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

      “臭小子,现在剑也拿了,酒也喝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办呢!”施九爷抹了一下嘴巴道。

      “正事?什么正事?”张阳不解地月道。

      “我们要谈一下关于酒的合作方式了吧!之前小明子跟你简单谈了一下,他确实也占了不少便宜,这两臭小子更是把便宜占尽了。现在我老爷子亲自来谈,你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我们聚宝斋的想法是这样的,我们有很好的销售渠道,你有很好的产品和创意,那么我们应该强强合作,而不是简单地只做你的代理。如果我们合作的话,只要酒能产出来,整个大陆都将是我们的市场,这个大陆有你想像不到的大,人族的生意就已经很大了。但我们不光只做人族的生意,其实五大种族内一直都在互通有无,只是这是个不公开的秘密而已。你配方还是你自己掌握,我们有大量的生产和销售人手,很短时内我们就能把整个产业做大。这样,你占四成不变,我们占五成,这俩小子一成,怎样?这俩小子减少的股份,我们聚宝斋会有相应的补偿,你平时也很少有时间来主导这事,而我们正好,有大量人手可以去做这事,你每年也有大量的财产可以赚,大家实现共赢!你看这样子分配怎么样?”施九爷先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老爷子你想得倒不错啊!但是好像有那么一点不对,配方必须是我们来控制这是不容质疑的,还有股份聚宝斋占五成是不是太多了,我看这样好不好,我占五成,代龙代虎共占一成半,你们占三成半,所有的人手你们出也行,所有的费用,包括人员的工资就从最终的利润中扣除,我平时也没有时间来管理,就由代龙来代替我监督就好了。代虎的鸭店必须是独立出来的,股份到时我自己和他俩兄弟商量,聚全德的选择一定会在聚宝斋周围,而聚宝斋有保护聚全德的责任。”张阳就地狮子大开口地还价道。

      “你个臭小子,一点便宜也不肯吃,小小年纪却精得跟猴似的。我看这样好吧,其它不变,这俩小子占一成,我们聚宝斋占四成股份,代龙来监督也行。但是这小子只能是监督管理和掌握配方,不能去影响销售的事,也不得去改变大的决策。聚宝斋负责从生产销售到最终利润的分配,一般的小事由聚宝斋自行处理,但在整个发展的大事上由三方一起决定,另财务方面和具体大事上,我们如果有可能会一月给你一个简单地汇报。你看怎样?”施九爷子再次提出来自己的想法。

      张阳想了一下。如果自己来主导洒的生产和销售,确实也不现实,自己的目标还是在修练上,酒的出现只是为了能在修练中为自己提供助力,但是在自己实力还没强大的时候就火了,这是自己远没有想到的,现在的自己还不足以保住,也许,退到后面,闷声发大财才是最好的结果。在这时有聚宝斋站出来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况且聚宝斋平时的口啤也还不错。

      “好吧!那就这么成交吧!我们一起举杯庆祝一下吧!”张阳笑了笑,举起了杯子。

      “好,你小子爽快,我也不含糊。这是我们聚宝斋的紫玉牌,也是最高规格的牌子了,在我们聚宝斋大陆各大分店,最高可享受七折的优惠,并享受外门长老的待遇,同时我还给出我们聚宝斋的一个承诺,在你有生之年,我们施家在不违背家训的情况下,可以帮你达成三件力所能及的事件。”施九爷铿锵有力地说道。

      “多谢九爷!小子先谢过了”张阳应声道。

      “小子係后面有什么打算啊?或许我有些许不成熟地建议。”施九爷耐心问道。

      “还有两个月就要宗派大比了,我现在是想在这两个月尽快增加实力争取有个好成绩。”张阳自信地说道。

      “小子,你对这个大陆了解有多少?”

      “这个大陆?我不是很了解,唯一的了解也就是从施明那得来的消息了。还望老前辈指点。”张阳谦逊地说道。

      “大陆要变天了,据天机谷传来消息说,妖星降世,一百年后可能会在大陆引起巨大的变化。同时,大陆由昆仑领导引开了一系列的变化。其中一条就是大陆各大门派和各大学院合作,加大对年轻人的培养。同时各大学校也会停止只招收人类的决定,反而会招收各种族的人才。自从昆仑出世后,大陆也平静了九万年,也许是该动荡了吧!你们要抓紧修练啊,乱世上自身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现在的青要宗也早已末落了,当年青帝在时何等威风,现在却落得这个状态。小子,我们在聚宝斋努力下也给了你们青要宗一个名额,如果你能成为第一名,那么就有可能进入各大学院,当然,进入学校还是要考核的,但是没有这个资格就完全没有机会了。小明子这次没有来也是这个原因。”老头精神似乎不错。

      “妖星降世,大陆动荡?”张阳小声问道。

      “老前辈,多谢你的提醒,那我也必须要马上回去宗派内了,也许我们那也会有大的变化。阳子,我不能陪你参加宗派大比了,你要好好努力。我们会有见面的机会的。施老前辈,阳子宗门大比的事就拜托你了。”张影诗坚定的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一场酒席后,几人也各分东西。张阳也回到了青要宗内的住所,拿出七伤剑细细把玩。“七伤剑?怎样的一把剑啊,难首真是一把不祥之剑,或许自己真的错了?”张阳暗自想道。

      “小子,你也怀疑我的眼光,可以说这个大陆上我的眼光可以说是最高的。一柄残破的中品凡器,谁知道它原来曾是一把仙器呢!”老头自言自语地说道。

      轰的一声,张阳感觉自己被一道天雷砸中了:“仙器?没搞错吧!这就是仙器?”

      “嗯,没有错的,我就是感觉到了剑内的器灵,虽然它没有一点声息了,但是它还活着,也许很多人不知道它原来的名字而只记得它现在叫七伤剑了,但是它原来可是仙界鼎鼎有名的极品仙剑——噬魂。”老头肯定道。

      “不是仙剑也只有上中下之分吗?怎么有了极品仙剑之说呢!”张阳不解道。

      “有的,只是现在人界间只残留了十来把残缺的仙器,所以只用上中下来分就足够了,当年,仙界还在的时候,仙器多如狗,用上中下来区分仙器是不合适的,所以人们把更厉害的仙器叫做极品仙器。也是啊,九万多年了,大陆也平静九万多年了,这次大陆是否还能存在下去,可能也只有看天意了。”老头有点伤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