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赤裸复仇野结衣完整版

      方乾宇见方子平提着早饭背着行囊的样子,连忙上前将早饭和行囊都接了过去。

      “快点坐下休息下,我还想去骑着马接你,没想到你这么早就回来了。”方乾宇说着,将行囊放下。

      两人吃了早饭后,方子平便问道:“二叔,我上次给你的‘落月剑’如何?”

      方乾宇听了连忙站起身来,朝外看了看后才低声对方子平说道:

      “以后别说落月剑这三个字,以后就叫方家剑!”

      方子平见二叔这么小心的样子,不由有些好奇。

      “那方家剑果然不凡,我只是修炼了十天的时间,我的实力已经达到八品九重了!”方乾宇也不卖关子开口说道。

      “嗯,二叔,你没有修炼前是八品几重?”方子平知道,不管是武者也好,剑客也罢,基本上一个大境界之间都有九重小境界。

      就像他突破九品小说家后所说的几大步,严格来说也有九重,只是他用了一天便将九重走完了,突破到了八品而已。

      “哈哈,我之前是八品二重,只是十天的时间,我就接连突破了七重小境界,你说这剑法厉不厉害。”

      方乾宇想起方子平交给他的时候让他记住后烧掉的话语,当时他还以为有些小题大做,没想到修炼之后才知晓情况严重。

      这分明是一门绝世剑谱,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了,恐怕以他这么个八品剑客根本就没办法保住,甚至有杀身之祸。

      方子平虽然知道祭酒收集的剑谱没有差的,而且他还从中特别挑了挑,但也没有想到这么厉害。

      “真的?”方子平瞪大了眼睛问道。

      “自然,我骗你干什么,这方家剑以后就是我方家的传世剑法,传男不传女!”方乾宇斩钉截铁地说道。

      方子平见自己二叔一脸郑重的样子,也是点头敷衍了过去。

      他来自另一个世界,对家族什么的不怎么看重,也不理解这个世界之人对家族的执着。

      不过二叔改叫方家剑便叫方家剑好了。

      以后不管有没有人认出来,都叫方家剑了,打死都不承认什么落月剑。

      两人又好好说了一会关于方家剑的话题后,方子平才问起画本和书籍这段时间还有没有在印制。

      “自然一直在印制,你给的一千两印制都花完了,全部买了纸张和油墨,现在已经存了二十万册画本,三万本书籍了。”

      “我看茶店中去买书的少了许多,现在印制了这么多,不会砸手里卖不出去吧?”方乾宇可没有生意头脑。

      方子平听了却是笑道:“二叔放心便是,我今日便去岳麓书馆,让他们在外的书馆代为售卖,就算是只拿三成收益,我们也能几倍赚回来,印书作坊还可以维持下去。”

      “岳麓书馆,这可是我大夏数一数二的书馆,他会为我们卖书?”方乾宇有些怀疑道。

      方子平将书信的事情说了,便要出门前往。

      方乾宇有些不放心,便跟他一同前往。

      因为需要去东城,所以两人没有骑马,而是雇了一驾马车。

      花了半个时辰时间,两人来到岳麓书馆外。

      方子平当先走了进去,直接来到结账的台前说道:“请问彭掌柜可在?”

      他看到在此的伙计点头后说道:“我是青山书院的学子方子平,这是大儒陈述钰先生的亲笔信,让我亲手交给彭掌柜,你去通传一声吧。”

      岳麓书馆的伙计本身便都是知书达礼的,方子平的名号也是听过的,说实话上京城中只要是读书的基本上都已经听过那三首咏竹诗,甚至连外地来的读书人,也早早听说了,也都想见见做出这三首诗的方子平是何许人。

      只是方子平在书院中读书,无缘一见而已。

      如今这位伙计听说面前的便是方子平,而且手上拿着的还是大儒亲笔信,不管是哪个,都不敢做主,立刻让方子平等一等,朝着店后去了,应该是去禀报彭掌柜了。

      没过一会儿,那伙计回来,让另一位伙计替他结账,自己跟方子平两人说了一句,便带着他们朝后面走去。

      进入店铺后面后,方子平和方乾宇便看到一位身穿儒衫的中年人站在那儿,见方子平和方乾宇进来,立刻迎上来开口说道:

      “果然是方公子,我还以为是同名同姓之人,没想到真是诗词无双的方定岳,快快请进,不知这位是?”

      他一边迎接方子平,一边看向方子平身边的方乾宇。

      方子平给这位彭掌柜介绍了下自己二叔,言道是怕自己年轻不懂事,故而陪着一同出来的。

      随后他将陈述钰的亲笔信交到彭掌柜手上。

      彭掌柜接过来后细细看了一遍,等看完之后才展颜笑道:

      “这是小事,就算是方公子不带这封信,我也乐意与方公子合作,那画本和西游记我也是看过的,当时听说是方公子的大作,还以为是道听途说,没想到真的是方公子所作,陈先生信中说你拜入清莲先生门下,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周墨少年时候要主修小说家的事情,连方子平都听说过,这位彭掌柜是长袖善舞的人物,自然也是知道的,此时说这话,并没有贬义,而是在夸赞他。

      方子平连连摆手谦虚开口道:

      “彭掌柜实在太客气了,我也只是学得老师学问的万一罢了,他主修的还是儒家浩然正气,我这反倒是还未踏上正轨,而且听闻彭掌柜也是六品儒家之人,算是我的师长一般,直接叫我定岳便是了,不要再用方公子称呼在下了。”

      方乾宇虽是剑客,但怎么也是读过书的,跟方子平一和彭掌柜客套了一番后,便由方子平跟彭掌柜谈起关于合作的事情。

      彭掌柜虽然嘴上说的客气,但谈起生意来却毫不相容。

      方子平原本以为五五分能谈得下来,没想到彭掌柜接连跟方子平说起铺货、运输、人力等方面的难点,最后提出七三分账,他七方子平三。

      方子平听了也是发挥自己小说家油嘴滑舌的能力,据理力争,将西游记画本和书籍说得天上少有地上唯一的好书,还以画本是开创之类的话反驳,甚至将自己未来要出的诗集都说了出来,让方乾宇在一旁听了刮目相看,有些不认识这个侄子了。

      最后彭掌柜实在没有办法,开口说道:“看在陈述钰先生和未来方公子诗集的份上,我便将收益提到六四分成,我六你四,这已经是最高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