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日天天爱天天干

      朱雀古国一处寝宫内。

      朱雀国主躺在床榻之上,周围是一众朱雀古国的丹师和太医。

      但他们都拿朱雀国主的病没有办法。

      朱雀国主的病,乃是在数年前,和青龙国主一起前往一处秘境探寻之时,被一头堪比圣人级别的太古遗种妖兽,九煞蛇魔所伤。

      九煞蛇魔毒液,连圣人都很难抗住。

      更别说朱雀国主这位准圣了。

      “哎,这下该如何是好,皇女前往君家,不但没有弄来不死药,反而还受辱。”

      “我们有什么办法,总不可能去找君家的麻烦吧,那不是找死吗?”

      一众丹师太医,以及朱雀古国的大臣,都是摇头叹息。

      荒古世家,他们惹不起。

      所以即便听闻拜玉儿受辱下跪,朱雀古国也丝毫没有要去算账的想法。

      床榻上的朱雀国主闻言,更是咳嗽起来,满脸灰败之意。

      然而就在这时,门外一位侍卫奔来,急急忙忙开口道:“报告陛下,有贵客莅临我朱雀古国,要求面见陛下!”

      一位大臣闻言,当即一甩衣袖,怒喝道:“不长眼的东西,没看到国主陛下现在的身体状况吗,还要去打扰陛下!”

      就在大臣话音落下之际,一道女子细腻的嗓音,便是从殿门口传来。

      “朱雀国主应该还没有病入膏肓吧,既然如此,为何不能见呢?”

      “找死,是谁!?”这位大臣脸上涌现怒意。

      “敢对我家小姐大吼大叫,放肆!”

      一道苍老的身影出现,一甩衣袖,一股准圣的磅礴修为爆发而出。

      噗嗤一声!

      那位大臣当即口吐鲜血,身形倒飞而出!

      大殿之内,所有朱雀古国之人,身形霎时僵立,双股颤颤,胆寒至极!

      准圣气息!

      哪怕是朱雀古国最强大的国主,也不过准圣修为而已啊!

      众人目光颤抖看去。

      但见一位麻衣老妪,脸色淡漠的走进。

      在其身后,乃是一位身着宫装的美丽女子。

      金色长发披散,发丝柔顺,雪颜晶莹如玉,丽色动人。

      正是君玲珑和花婆婆两人。

      “是君家的贵女……”一些大臣心头掀起惊涛骇浪。

      君玲珑在外界,还是颇有名声的,因此他们一眼就认出来的。

      而之前那位呵斥的大臣,此刻嘴角鲜血流溢,眼中满是惊惧,瘫倒在地,无法起身。

      “咳咳……没想到是君家贵女前来,是来问罪的吗?”

      床榻之上,朱雀国主勉强起身,脸上涌现疲累之色。

      前段时间,才传出拜玉儿得罪君家神子,长跪寝宫外的消息。

      而现在君家人就到来。

      不是来问罪,那是来干嘛的?

      此话一出,大殿内所有朱雀古国之人,皆是牙关颤抖,内心恐惧。

      君家若想抹除朱雀古国,真的不用太费功夫。

      朱雀国主也是认命了,因此倒还从容。

      “我家神子是那种动辄灭门的大魔头吗,你应该感谢神子的仁慈。”君玲珑掩嘴,淡淡一笑道。

      “嗯?”朱雀国主等人,皆是一脸茫然。

      难道君家不是来问罪的?

      君玲珑上前一步,玉手抹过虚空戒指。

      顿时紫霞涌动,药香弥漫,一株形似麒麟的药材,出现在众人眼中。

      “那是……不死药!”

      所有朱雀古国之人,眼眸瞪大,几乎无法呼吸。

      朱雀国主,亦是神色带着些许骇然。

      每一株不死药出世,在荒天仙域都会掀起震动。

      而现在,君玲珑这般轻巧就拿出一株不死药,令他们震撼,宛如土包子见到了金山一般。

      一旁花婆婆看到朱雀古国众人表现,老眼中不禁浮现一抹鄙夷。

      “朱雀国主,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臣服神子大人,可得到不死药。”

      “不同意,那便自生自灭。”君玲珑语气淡淡。

      在君逍遥面前,她态度谦卑。

      但现在面对外人,她恢复了君家贵女的气质。

      “这……”朱雀古国大臣皆是脸色一变。

      他们听出了君玲珑话中含义。

      是臣服君家神子,而不是臣服君家。

      这其中差别,可就大了。

      若是臣服荒古君家,对朱雀古国而言,倒也并非不可接受。

      毕竟附庸君家的顶级道统,还是有很多的。

      但若只是臣服君逍遥一人。

      那对于一个顶级道统而言,未免有些不太光彩。

      “不愿意?你们可知能够臣服神子大人,是何等的荣幸。”君玲珑黛眉一挑,面色微冷。

      朱雀国主眼中闪过挣扎之色,最后还是哀叹一声道:“本皇同意,替我感谢君家神子,只是希望他不要为难玉儿。”

      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朱雀国主还有选择吗?

      “放心,神子大人对拜玉儿只是略施惩戒,不会对她怎么样。”君玲珑淡淡说道。

      她将麒麟不死药交给了朱雀国主。

      朱雀国主接过不死药,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毕竟能够活着,谁愿意死?

      更何况是一国之主。

      “好好提升修为吧,这一株不死药,不但能够治好你的伤势,应该还能让你更进一步,这样你对神子大人才更有用。”君玲珑告诫道。

      听到君玲珑这种话,所有大臣们都是无语。

      这是明摆着把朱雀国主当工具人手下吗?

      “本皇知晓。”朱雀国主点头,他并没有任何不满,眼中反而浮现出激动。

      准圣之上,便是圣人。

      依靠这株麒麟不死药,说不定他真的能够破后而立,突破到圣人境。

      “记住了,这是神子大人,赐予你们的恩惠,若是你们胆敢有一丝异心……”君玲珑语气冷漠至极。

      萝卜加大棒的手段,她还是运用的炉火纯青。

      “那是自然,此后神子大人便是我朱雀古国真正的主人。”朱雀国主恭敬道。

      得罪了君家神子,也等于是得罪了君家。

      他们朱雀古国虽是一流势力,但在君家面前,也不过是一只稍大一点的蝼蚁而已。

      “明白就好。”君玲珑和花婆婆转身离去。

      朱雀古国,算是彻底臣服于君逍遥,变成了他的附庸势力。

      等到时候调教好拜玉儿,君逍遥便能更好的掌控朱雀古国。

      几个月时间过去,天帝宫内,君逍遥起身,嘴角带着淡笑。

      “差不多了,那拜玉儿也跪了一年,是时候将其调教收服了。”

      而与此同时,青龙古国范围,一头蛟龙车辇猛然腾空而起,朝着君家的方向掠去。

      车辇之内的人,赫然是青龙古国大皇子,萧尘。

      “那一招已经练成,是时候去带回玉儿了。”

      “还有那君家神子,我若挑战他,将其击败,想必会名震荒天仙域,那君家也不可能拉下脸皮,刁难我一个小辈。”

      萧尘嘴角挑起一抹自信的笑意。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他萧尘一人,单枪匹马闯入君家,救得佳人在怀,脚踩君家神子,名声四方。

      那些传记小说中的天命主角,不都是这样的吗?

      一想到那种场景,萧尘便感觉一阵热血沸腾,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