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灵

      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把餐厅扭亏为盈ᑗ,实现盈利。

      待适应了几日后,才算完全的交接完成。

      ㅕ从这天起,胡雪银就臉不再来了。

      陈轩也已然有了刮独立管理门店的搫能力。

      他首先观察到,䤇店里人心不稳ᦉ,绝大庲部分都已递交了辞职报告。

      一旦到时候人都走了,餐厅就会瞬耬间陷入瘫痪。

      必须得快速招聘新人,并稳住几个得力干将才行。

      后厨先给两个大锹厨都加600的工资,先稳住,防止他们真的离职。

      뙵徬前厅两个主管,一个何至真,一个赵晓娟,两人骺轮班,陈轩并不知道谁有真材实料,谁是混日子,所以也只能暂时都加300工资,先稳住。

      鞧装修,换门头ᯞ之类,陈轩想等营收由负转正,找到生意不好的原因之后再换,贸然换门头的话,大家都知道这家店换老板了,䠬都来尝鲜,吃了之后很不满意,就相当于砸了自己招牌。

      所以谨慎起见,门头装修暂时不换。

      輮晚上回到出租屋,탪陈轩拿出账单查看。垈

      看着桌上散乱的账单和公옧章,陈轩只觉一阵恍惚。

      옾这几个月的奔波劳累,终于有了回报。

      算完账,陈轩发现,这个月营业额如果继续这样4千四千的下去,到月底一定亏损。 냙

      “怎么提升营业额呢?”

      当遇到这种问题的鏶时候,陈轩最先想到的就是顾客调研。虽然陈轩已经大体看出了这家店的问题,但还是要问问顾客的意见,再尝试怎么改。

      次日,我的菜快餐店门口,几个中㨯年妇女模样的人路过,其中一个人拉了拉朋友的衣服휍道:“哎!훪你不是去吃过吗?这家菜怎么样。”

      “我去吃ⱱ过,太淡了,而且肉都没有,菜价还老贵,吃过一次后悔死了。”

      “可不是嘛,上次我妈来看我,蕊我想着吃快餐省点钱,就上这家吃,结果吃完,我妈跟我说,聒闺女,要多注意营养,你看你瘦嘦的。

      我当时떣想死的心都有了。”

      中年妇女转念一想,请朋友吃饭,吃不饱事小,丢脸事大,当即道:“那算了算了,勓我们换一家。”

      店里,陈轩拿着顾客反讻馈单,一桌一桌的去找吃得差不多,神色不怎么急切的客人,去询问。

      他算是知道了,自己根本使不动店里的服务员。

      叫他们去做顾客调研,表面上答应得挺好的,拿着反馈单装装样子钇,等陈轩一走,立马把反馈单放收银台,该干嘛干嘛去了。

      豔这种事还是得当老板的来亲力亲为啊。

      “您好,我是这家店新接手的老板,对于店里有什么需要改进的,您能不䒂能帮我们提提意见?”

      说着递上笔和反馈单。

      大部分客人都不会拒绝。

      퐻因为附近只有三家卖快餐的,一家只有盖饭和炒饭,一家只卖煲仔饭,其它的都是小吃和面,小吃这东西客单价太高了,那是属于尝鲜才会去吃的。

      2014年的餐饮市场也远未饱和뤊,想要上别处吃挚就得多走一个公交站的路,所以大部分客人都⡁是希望这家店的菜能好一点,这样就不用纠结跑那么远的路。

      껣 反馈单陆续收上来,陈轩总结了这几天的顾客反馈,大体可分唃为两类差评,一类是抱怨菜不好吃ゆ的。

      狀 只见有人写道:“你们家菜太淡了,盐都不舍得放。”

      “醋太多了。”

      “今天饭太硬了,硬得跟子弹似的。”

      “你们家菜,时好时坏,进你们家店就跟赌博似的,要不是上一天班脚疼,我宁愿多走几步路,上街对面吃去。”

      ……

      穵陈轩看完后,深吸了一口气。

      籁这是遇到了菜品质量下降的问端题了,陈轩窕前世曾听老爹说过,他之前在一家店学过炒虾,一开始生意挺好的,有一天老板觉得后厨大厨ᙀ工资太高,换了一个大厨,客人马上就说味道变了,过了几天马上就没生意了。

      虅 陈轩也想起了自己前世在学校门口吃过的一䩺家饭团,一开始这家生意很好,米饭软糯热乎,包的鸡肉也大块,陈轩经裙常去䓴吃。

      后来渐渐的,因ᑠ为老板疏于管理,或者可錂能是为了省电,也有可能是老员工离职,新员工交接不到位,导致他家蒸锅一直忘了开。뜅

      ꖰ 从那以后陈轩去吃他家饭团,就发现饭是冷的,又干ᛀ又硬,还发馊。

      냑 之后又去过几次,都是饭是凉的,又冷又硬。

      ♍ 上过几次当后陈轩就再也没去了,过了半年獡,那家店鴡,就倒闭了。

      现在这Ḁ家店也是ឱ出现了类似的情况,或许是因为没隆有标准化텦,导致新员工接手之砳后容易出现出品质量问题。也可能是某个掌勺的大厨水빿平不足。 嗗 슙 陈轩从前任老板ힲ那里了解到,一开始生意下降的时候,赵龙也不是没有管,只是他的一番操作反而造成了相反的效果。

      㶗后来就甿只能躺平,听天由命。

      陈轩听前厅的另一个主管何至真说,这家店刚开业时生意很好,但后칚厨有个年轻厨师炒菜手艺不到位,经常多放油,多放调料。

      当时后厨也忙不过来,老板又招不到人,新开业后厨都在磨合,后厨的厨师都在超负荷工作。

      一 㳉利润都在垃圾桶里,赵龙为了节约成本又各种指手画脚阴阳怪气㽒,还对后厨严加管理,⫖各种罚款后뉣,那个年轻李师傅炒坏了霗菜要自己赔。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此后炒坏的菜他就算知道也不倒了,也不做员工餐,直接出菜。

      杨厨杨建志也不可能天天上班,而且他有自己的事,别人的事不愿管。

      撪 被抓住几次之后,李师傅直接带着朋友辞职,换了个朱厨,朱厨很听话,甚至有点过于听话了,要少放油就少放油,要少放调料就少放调理,糖色什么的增加色泽的就不必要藾了。

      结果差评更多,赵龙发现自己错了,也不敢再讲话了,这样一来就彻底开嵀始亏损了。懈

      陈轩了解到这些,有了思路。

      接下来陈轩开始改良出菜,菜单要换,一些清淡口味的菜,要么直接删除,要么减少出台。

      之⑤前的荤菜,一盘都看桲不见几条肉,还卖12块钱。 쇰

      陈轩늱改一下菜名,换一种炒法,要油有油,要肉有肉,要盐有盐,重酱料,ꎸ炒出来晶莹剔透,让人食欲大开,当然也略咸。ƶ

      줈这样更符合快餐싟定位,눇因为工薪阶层运动量大,流汗多,略咸的话他们还更爱吃,而且还更下饭。

      老板舍ݒ不得放肉,舍不得放油也푍舍不得放调料,当老板的生怕自己吃一点亏,那么当顾客的自然也舍不得让自己吃亏,于是就不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