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可以看污APP

      眼看时间还早,苏哲就洗漱后在后院打起了拳法,古武一途,更讲究业精于勤荒于嬉。

      约半个时辰后,苏哲运功收拳。

      “刘婶,你知道哪里可以找工匠吗?我想把一楼重新翻新装潢一下,准备开一个茶馆。”看到坐在水井旁洗被褥的刘婶,苏哲琢磨了一下问道。

      “掌柜的,匠户要去西街的市场上找,那里有专门的匠官管理,啥工匠都有。”刘婶手不停下,回答道。

      苏哲点头,然后出了后院门。

      来到大街上,此时街道已经恢复了白天的活力,只是行人比较稀少。

      先去衣庄买了几套布料比较好的衣服,叫伙计送到自己店铺里。

      出得衣庄,向西街而去。

      问到市场的具体位置,没几分钟,苏哲赶到市场。

      先是去牙行说明来意。

      牙行,是在市场上为买卖双方说合、介绍交易,并抽取佣金的商行或中间商人。

      这是早期牙行的职能,现在的牙行已经发展成为把持地方市场,在城镇交易中处统制地位,垄断涉及所有行业的拥有官方权力的商业组织。

      在牙行伙计的带领下看了几家木匠,苏哲选了一家自认为技术最好的,然后说了要求,画了大概的图纸,交了定金,定做了几套现代样式的茶具。

      接着随便选了4个泥瓦匠,带回店。

      回到店里,让他们四个放下工具,给他们说了一下要求,开始干活。

      而此时对面同福客栈里面。

      主角团6人都悄悄趴在门边,瞧着这边的动静。

      “开早会。”佟湘玉看了一会儿,看不出什么,想了想说道。

      六人跑到长桌依次坐下。

      “这个早会就是为了对面刚刚发生的事情开的,大家说说吧。”佟湘玉见众人坐定,发话道。

      “说,说啥啊?”李大嘴一脸疑惑。

      “额滴神啊,这么明显的事你都看不出来嘛,对面客栈已经换主人嘞,看情况还是个有钱的主,没看见这么大动作啊。”佟湘玉无奈说道。

      李大嘴咧嘴大声道:“这换就换呗,关我们啥事啊!还不许人家老王卖掉客栈了,要我说老王的客栈早就该卖掉了,让我们挤兑得有啥生意啊。”

      “李!大!嘴!这个会你不用开了,去厨房煎你的油饼去。”佟湘玉咬牙切齿。

      李大嘴吓了一跳,看着自家掌柜愤怒的模样,道:“切~去就去,这会我还不稀得开了,一天天的净整些有的没的。”

      李大嘴拿着围裙愤愤离开。

      佟湘玉平复心情,对剩下的4个人说道:“好了,二傻子走了,你们都说说吧。”

      这4人是知道自家掌柜的是什么意思。

      白展堂第一个说道:“对面的新东家我知道,是一个年轻人,长得白白净净的,定是个富家少爷,昨天来我们店吃了两顿饭,而且好像对我们店还挺熟悉的。”

      吕秀才接着第二个说道:“这个我证明,昨天结账的时候,我看见他荷包里一大包银子,非常有钱。”

      郭芙蓉一拍桌子,“太无耻了,竟然明目张胆的来我们这里刺探军情,这明显是想继续开客栈和我们抢生意了。”

      莫小贝附和道:“对,小郭姐姐说得对。”

      最近几天,莫小贝缠着郭芙蓉要她教自己玩扔骨子,所以非常听郭芙蓉的话。

      白展堂啃着指甲,反驳道:“不一定,如果是要继续开客栈的话,他就不用请工匠了,直接开门营业就行了,而且他不可能不知道上家是什么情况,他接手更有可能是想开其它的店。”

      吕秀才敲着桌子,“否定,他请不请工匠和他开不开客栈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他就一土财主,有钱,使劲造,想把客栈装潢得高档一些。”

      郭芙蓉却歪楼好奇道:“唉,你们一个说他长得白白净净,一个说他很有钱,那不是标准的夫君人选。”

      佟湘玉烦躁地扇着扇子,喊道:“好了,不要说咧,我决定派一个人过去打探一番,不提前了解,额心不安哪。”

      看着四人,四人缓缓低下头。

      “展堂~”情意绵绵喊道。

      “我就是一个跑堂的,招呼人还行,刺探敌情我也不会啊。”

      “秀才~”

      “我就是个酸秀才,只会子曰。”

      “小郭儿~”

      “咦~掌柜的,你别这样叫我,我也不行,我去了怕给对面一记排山倒海。”郭芙蓉全身颤抖一下,抱着胳膊嫌弃道。

      佟湘玉看向最后一脸期待的莫小贝,没好气道:“这儿没你事,小孩子凑什么热闹。”

      不管生气的熊孩子,佟湘玉撑着桌子,单手扶额,哀嚎道:“额滴命怎么就那么苦啊,好不容易客栈有气色,就有人和我作对,一群人没有一个人帮额啊。

      额错咧,额一开始就错咧,额如果不嫁过来,额滴夫君就不会死,额夫君不死额就不会沦落到介个伤心的地方…...”

      看到无动于衷的4人,佟湘玉马上变脸,道:“你们不去我自己去,我就不信了,一个新来的小娃子我还搞不定。”

      苏哲指挥着泥瓦匠怎么拆,怎么改,建哪里,尽量照着印象中的布局。

      “哟,这位公子,你们这是在干啥啊?”

      听闻一个女声,苏哲转身,看到佟湘玉站在门外。

      笑着打招呼道:“佟掌柜,早上好。”

      “公子认识我?”佟湘玉惊讶道。

      “当然,谁不知道七侠镇同福客栈有一位风情万种、如花似玉的女掌柜叫佟湘玉。”

      佟湘玉闻言急忙拿扇子掩面,嘴里发出奇怪的笑声:“嘿嘿哈哈,公子可真会说话,一看就是读书人。”

      苏哲没有否认,疑惑道:“不知佟掌柜来我这里所为何事?”

      苏哲还真的不知道佟湘玉主动来找自己做什么,自己才来两天,和主角团的人接触交集没有多少。

      佟湘玉听到苏哲问,神色正经起来,说道:“噢,没什么事,就是过来关心关心邻居,王掌柜哪里去了?”

      苏哲还以为她真的是过来关心邻居的,答道:“王掌柜已经把这家客栈卖给我了,他自己回老家去了。”

      佟湘玉惊讶不已,“呀,咋就卖了呢,这么突然啊!”

      苏哲点头表示是的。

      接着佟湘玉又装作好奇问道:“那公子你打算做什么生意啊,我告诉你,现在这世道,开酒楼和客栈是真难啊,我家店现在每个月都在亏损啊。”

      苏哲愕然,才明白这佟湘玉突然间过来是打算干什么,原来是来打探敌情的啊。

      剧中怡红楼是开张后,客人都被抢走,佟湘玉才派郭芙蓉乔装混进去刺探的。

      想不到自己面子更大,这还没有开呢,就把掌柜的招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