡了。于是快速向一楼冲去。

      当他来到营地外围,沉沦魔已乱成一片。

      那些杂兵之前激战一场,体力消耗大半,外加神志不清,裤子都没提,此刻被爆炸吓得抛弃武器四散逃跑;督军躲避不及,被重创半边身子,已经躺平了;老巫师浪费掉太多魔力,正双手撑着法杖气喘吁吁。

      大好时机,白浪吞下一粒胶囊,心脏狂跳热血沸腾:“感受到了,这就是勇气啊!”

      他毫不犹豫加速冲刺,一路杀入营地,全力爆发一记鞭腿,巨大力道直接踹飞迎面而来的沉沦魔,接着抬起手枪连续扣动扳机。

      砰砰砰砰砰!

      一朵朵血花在营地绽放,将四散而逃的杂兵一一放倒。老巫师也被惊动,望向浪哥挥动法杖,对他释放诅咒。

      白浪侧身就地一滚,从原地消失,接着从空间中取出另一柄手枪,瞄准巫师位置连续开火,子弹飞射,吓的对方急忙闪躲,不敢冒头。

      趁此机会,他快速切换弹夹。不顾一切的冲刺,双手双持,火力压制,冲到督军身边。发现对方正躺在地上吐血,半边身体都被炸黑,气若游丝,眼看就要归西。

      于是他连忙补枪,将督军送走,这才松了口气。

      此时老巫师再度爬起来,将法杖架在肩膀上,对准白浪释放‘火球术’。而浪哥早有准备,一直分心留意它的动作。在他扛起法杖的那一刻,就拼命跑了起来,向一处掩体狂飙。

      然而老巫师经验丰富,也不是白给。它右手扛着法杖,口中喃喃有声,左手的指头突然勾了勾。

      原本一只已经被白浪打死,躺在他必经之路上挺尸,被人忽略的沉沦魔突然诈尸。身体弹动,双手抱住白浪小腿,将他拖倒在地。而老巫师也立刻按下扳机,再次发射了火球术。

      火球飞行,在身后爆炸。

      白浪反应还算敏捷,在火球术飞来前一刻,就纵身全力飞扑,拖着腿上的沉沦魔向前飞了一截距离,勉强藏身到掩体处。

      但随着火球术的炸裂,大量弹片嵌入后背,让他感到剧痛,神智也清醒不少。

      此时老巫师毫发未损,被白浪当做心腹大地,不断攻击试探。双方各有顾忌,精神高度集中,白浪开枪试探,你来我往。

      就在紧张的僵持中……他突然接到乐园的提示。

      而且是一次无法忽略、无法拒绝的强行提示!

      【试炼者在大量服用‘燃烧之血’未死亡的情况下,精神与身体经历一次次考验,在极度疲惫亏损状态下过度透支,成功触发自身极限,激活‘邪能种子’。】

      【是否绑定‘邪能’作为初始能量?固化能力栏。经过锻炼,你的身体与邪能初步契合。是否接受邪能洗礼?你的‘非凡体质’将变更为‘邪能体质’。】

      【警告,觉醒‘邪能’与‘亚人血统’产生冲突,请慎重选择。一旦绑定‘邪能’作为初始能量,将小幅度偏移血统纯净度,重铸时将产生不可预知效果……】

      大量信息出现在脑中,严重干扰影响着他的判断,几次射击都打空。

      再度集中精力时,沉沦魔巫师已经不见踪影。

      “干!”白浪低骂一声,危急时刻,脑中又被乐园的提示刷屏。

      【你的身体正遭受‘邪能’侵蚀,已突破极限,是否绑定‘邪能’成为初始能量?】

      他此刻索性不再理会消失的沉沦魔巫师,反正又死不了!于是全心全意,集中在‘亚人血统’上,出现了新的内容。

      【亚人血统仅针对自然人类生效!无任何强化效果。无法阻止正常衰老。】

      【亚人血统无法兼容任何非人类血统;与人类范畴内一切基因生化改造相冲突。】

      【若融合非自然人状态下的特殊能量,将产生不同幅度的‘血脉污染’,导致未知的恶性变异。请慎重选择职业。】

      【是否绑定‘邪能’作为初始能量?】

      绑你妹哟!

