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小子艳福星

      那夜之后,祁岚像是躲着姜越,一眼都좭不想看见他,任凭姜越如何邀约,祁岚就是不让他抓鮧住任何。

      但今天不一样,姜越竟然提出离⊭婚,让她去赴约。謴

      ᮗ 此时,正在餐厅。

      祁岚眸光流转,却怎么也没看到桌子上有离婚协议书。

      “你该不会只是想和我单纯的吃个饭吧?”她大胆猜测,纤纤玉手轻轻拉开椅子坐了下去,这昏黄色的灯光映⡩照༦着姜越的面容,更像是在壗他身上轻轻洒下的崪一层金粉。

      姜越默不作声,僵硬的嘴角似乎勾出了一抹笑。஝

      女人还以为是她看错了,有些惊讶的揉了揉眼睛。

      滵 他居然也会对她笑?不!一定是错觉!

      䪦 “放松点,当成是你我的约会。”姜越低头,自顾自地拿起刀叉将面前的牛排按照纹理切割成小块⮱。

      他声音轻薄似水,总让祁岚以为是幻听。

      苈这男人是吃错了药?怎么突然对她这样好?还是晹说这只是他报复她的方式罢了?!

      祁岚咬着下唇,不动声狙色地望向桌上的牛煭排,鼻尖还充斥着新鲜玫瑰的香气,这一切怎么看都是被人精心布置好的。

      可姜越的表闓现,实在太过怪异,吓得她背后生出舨一身硻冷汗。

      敀 她宁愿姜⢅越和以前一样冰冷璫,对她大呼小叫颐指气使,也不愿现在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像个妖怪一样,说瀚出的话都是她意料之外的。

      “怎么不吃?”姜越抬眸,深邃的眸中似乎席卷着一丝不悦,他能按照晚江告知的方式压下怒意,能摆出这︐样的脸色已经实属不易。

      ꆽ 蟠可蠍祁럔岚看起来并没有很ᩮ开心囫的意思。

      ஋女人拿起摆在桌上的红玫瑰轻嗅一番,余光却在细致观察着姜越的神色,她冷不丁地闷哼一声,“你又是闹哪出?能不能正常一点?” 켾

      ₈虽说姜越以前的表现也炠不算正常,起码是她熟知的冰山人设。

      男쑹人装不⾀下去了,手中的刀叉被他轻轻一摔,꽆他这是自找没趣!祁岚这个女人永远都是这么的不知好歹!

      他喜欢又怎么样?祁岚的心意他摸不透也猜不到,当真是惹人心烦。

      曾经用自杀逼迫他结婚的女人,现在照样张口闭口是离婚,或许从一开始,他便不了解祁岚,尽管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

      空껁气瞬间凝固,陪伴在祁岚身边的鉪只ꋀ有冷飕飕的寒风和뉌刺骨凉意。

      “我要的离婚鑀协议书呢?你究竟什么时候给?”

      “在我看쫄来,姜总的办事效率应该没有这么低吧?”

      女人咄咄逼人的气势将姜越心底最后的一丝耐心敛œ去,他面容僵硬,宛若一座冰山倚靠在椅䞦子上,正不动声色地细细观察她漏。

      ﬢ “你就这么想离婚吗?”他冷笑,原来祁岚是这样的女人,得到了便不窎珍惜!

      “这句话反䈙过来问你,难道你姜越不想离婚?”祁岚轻吐出一口气,她拍戏累得要死,根本没时间和他纠缠。

      周遭安静,祁岚疑惑的眸光轻瞥过去,那张妖惑的男人脸正垂着,完痫好无瑕地侧脸展现在她的眼帘。

      㺎 ⡜当真是好看极了!姜越这张与生俱来的优越脸若是进了娱乐圈那还了得?

      “我不想离婚,뵛离婚只是你单方面的想法,我不同意。”

      綂 “为什么?”

      覆男人刚出口的话音,瞬间被祁岚驳回,“为什么?为什么不离婚?” 쥖

      她次次提及这个话题次次碰灰,姜越这个她前世爱了那么多年的人也越发摸不透了,他们结婚是因为她纠缠胡闹,把姜家闹了个天翻地覆。

      䔊 原本就没有感情的两个人,离婚难道Ӫ不是最好的解脱?

      对两人钸而言,这是最佳选择。

      可姜越偏不,他偏偏要反着来!

      凭什么当初她闹了几天以死相逼换来的结果,现在却能如此轻松地说出뻓“离婚”二字?

      “姜越,我恳请你放过ᵚ我!”祁岚咬唇,坚定地眸光正用力打在他的身上,她的确有错,前世的她那样胡搅蛮缠,可她也道过歉了不是吗?

      这一世,她只想远离姜越,找回自我在她热爱的事业里散发光芒。

      所以姜越对现在的她而言₧,只是一块绊脚石罢了。 蟡

      胸腔内的怒火快要压不住了,姜越迅速起身将女人逼到墙角,“我说了不会离婚!我不会让你得逞,因为这是你用自杀求来䒹的,好好享受姜家少夫人的地位才是你应该做的!”

      叨 他力气太大,祁岚被他用力推到墙角,腰间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

      륞“嘶……”她吐着凉意,腰间的疼起痛漪正在蔓延,竟连眉头⡔也不自然地紧皱在一起煌。

      果然㠗是她想多了,姜越没有变㕧化,他ꈮ还是和以前一ᦫ样,不肯放过她的原因只是想在他的视线内慢慢折磨她。

      呞说是享受少夫人的地位,实则是用少夫人的名义禁锢她。

      祁岚腰间ᄐ的疼痛难以想抓象,清冷的杏眼很难快闪着泪花儿,“你不想离就算了,ꠡ我要䤽睡觉。”

      僝 她扶着祚腰,心中难以咽下这口气。

      今天不想离是今天的事,她就不信姜越以后还不肯离?

      似乎看出她心中所想,姜越缓和情绪,冷淡的声音在̬她耳边迭起,“我绝对不会离婚,你死了这条心!”

      “我知道你对夏୔子衿有意思,我也有把握把你的心追回䣿来輌。”

      原本要撤离的祁岚脚步一顿,“你说什么?把我追回来?”她冷笑,自以为是看透了姜越的心思,“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你想把我追回来慢慢折磨,就像我当初对你一样,得到了就不珍惜,是吗?”

      她眼眸空洞无神,方才的泪花儿也早已消失不见。

      姜越心事重重,压根没发现方才误伤了她,导致她一直扶着腰。

      眼看时间不識早了,祁岚越发愁燐闷,这姜越怎⪻么半分没有要走的意思?她扢蹙眉冷哼一声傈,“你出㈯去吧!我■要녆睡觉!”

      ꆩ 她用着赶走他的语气,双手也没闲着,大门一开便将男人推了出去。 핷

      拜拜了您!没有什么事是比她睡觉还重要的。

      姜越回神,这才发觉人已不在房中,索性找前台开了一间房,正对祁岚房间,他和晚江表达祁岚的心思,心中仍有些怒意未消。

      这女人分明就是蛮不讲理!

      “祁小姐这是铁定了心,总裁您还是改改性子,女人都吃温柔那一套,像您以ꘫ前对她,估计祁小姐也퍤是受够了才会这样。”

      毕竟谁想跟一个冰山天天待一起呢?

      ݍ晚江发完这条消息,总觉得自己小命不勶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