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app免费下载官方

      须臾!

      刘宇亮、杨嗣昌、陈新甲等人皆是进了东暖阁。

      未等崇祯说话,刘宇亮等人就是跪伏于地道:“黄游击获此奇捷,阵斩鞑虏近千,生俘孙逆得功,此皆陛下天威神武,臣等为大明贺,为陛下贺!”

      崇祯看了下跪在一旁的王德化,心知这老货已经将高阳的战报,和几个阁臣说过了。

      当下笑道:“诸位爱卿请起,黄游击以五百兵,力战鞑酋,斩获甚重,朕召爱卿等前来,便是欲与卿等商议,如何给黄游击议功?只不过黄将军如此武勇,朕此前却未曾听闻,实是可惜。”

      杨嗣昌久在兵部,说实话这也是第一次听说过黄文昌的大名,这会竟一时难以应对,只得偷眼看向陈新甲。

      陈新甲只得硬着头皮奏道:“启奏陛下,这黄文昌本是高阳守备,保定卫副千户,只不过高阳地处京畿,这些年并无战事,所以声名不显。”

      “数月之前,高阳出了一伙贼寇,聚众数千人,祸乱乡里,为黄文昌一举击溃,斩首三百级,臣即向兵部报备,加其为保定游击,镇守高阳、新安两县。”

      “斩首三百级,就升了一级?尔等如此赏罚不公,如何能让将士们用命?”

      陈新甲不敢说话了,心中却是腹诽不已,平时官军剿贼,哪一次不是斩获甚众,朝廷不过是赐些金银,现在好了斩首三百,升了个游击,您就嫌少了。

      陈新甲是杨嗣昌的心腹,看到陈新甲无法应对,杨嗣昌开口奏道:“陛下国朝以首级酬功,黄将军此前剿灭的贼寇不过是乡里流民,故酬功一级,已经是天恩浩荡了,还请陛下明鉴。”

      说完之后,杨嗣昌就起身,眉飞色舞地说道:“黄游击在千军万马之中,仅凭五百守备之军,摧狂锋于钝挫,献奴首于御前,真足以激发天下英雄之义胆,令无数缩首敛足者汗颜,陛下得此信布之将,何愁不能平奴灭贼,扫清寰宇。”

      刘宇亮亦拜奏道:“圣天子百神呵护,陛下德比天高,想来这是上天眷顾我大明百姓,故降下如此勇将,替陛下平贼击奴,臣替陛下贺!”

      面对刘宇亮和杨嗣昌的阿谀之言,崇祯显然还是有羞耻心的,毕竟京畿之地,还在受东虏荼毒,摆手道:“圣天子之说,卿等休要再提,国家糜烂至此,乃朕之过也,尔等还是给黄将军议功吧!”

      陈新甲见杨嗣昌等人岔开话题,却是如蒙大赦,连忙奏道:“陛下,黄将军镇守新安、高阳,在册兵勇约千人,黄将军斩虏首千级,按制十八级功,此外斩获东虏都统、参领、协领,以及生俘正白旗梅勒章京还得另算。”

      说完陈新甲顿了一顿,掰着指头说道:“黄将军本是保定游击,跳过从三品的参将、正三品的副将、臣以为可升其为正二品总兵,大都督府都督同知,不能再高了,世职上他本是保定千户,臣以为可晋其为世袭宣大署指挥使,陛下以为如何?”

      崇祯疑惑道:“那生擒孙得功,夺得东虏梅勒章京将旗之功怎么议?”

      陈新甲这会只觉得脑壳疼,不过他也没办法,谁知道这黄文昌怎地这般生猛,砍了这么多鞑子头。

      只得硬着头皮道:“武职和世职都没法再升了。”

      崇祯思索了一下沉吟道:“那就加其为太子太保,赐天子银令箭,有专折专奏之权。”

      “臣等遵旨!”

      刘宇亮和杨嗣昌对视一眼,虽然都以为皇帝封赏过重,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朝廷确实需要树立一个标杆,以提振国家的军心民气。

      薛国观奏道:“陛下,臣以为可令黄游击携带东虏首级入京,着其在京师打出露布,以布告天下,如此东虏安敢小视我大明?”

      薛国安和温体仁一样,素来揣摩圣意,他知道崇祯好大喜功的性格,所以适时地提出了露布告捷的主意。

      “好,薛阁老此乃老成谋国之言,此事就由你统筹安排吧!”

      崇祯大喜,又想到孙承宗的奏报正是薛国观拿来的,所以当即让薛国观统筹安排献捷事宜。

      薛国观得意洋洋地看了杨嗣昌和刘宇亮一眼,皇帝差自己统筹此事,自己便可乘机将这个勇如关张的黄文昌收入囊中,有了如此勇将做奧援,以后还愁没有筹算之功吗?

      商议完如何封赏黄文昌后,崇祯便令诸臣各回衙署办差,自己则令王德化准备御辇,准备前往坤宁宫,和皇后一同分享斩获千余东虏的喜悦。

      和奏报不同,游击将军是亲自带着高阳守备张达押解着孙得功以及此次的斩获送至顺天府,毕竟这次斩获分了两次上奏朝廷,这一次又拿住了孙得功这个大汉奸,交给别人,游击将军哪里放心的下。

      俗话说做戏要做全,为了这次到京师报捷,游击将军可是自己给自已割了几刀,锃亮的山文铠也被他涂的血迹斑斑,为了防止孙得功乱说话,游击将军甚至还割了他的舌头。

      至他抵达良乡时,就被正赶往高阳传旨的司礼监掌印太监王承恩截住了。

      看着眼前这个大明的内相,黄文昌懵了,皇帝居然要平台召对,自己怎么应对,若是皇帝让自己出战东虏,这可是如何是好?

      游击将军的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将这七百颗鞑子首级全卖给真定总兵刘超了,那自己弄个副将干干,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对于游击将军的担心,随军的师爷李有才却不以为然,怕啥,左右将军的兵都折在高阳了,没有兵,皇帝能让你上战场?

      黄文昌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头皮押解着斩获继续前进。

      熟料第二日又遇上了从京师赶过来的内阁次辅,文渊阁大学士薛国观。

      朝廷的反应,让黄文昌愈加的惶恐不安。

      李有才则蛊惑道:“将军,俗话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当年宁锦之战后,袁崇焕因假吊修款、不援锦州被天启皇帝罢免,一个赋闲之人,都能以一句五年平辽,做到了蓟辽督师,现在将军能斩获这么多首级,那些朝臣还不巴巴地上来拍马屁。”

      事已至此,黄文昌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得按薛国观带来的旨意,待行进到卢沟桥时,就命人堂而皇之地打出了露布,向京师,向朝廷,向皇帝报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