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hen狠狠

      面包车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看得出文刚是一个开车的好手,他载着我们轻盈地掠过烧焦的残骸。

      “我经常和朋友来大东街唱k,没想到这里变成这样了。”王洋趴在车窗上看。

      大东街是我们此行的一个目的地,李鑫的家在这里,此刻他正坐在座椅上,神色不安。

      面包车驶进了一个小区,我发现易晨透过车窗像在看着什么,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是一辆停着的迷彩越野车。

      我们跟着李鑫来到他家门口,这一路似乎并无异样,顺利的让人不安。

      李鑫按了门铃,好一会,回应他的只有他自己的心跳。

      “咔啦”一声,门终于来了,我想刚刚李鑫的父母在透过猫眼观察,确认是自己的儿子回来了才敢开门。

      “我的孩子呀!”头发染成棕红色的妇人去抱李鑫,太多天的了无音讯和提心吊胆,此刻化成了几行泪。

      “都进来,快进来,进来说。”李鑫的爸爸把众人往里唤。

      “儿呀,这些天一直都联系不上你,我都担心你出什么意外了,你怎么不早点回来看看呀。”妇人用纸巾去擦眼泪。

      “一家人平安无事比什么都好,你就是瞎操心,儿子这不是好好的吗?”李鑫爸不轻不重地打了李鑫一拳,他的身上尽显书卷气。

      “爸,妈,让你们担心了,这些天我一直被困在超市里,多亏了他们,我才回来的。”

      “谢谢,谢谢你们,大恩无以为报,我们会好好报答你们的。”李鑫爸站起来与众人握手。

      易晨还是站在掩好的窗帘后查看外面,与客厅里的众人格格不入。

      ………………

      “真香!”王洋正忙着把牛丸往嘴里塞,李鑫家做了难得的火锅。

      “各位饿坏了吧?敞开吃,管够管够!”李鑫爸豪爽地与众人碰杯,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开心。

      “你呀就知道瞎乐呵,也不知道小蕊现在怎么样了,怎么也联系不上。”李鑫妈还是忧心忡忡。

      小蕊是李鑫的姐姐,现在在国外。

      “你知道什么?瞎操心!等这个什么疫情过去了,我们一家好好聚一聚不好吗?信号断之前蕊儿不还说自己食物充沛,让我们别担心?”我觉得李鑫爸几杯酒下肚有些盲目乐观。

      “伯父伯母,令爱一定平安无事的,你们不要太担心了”易晨接下来的话又有些煞风景,“今天请容许我们冒昧打扰一晚,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我们也很担心自己的家人。”

      “能理解,能理解。”李鑫爸握手称是。

      ………………

      酒饱饭足,众人惬意地坐在沙发上。

      “要不要再搜一下?这小区应该还有很多幸存者。”我问道。

      “不用,人多了不好,目标太大。”我觉得还有一些其他原因易晨没提。

      “子弹不多了,我数了一下还有十八发。”看来易晨并不打算对我们隐瞒什么。

      “诶?”王洋眉毛沓拉成了一个“八”字。

      “手枪能派上用场的情况之后可能会越来越少,别抱太大的期望比较好。”易晨差点被王洋的表情逗乐了。

      “对了,刚才那台越野车你们看到没,那可是个好东西,我们要不要想一个办法想办法弄过来?”文刚的表情活像要去摸鬼子军库的八路。

      “其实我刚想问你们的,无论把那辆车开到那里的人是谁,我们都有必要和他会会了,机会仅此而已,请几位和我走一趟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