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浪到死的辣文H

      㭿掏㒳出手机一看,鑔打电话的是张清研。

      “周元哥,好了!好了!”

      张清研灖急切而又兴奋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小凡的病好了!刚才我妈和小姨他们请金佛寺的大혫师来念经驱邪,䌳还别说这大师可真神了,刚念完一遍经,前面还呆呆坐着的小凡突然一头就倒了下去,接着很快就清醒过来了。这一凫次醒来后他什么都记得,不光认出了小콦姨她们,还愣头愣脑地问他是怎么了?怎么会莫名其妙地躺在医院里,可禅把我们给高兴的……。”

      电话里䁠,张清研兴奋之极的话传来,同时还夹杂着她对金佛寺那大师的不住称赞。她还说小凡醒来后不仅是蒋欣姐妹和她小姨夫,就连医院䋧的主治医生和护士都傻眼了,连称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离奇的事。

      金佛寺不愧是海城有名的大寺,寺里的大师法力高深,就这么简简局单单把沈凡给治好了。现在沈凡父母对那位大师是推崇倍至,更是千恩万谢,还许诺要给金佛寺捐一大笔ʍ钱,以感谢大师的出手。

      听着张清研的讲述,周元只是淡淡一笑簇,他倒没有去和张清研解释沈凡会恢复的真正原因。麟毕竟这件事太过离奇,张清研不知道比知道更好,既然现在有金佛寺的大和尚挡在前面,周元反而乐见到这个结果。

       팇挂了电话,周元軓找到高经理打ࢲ了个招呼,就提前先离开了这里。反正他再呆着也没任何意义,眼下他需要的是休息,至于公寓这边的后事等之后再处理也不迟。

      ⏡ 在高经理的百般歉意之中,周元告辞离开,在街上ꛇ打了辆车很快回到了家。等到了家中,周元也来不及收拾,把东西š随便找个地方一丢,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进了卧室,一ĕ头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来,周元这才感觉自己精神好多了,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的他整理起昨天带回来的那些东西,碗、小黄米、剩余的香这龭些已经没了用处,周元直接把它们丢进了垃圾筒里,而那面棋子鼓,周元取出看了看䨒,当他见到已经破开的鼓面和鼓框上那一条深深裂痕时,心中⸹未免有些惋惜,思索下后,틕周元并没有把这鼓给丢了,而是用来当作纪念品给收拾了起綄来,把它放在㋻书房架子上当成一个摆设。

      先给俱乐鏽部那边打了个电话,随后坐在客厅,喝着刚泡好的咖啡,静静思索着昨天发生的駕一切,慢慢整理起自己的思绪。

      周元昨天所施展的是祝由术,祝由术据传是上古真人所创,早在《黄帝内经》成书之前就存在,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巫术。

      ಾ 根据《黄帝ꏧ内经》中记载,祝由又称祝由术、祝由科、禁咒科、天医等等,在传统中医中许多方面都有祝由的影子,并被毩后世整理为祝Ꞟ由科天医十三科。

      但实际上,中医ミ的祝由十酺三科仅仅只是䨃祝由术真正传承中很小一部分,其中书禁科更是被中医认为是堆无稽爻之谈,其内容不仅更被中医所不容,更不用说以现代科学为基础的现代医学了。

      但真正的祝由术并非那么简单,作为一种古ⰹ老传承的巫术,后世对祝由的许多解释都是错䵺误的。而祝由之术,稣其实是通过施术者沟通天地万物和鬼神之⦶道,岌然后由此来达到治疗目的的ꄒ一种特ᬄ别胧术法,其用途之广,手段之多普通人根本难以想象。牌

      ⨅ 就像昨天周元在公寓中施展的祝由术,就是一种操控鬼神的祝由禁术,这种禁术不仅需要繁琐的仪式,更对施术人有着极高要求,只具有一定巫术传承的施术者才壈能施展,而㉋且一亪旦施展失败ᨱ就会遭受严重反噬,轻者元䠑气大损,重者还会损伤到寿醇元甚至直接丢了性命。

      周元还是头一回施展这种奇异的术法,キ在施㭘展之前他原本以为并不难,可是结果却让他知道自己太想当然了。

      由于准备不足,再加上又是䲖第一次施展,当ཊ时周元已是骑虎难下,差一点儿就以失败告终。幸好周元最后ꈹ孤注一掷,侥幸成功,要不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仅仅稍损些元气那边简单了。

      今天,周元打算在家里К好好休息一日,哪里也不想去。ꢢ谁知道刚到中午,正当周元在厨房촕准备着午餐的时候,外面的门铃声突然响起。

      ▬ “咦,你怎么来了?”打开大门,见到门口站着的是张㕳清研,周元有些诧异。

      “怎么?我就不能来呀?”张清研白了他一眼,随后把手里的车钥匙丢给周元:“特意给你还车来着,不欢迎呀?”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周元接过钥匙摆着小僧朋友摇花欢迎的姿势笑道,张清研见他作怪当即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ᰂ

      “吃过饭没,刚弄点吃的,要ᙅ不一起吃?”

      张清研倒也不客묅气,反正她也不是厶第一次在周元家吃饭。不过当见到周元端上来的饭菜时,张清研很是惊讶地问周元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大中午的就弄了这么多好吃的。

      “想吃就吃呗㽘,算你今天运气好贪,来尝尝这个羊排。”周ⓐ元笑着给张清研弄了块刚煎好的烤羊排,然后又给她分了些其他配餐,匸接턯着再给她盛了碗熬了四个多小时的补汤,这锅汤是周元上午让俱乐部那边按照十全大补汤的材料弄的,再加了些别的补气药材,端㑦上来后是香味嚨扑鼻。

      因为㉪昨天折腾的太狠,所以周元特意打算今天给自己补一补,没想到这锅Ꭸ汤刚弄送过来自己还쾽没喝呢张清研就跑来了,也算是她有口福。

      ◘拿起勺㟽子喝了口汤,张清研的眼睛顿时一亮,连赞好喝。几口喝完,看着锅螦里的汤幗似乎还要再来一碗。不过周元却没给她再添,这붦汤虽好,可毕竟是药膳,自己昨天伤了元气多喝没问题,但张清研好好的喝一碗还行,如果再喝鬊的话恐怕就得内火过旺弄不好就要流鼻血了。 

      所以,周元笑着解释了几句,张清研这才惋惜地把ꗌ目光从汤锅땲那边移开,专心致志地拿刀叉对付起眼前的羊排。

      㢧“小凡怎么样了?”小口喝着汤,周元问道。

      ꑦ“他上午就出院了,本来就没什么外伤,清醒后观察了一夜,这小子一大早就嚷嚷着要回家ϛ,所以我小姨和姨夫就给他办了出院手续。”

      “没事就好。”㋠周元点舃点头,看諽来沈凡是泭真的好了,至于鳑之前他请碟仙的事等以后有机会再和他细说,免杀得这小子胆子太大,以后再玩这种不靠谱的玩意弄出点氭事。

      正当周元这么琢磨的时候,张清研放下了手烕里的刀叉,歪着头打量着븘坐在她对面的周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