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丝学生羞涩被弄得喘不停

      “天哪,孟绮兰,你刚才竟然跟秦博士说他笑起来阳光帅气,而且他竟然还回答你了!我是不是还在做梦啊!”秦正凡前脚刚走,另外一位短发女生已经一脸夸张地说道。

      说话时,还伸手掐了一下孟绮兰。

      “喂,疼啊,你干嘛掐我!”孟绮兰叫道。

      “不掐你,难道掐我自己啊!”短发女生理所当然地道。

      “好你个何雅晴!”孟绮兰瞪着眼,说着伸手去掐何雅晴。

      “疼,疼,下次不敢了!”何雅晴连忙求饶道。

      “哼,你也知道疼呀!”孟绮兰说道。

      说完,两人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一会儿不约而同地道:“这么说,我们不是在做梦!老天,刚才秦博士真的冲我们笑了,而且还主动跟我们打招呼了!”

      说罢,两人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

      “还别说,秦博士笑起来真帅气,而且他身材也好,笔挺笔挺的,要是能找一个这样的男朋友,这大学就没白上了!”何雅晴一脸花痴道。

      “最关键的是,以前秦博士人虽然很冷,但那是性格使然,并不是骄傲,而且做事情一板一眼很正派,不像那个魏博士,人虽然长得有点帅,但骄傲的要命,对我们颐指气使,好像我们本科生就低他一等似的,而且眼珠子还老喜欢乱瞄,有时候还喜欢故意碰一下我们,跟秦博士根本不能比。他这种人要是留校,迟早也是一头叫兽。”孟绮兰说道。

      “嘘,小声点,别乱说啊,魏博士家里背景可不一般,而且邵教授很看重魏博士的。”何雅晴连忙压倒声音道。

      “嗯!”孟绮兰点点头,不再提魏博士,而是托着下巴,一脸神往道:“你说,以后秦博士要是动不动对我们笑,那该多好啊,我总感觉他笑得特别纯净,就像雪山上的雪莲花一样。”

      “咯咯,秦博士要是听到你把他比喻成一朵雪山上的雪莲花,估计他肯定要一口老血夺口而出。”何雅晴抿嘴笑道。

      “去去,人家就一个比喻啦!”孟绮兰白眼道。

      “嘻嘻,我当然知道啦。秦博士从来不笑,没想到一旦笑起来竟然这么迷人。如果他也像那些大明星一样,穿上奢侈品牌的服饰,再好好打理一下头发,哎呀,哎呀,我不能再想象了,不能再想象了,再想象下去,以后还怎么挑男朋友啊!”何雅晴说道。

      “咯咯!”孟绮兰闻言不由得笑得花枝乱颤。

      ……

      对于一些搞科研的老师和研究生而言,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暑假,无非相对而言暑假要轻松自由许多,但如果手头刚好有科研项目还在进行,又不合适中断,就算是暑假也是需要继续跟进。

      所以虽然是暑假,秦正凡推开大办公室的门时,里面已经坐着两男一女。

      靠窗的位置是一位穿着考究,手上戴着价格至少上万元的天骏手表,年龄大概在二十七八岁,相貌还算英俊的男子。

      另外一男一女显得稍微年轻一些,穿着和相貌都是普普通通。

      秦正凡进来时,那靠窗的男子只是微微抬头瞟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抹不屑和不爽之色,然后还没等那一男一女开口跟秦正凡打招呼,靠窗的男子指着搁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说道:“小钱,小崔,你们过来帮我参谋参谋,买哪个品牌哪款轿车合适?”

      被称为小钱小崔的一男一女一听这话,就顾不得再跟秦正凡打招呼,连忙站起来,起身朝靠窗的男子走去,一脸惊讶羡慕道:“哇塞,魏博士,你要买轿车了啊?太牛了!”

      靠窗男子正是把试验搞砸的魏承锐博士。

      为了这件事情,邵依霜批评了他,而且还把秦正凡临时叫回来接手他的项目。

      魏承锐是个自我感觉良好,很骄傲的人,并没有因此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感激秦正凡替他收拾残局,反倒认为秦正凡接手他的项目,是落他的面子,心里对他感觉格外不爽。

      被称为小钱小崔两人是硕士生,说话间已经凑到了魏承锐的电脑前。

      “什么牛不牛的,就买辆车代步,省得天天打车到学校麻烦。”魏承锐风轻云淡地说了一句,说时还故意朝秦正凡那边瞟了一眼。

      可惜秦正凡压根就没理会他,已经坐下整理资料,这让魏承锐心里越发不爽。

      “我说魏博士,你这个高富帅就不要寒碜我们了!我们两个是能骑车绝对不坐公交车,能乘坐公交车绝对不打车。哪像你,天天打车到学校还嫌麻烦的,你这打车一个月下来的钱,都够我们一个月生活费绰绰有余了。”小崔,也就是那位女硕士生轻轻拍打了一下魏博士,说道。

      虽然女硕士并不是什么美女,但毕竟也年轻,对他表现得亲热一些,话里话外又有恭维的意思,魏承锐心里自然很享受也很得意,笑道:“哈哈,等我买了车,我带你们去江边兜风。”

      “魏博士,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可不准反悔!”小钱和小崔闻言全都两眼一亮,说道。

      大周国的经济体量虽然很大,但此时平均水平在天凤星而言并不算发达。普通老百姓还是买不起轿车,像小钱和小崔还在上学,口袋里穷得叮当响的研究生就更不敢想了。

      “这又不是什么难事。你们还是帮我看看,是锋天这个品牌好还是别瑞好?”魏承锐一脸得意道。

      “哇塞,这两款车都要近二十万呢!我们老板的车前年买的那辆车好像也才十八万吧。”小钱和小崔再次惊呼道。

      他们说的老板,指的是邵依霜教授。

      这个大办公室里的学生都是邵依霜的研究生,老师也都是她的项目组的人。

      “这不算什么,如果不是怕太高调不好,我都想买辆宝驰呢。”魏承锐道。

      “宝驰可是轿车中的奢侈品牌啊!听说入门级的都要三十万起步!魏博士,你这才是人生赢家,我这辈子恐怕都只能望尘莫及了!”小钱和小崔一脸敬佩道。

      秦正凡自然没心思去关心魏承锐的炫富,小钱和小崔的羡慕和拍马,他把手头的资料稍微整理了一下,起身穿上白大褂,直接走人。

      “切,有钱冷着张脸,那叫酷,像他这种没钱还天天冷着张脸,那叫装酷!”魏承锐见秦正凡什么话也没说,甚至都没正眼看他这边一眼,莫名有一种被狠狠甩了脸面,被蔑视的感觉,看着门口,撇嘴不屑道。

      “嘿嘿!”小钱和小崔不置可否地笑笑,没有接话。

      大家一个办公室相处久了,小钱和小崔自然知道秦正凡什么脾气。

      况且,真要说起来,他们也没钱啊!所以从内心上讲,他们心里肯定是向着秦正凡,也佩服他的学术水平。

      但社会是现实的,魏承锐家庭背景好,又深得邵依霜器重,而且还是博士,他们就算心里瞧不起他浮夸炫耀的作风,表面上肯定还是要尽量拍他的马屁,不敢得罪他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