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app下载官网ios

      杨建国当这个户部尚书本来也不是特别情愿,但是朝廷财政大权不能轻易交与他人之手。再说了,他原先昏了头干了一件蠢事,让太上皇震怒,也不得不勇担重任来恕罪。

      其实作为堂堂计相好处还是有,这多少弥补了杨建国心里的憋屈。比如虽然不能贪污国库,但是冰敬炭敬都多了不少。迎来送往的时候杨家能收到的礼也比以前值钱了不少。

      再比如逢年过节地方州县也得多送些东西,不然杨建国就专找你的税务问题,反正没一个是屁股干净的,杨建国一找一个准。

      “回皇上,第一个就是由于此事达成得比较突然,朝廷在收税、边关检查等方面没有具体条例可以用,恐使得贸易之利为地方州府及边军所把持。”

      麻历照一听,愣了一下,合着朕的辛苦运筹帷幄就是给下边的贪官蛀虫吃得更肥?不成!

      “爱卿啊,收不上税了可就是白忙活了,这可不行!不是以前就有过通商之例吗?照旧不就是了?”

      麻历照说的是以前周武两国曾经缓和过对立关系,也曾通商过,自然就有旧例可循。

      “皇上,确实是有,不过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那时连太上皇都没登基呢。此事已过多年,许多事早就变了,不好继续套用。”杨建国答道。

      麻历照一想,也对,别的不说,当时的和议其实远没有如今他主持的这次那么大的力度,比如当时两国商贾就不能进入对方的腹地。

      “那不是还有其他条例吗?不然与倭国、安南、高丽诸国如何贸易?也依照执行不就成了?”

      杨建国闻言,血压突然高了一些,不过他马上意识到前面的是皇帝而不是他的下属,只好全力平和地说道:“那几个撮尔小国,哪里能与北蛮虎狼大国相比,若如此,恐所利为北蛮尽得也!”

      尽管不具备现代经济学知识,但是作为朝廷在财税领域的精英,杨建国还是敏锐地知道武帝国和倭国等小国在经济体量和发展水平上的差异,用对待小国的办法对待大国是吃定了亏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麻历照眼看就要发飙了。一把把在后面按揉太阳穴的夏守忠推开,吓得夏守忠赶忙跪地磕头。

      麻历照刚过了而立之年不久就登基为帝,太上皇亲自“带一带”几年后他就亲政,以前他忙于夺嫡,哪里有多少执政经验,老爹太上皇说是带一带,其实是安排他的事情而已,没教他多少东西。

      眼看着皇帝抓麻了,杨建国怕自己要遭无妄之灾,赶紧建议道:“皇上,微臣有个主意,何不把将二者结合在一起,裁去不合适的,大约就行了。”

      麻历照闻言,大喜,立刻说道:“爱卿不亏是朝廷的栋梁之臣呐!有杨爱卿在,朕无忧矣!”

      杨建国满头黑线,老子又不是你的心腹,岂会当真?嘴上还得说:“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都是微臣应该做的。”

      “功高不自傲,果然是名臣风范!那好,一事不烦二主,此事就有劳杨爱卿了,能者多劳嘛!”

      麻历照话一刚落,杨建国就想狠狠地给自己一个耳光,怎么这么多嘴!其实不是麻历照故意整老杨,而是他找不出更合适的人才了。

      “皇上,此事不忙,还有一事啊。”杨建国到底是多年的官僚了,经验、主意可比麻历照多着呢!

      “哦,也是,你看朕真是欣喜过头了,险些误了事,爱卿请继续说。”

      杨建国能真的吐槽皇帝吗?只好说道:“皇上也是急黎民百姓之所急啊,微臣只有感动而已。”

      稍微拍了个不知所以的马屁后,杨建国继续说道:“还有就是以往朝廷在与北蛮子的边境屯驻着重兵,仅榆关节度使就有数万精锐,平安节度使、长安节度使、永兴节度使等,各军镇大军加起来单是主力就不下十几万,耗用巨万。”

      “爱卿,神京城离边境也就几百里,北地骑兵一旦突破了长城就可以朝发夕至,抽上一马鞭就到了神京城下,不知爱卿是否睡得着?”

      杨建国一看皇帝误会了,赶紧解释道:“微臣绝无马放南山之意,以微臣之见,待北蛮子放松了边境之戒备,京畿诸军镇压力自然减小,则每年维持之高额战备费用就可以转一些给灵武、山西、大同、河西等为瓦刺所侵略之镇,以缓解财政重压。西部诸镇求援甚急,不可置之不理啊。”

      周武和解,瓦刺的压力骤然剧增,哈巴大汗只好趁武国无意扩大冲突之际,率先加大对周国的侵略。以此削弱周国边防实力,也同时加强瓦刺自身的实力,以备两国可能的同时出击。

      西部边防紧急,这是麻历照另一个头疼的事。隔三差五就收到战败或者哪里有出现敌军的报告,求援和要求钱粮的奏折像雪花一样飞来。

      可是朝廷没钱啊,财政十分紧张,援兵不是没有,可是开拔也要钱粮啊!没有钱粮,不说军无战心上阵就被打败,甚至多半连军营都出不了。

      但是京畿防卫麻历照仍然不敢放松半点,这可是事关身家性命和朝廷兴亡的第一要务,不能不慎重。

      麻历照沉思良久,最后才郑重地对杨建国说道:“爱卿,可否缓一缓,实在是事关重大啊!谁知道北蛮子怎么想的?”

      迎着皇帝严正的目光,杨建国知道还得说得细一点,“皇上,微臣也是这样想。不过,微臣有个主意,可以先发放京畿各镇驻防之用,而截留大部分战备之用。这部分是用于战时储备的,也就是说京畿各镇军备是富余的。”

      说到这里麻历照也是眼睛一亮,好像看见了女神下凡一般。

      “朝廷可以留着,等到北蛮子确实撤去了重兵,边防舒缓,就可以改送到西部军镇了。如此,朝廷的财政压力也就缓解一些了。”

      麻历照刚想欢呼,不过仔细一想,好像不对。“爱卿啊,有两件事朕不太明白,你说来给朕听听。一是京畿各节度使的不满如何处置,二是等到北蛮子撤兵,西部各镇能等得住吗?”

      杨建国闭目思索了一会儿,才说道:“可以调用京营等军的储备给西部各镇,别的不管,只要奖励和抚恤这两样不托着就行。各节度使多多少少有虚报损失之事,只要士兵有钱粮保障就撑得住。至于京畿各镇的不满,那是王子腾王统制的事,他不是正好在那里吗?”

      杨建国想都不用想就把王子腾给卖了,反正这是武将的事。在老杨看来,王子腾敢转投皇帝一方,他就得给皇帝出力,辛苦一下也是应该的,背背黑锅就更是顺理成章的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