      “拒绝!我选择拒绝!”白浪痛苦的回道。

      【试炼者拒绝绑定‘邪能’作为初始能量,你的血统纯度为100%,自身属性状态已锁死。你体内的‘邪能类残留能量’,将转化为持续的特殊伤害、灵魂污染……重铸对特殊伤害、灵魂伤害无效,请试炼者妥善保护自己,增强相关抗性。】

      乐园叽叽歪歪的提示尚未刷新完毕,白浪的双眼突然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紧接着,他的身体瞬间陷入无比虚弱状态,耳畔似乎也传来物体的撞击与滚动声?

      不待他反映过来,就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然后被火浪吞噬掉。

      (教练,有人作弊!它偷袭我!)

      乐园:奖励【IBM粒子+7】作为补偿。

      乐园:摸头,乖,不生气!

      再次恢复意识时,被‘邪能’纠缠折磨的精神与身体,同时轻松了许多。被腐蚀蛀空的身体重注生机,素质与属性重归巅峰!最重要的是,他终于冷静下来,恢复了清醒与理智,不再狂躁鲁莽。

      此时,白浪感到身体正被什么东西晃动,接着,他腰间的枪套被摘了下来。

      浪哥镇定的压低呼吸,眯起眼睛向外看,是一只虚弱恶臭的沉沦魔,正在摸尸体扒装备。这玩意智商太低,对于重铸后完好无损的身躯,都没产生半点怀疑。

      在他不远处,那个沉沦魔巫师正疲惫的坐在篝火旁,用刀子恶狠狠的切割‘督军’尸体,嘴巴叽里咕噜骂着什么?完全无视了自己。

      ‘好机会!’

      白浪没有犹豫,瞬间诈尸暴起,双腿爆发,电射向老巫师。

      橄榄球运动员带球撞人一般,狠狠怼在老巫师身上,凭借强健的体魄,直接将他撞翻在地。

      猝不及防之下,老巫师一脸懵B。接着白浪肘出如龙,直接砍在老巫师的脸上,打得它鼻血喷涌。接着左手一把扼死喉咙,而右手从空间内取出一把匕首,疯狂、极速、卖力的连续戳刺。

      噗噗噗噗噗……

      刀起刀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老巫师很快就放弃抵抗,颤抖着挺了尸。

      这一幕太突兀、太意外,负责按摩浪哥的沉沦魔马仔全程处于呆滞状态。当白浪一跃而起,从老巫师手边抄过那柄‘法杖’时,这只小红皮才尖叫起来。

      紧接着就被白浪一法杖抽翻在地。

      沉沦魔巫师的法杖金属质地,是一根古里古怪的铁筒,格外沉重有力。他挥动着打砸几下,就将小红皮打到流泪,放弃了挣扎。

      这只沉沦魔之前就被他用枪击伤,此时没多少还击之力,很快就选择瑟缩成一团,向他臣服。

      白浪这才有精力观察四周,还是这片营地,自己的位置变化了。此刻只有两个活物,浪哥自己和跪了的小红皮,另一位幸存者‘老巫师’刚刚凉透。

      再次打开个人属性栏,他发现自己处于‘邪能侵蚀、精神污染’双重负面状态下。

      但比起上一轮猛嗑‘燃烧胶囊’,他现在的处境要强出许多,至少身体格外健康。

      白浪判断出,他之前是身体亏空透支下,被邪能严重腐蚀。而现在,属于巅峰健康下,对抗邪能的腐蚀,两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更让他安心的是,灵魂没有出现问题,仅仅是更外层的‘精神污染’。依旧严重,但并不危及根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