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牛美女

      李靖自然而然的点下了头,小型的战场还好一点,大型的战场上,敌军的动向,敌军的数量,这些消息都不是斥候能够全部探查出来的。一个主将,能够做到的只有按照有限的消息,推测出大致的全局。

      “这次发生的事情也是一样。您说过太子亲率需要战火历练,所以我就对可能发生的战事格外上心。大唐周边虽然群敌环伺,但是真正敢于发动战争的,却一个没有。至于咱们大唐主动发动进攻,国库肯定是支撑不起来的。

      外部不行,自然要考虑内部了。我看来看去,只发现罗艺这个人最可能谋反。且不说他已经是郡王、开府仪同三司,升无可升,就说他的封地,也容易生出天高皇帝远的心思。再说一句大不敬的话,父皇得位不正,本身就给了天下有反心的人一个借口。所以罗艺谋反,并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听完李承乾的解释,李纲点了点头。这些话,都很有道理。

      但是李靖依旧没有就此停问的意思:“罗艺的谋反,确实有很大的可能,但是太子为何知道是在上元节前后?又为何知道会是尉迟敬德和长孙无忌出征?”

      李承乾无可奈何道:“罗艺谋反,我哪知道他什么时候造反。正月十四问您出兵事宜,只是凑巧。至于这二位出征,也不难猜。父皇即位后,原本属于天策府的老班底,都得到了提携。骤升高位,他们的能力肯定会被朝臣怀疑,身上也印上了‘幸进’的标签。

      去年突厥犯边,就算鄂国公和卢国公没有主动请缨,我猜父皇也会主动点将。这一次依旧是如此,罗艺是郡王,平叛郡王必定不会派遣一般将领,一般的文臣。想来想去,也只有卢国公、鄂国公、赵国公、莱国公合适。

      然而莱国公现在是兵部尚书,等闲不能离职,赵国公跟父皇又是旧交,自然有极大的可能。而卢国公,去年虽然没有受到大惩,但败兵就是败兵,想要再度领兵出征,还得过一段时间。所以,我就认定,出征的会是鄂国公了。

      这些都是猜想,但是事实证明,我的猜想并没有错。”

      说完,李承乾无语的看向李靖。

      咱能编的就这么多,你要是再不信,咱也没办法了。

      李靖并没有注意到李承乾的神色,而是低头沉思。

      太子的这番说辞,乍一听非常有道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觉得有问题。

      到底有什么问题呢?

      方胜已经将膳食端来了一份。

      李纲咳嗽了一下,将李靖唤醒,道:“想那么多干嘛,老夫跟太子朝夕相处,可没见过他摆弄龟壳什么的。天底下总有一些人,比别人的心多几个窍。太子,就是老夫一生见过最七窍玲珑的一个。想那么多干嘛,还是吃饭打紧。”

      想不通的话,李靖干脆就不去想了。施礼谢过老先生的点醒后,他便端起饭碗吃起饭来。

      跟正式任职的将军相比,李靖更像是一个闲散官员。如果不是到了东宫,皇城甚至不会管他的饭。

      见李靖乖乖吃饭了,李承乾才松了一口气。

      李纲放下筷子,示意李承乾把他推出去。

      师徒俩人离开书房,到了外面。

      虽然今年下了一场大雪,但是勤劳的东宫宦官宫女,早就将东宫内清理的一干二净。

      站起来,挪到轮椅后面,将轮椅当成助行器,李纲慢慢的走了起来。

      虽然有腿疾,可是一味依靠轮椅,人就废了。所以,老先生偶尔也会站起来,缓步的走动。

      走了大约三四米,李纲才问李承乾:“你偷偷告诉老夫,你真的只是猜的?老夫见李靖这样子,这事儿绝对不简单!”

      李承乾笑道:“自然是猜的,难道您相信这个世间有鬼神?”

      李纲呵呵一笑:“老夫自然是不信的,可是见了你,却迷茫了。难道你忘了在秦王府时,神仙点化之言了?”

      旧事重提,李承乾也只能露出苦笑。

      当初刚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生怕被发现是假冒的,所以情急之下信口胡诌了这么一句。

      但是转眼一想,却也是大大的不妥。

      按照历史的描述来看,自家的老爹在求仙问道上明显也不输秦王汉武,到了晚年,一旦脑子一抽让他这个儿子上船去寻找神仙呢?

      看着老先生那好奇的神色,李承乾坚定道:“那只是一个梦而已,弟子只是信口说说而已。咱们师徒也相处半年多了,您可见过弟子耍出过什么仙家手段?”

      听到这话,李纲脸上的好奇直接烟消云散。

      人老了,求知心却没有消失,虽然明知道鬼神之说不靠谱,但是李纲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正如李承乾所说,师徒俩也相处半年了,对于李承乾的一些习惯,老先生看的很通透。比如,今天他就发现,李承乾不管说什么,都有一股子心虚的味道。

      他在心虚个啥?

      明明好奇,但老先生还是选择了不问,这是他对这个弟子的信任。

      跟着老先生溜了一圈儿,直到方胜出现报告说卫国公走了,李承乾才敢回书房。

      回到书房后,李承乾哥三个依旧是练字,老先生依旧是看书。

      但是练字之余,李承乾也不自觉的稍稍溜号了。

      来自后世的他,因为知晓一些历史事件的原因,在大唐确实如同一个预言家。

      像这次的事情,他做的就很不对。仓促之间,表现的实在是过于明显。别说李靖怀疑了,李承乾敢肯定,坐在轮椅上的那一位估计也好奇起来了。

      夭寿啊!

      把脑子里记住的、近期的一些历史事件过了一遍,生怕下次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长乐王幼良谋反,李孝常谋反,羌人叛乱,岭南冯盎遣子入朝,还有啥来着?

      思前想后,李承乾总觉得自己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好像还是至关重要的那一种。

      但人就是这样,一时想不起来的事情,越是钻牛角尖,就越是想不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