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全文免费阅读

      赛哈智说到做到,真给黄昏拔了三个锦衣卫뼂缇骑,其中两名校尉,一名将军。

      此将军非彼将军。

      仅是锦衣卫뼧一个不入流的官职,在从七品小ⱅ旗之下。

      将军叫赵芳生,家庭背景还行,祖上早些年跟随ຫ太祖立了几次小功,定国之后获得嘉奖,足以保证子孙后代可以吃軒皇粮。

      两名校尉,一人叫苟布,一人叫张凤阳。

      익 三人皆是三十左右的当打픠之年。

      其中뮳苟布和张凤阳正是之前派来保护黄昏的黑呂塔汉子,一左一右像两尊门神翡,带在身边,瞬间就有了欺男霸女作威作福的饗气质。

      人有了,䞚关系得拉拢。

      晚上带着许吟和这三位去吃了顿豪华大餐,酒足饭饱,三名锦衣卫对抽调给黄昏私用就没多少怨言了,直言百户崬有所吩咐无所不遵。

      黄昏笑而不语,这些都是面子话。

      里子是靠银子堆出来꒜的。

      第二日黄昏想睡懒觉,却被今日砿不上朝的吴溥给逮了起来,和吴与弼一起,被关在书房里教导读习四书五经。

      期间沈푺熙礼前来,也被请在院阛子里喝茶等着썬。

      许吟和赵芳生等锦衣卫来后,亦是如此。 ꖼ

      明年就要科举了,吴溥是分外⥉担心两人的学业,他决意多花ᰨ点心思在教导两个孩子身上,至于工作么㖽—㽚—内벣阁人多了去。

      午饭请隔壁周李氏僄过来煮。

      周李氏为了爱情放弃了所有,丝毫不介意流言蜚语,大大方方的做了一桌子好饭菜。 薈

      下午,黄昏把两千两白银——敨嗯,全部折成了金条交给沈熙礼,并让许吟负责资金安全,至于如何分配赵芳生三人,黄昏不管。⋣

      许吟也是当过兵的,不缺这点能力。

      商号组建需要些时日。

      租房、租仓库、雇人、装修,等一大堆事情,要等到商号开业,至少还要一ᩯ个月时间,而这一个月,就是工坊大量生忰产沐浴露뷔、香皂和润肤水的空间。

      一切有条不紊풠。

      应天官鷴场发生了一点小ꌋ事:因为御史大夫景清被夷族,空了个缺出来,朱棣不拘一格降人才,破格提用顾佐。

      这位知낡县大人连升几级,青云直上的速度让人羡慕嫉妒恨。

      很快,顾佐有了个雅号。

      빩顾独坐。

      原因倒是简单,这位实在太过刚正又不合群,每每到了都哓察院当值,只要无关政事,从不和其他同僚坐到鑈一起勾兑革命情谊。

      很不讨喜。

      辑官빓场无风无浪,民间欣欣向荣,永乐元年的初夏,一切都那么美好。

      然后……

      平癷地起惊雷!

      这一日黄昏正在和沈熙礼讨论商号뀸的事情,铺面基本都已经租了下来,共三处,分布应天城㚺最繁华슼的三个地段,装修期间,需要拟定商号名字。

      黄昏仔细一琢磨,觉得入乡随俗埂,取个什么黄记商号之类的。

      沈熙礼笑说可以更出类拔萃一点。

      湨 黄昏暗暗腹诽ᄣ,总不能〮用什么集团、股份公司吧,用这种名字,官府登记那边我怎么解释,和时代脱节嘛,而且后人一翻看史书,哟,大៥明朝有个叫黄昏㟏的人建立了个集团公司,这货和发明游标卡尺的王莽一样,是䯪个穿越者啊。

      刪再三思索,最终决定取名“时代商行”。

      划时代的商行。

      㨌 沈熙礼没有异议,笑着说要不你来写这几个字,我找人去装裱去?

      識黄昏및想写,转念一想,这事马虎不得。

      搞商业,噱头很重要。

      题牌匾的事情还是得请朱老板来,一则可以宣传,二则给商号加一层保护伞,有朱老板题名的商号,一般人谁敢来捣乱?

      笑说你先回去,写名字的事情我去找个名人来整。

      沈熙礼出门没多久,门外来人。

      狗儿太监。

      进门后疾步小碎步跑到⎲黄昏身畔,压低声音说道:“万岁请你立即去乾清宫一趟,有要事相商。”

      黄昏笑说什퇙么事。

      퉇估计是朱棣听到自己这边的风吹草动了,想㗚打抖友情牌,让商行以后ㄿ提供给皇室用度的产品降点悏价,这可万万不行。

      㣝朱ᜆ老板的钱好赚,不赚白不赚。

      ᓰ狗儿太监略有焦急,“얺大事,了不得的大事,我来通知黄哥儿ᓵ,还有其他内侍同时出门,去通知三位殿下、道衍、丘福အ、郑大监、纪纲等重臣。”

      黄昏心头一跳。

      㰋需要让朱高炽、朱高煦、朱高燧三兄弟,外加道衍、郑和、丘福、纪纲这等朱棣心腹齐聚的事情,绝对不是什么建文旧锯臣。

      韥难道……

      梅殷反了?!

      黄昏急忙跟随狗太监去往紫禁城,一路畅通无阻,到暖阁时,里面已经仵济济一堂,身材臃肿的大皇子朱高炽,英武极类朱棣的二皇子朱高煦,穿了一身华袍身上蔎还땫有酒气的三ㅍ皇糪子朱高燧,身着黑色道袍站在那里阖目无声的道衍,旁边站着的那位年近花甲,却依然龙精虎壮的老人,应该就是奉天靖难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国、中军都督府左都督、淇国公丘福。

      整个朝堂之上,唯李景隆可与其分庭抗礼。僁

      惍最末端,站着两人,一人是内官监太监郑和,另一位看似官职不高,但却无人敢轻视켢的锦衣卫都指挥使纪纲。

      黄昏地位不高。

      只能站在最角落里,默默的看大佬们决策。

      朱棣已磞经和众人谈了一会,看见黄昏进来,只是微微颔首,示意他等着,继续道놉:“虽然不知真假,但既然出现,朕不能无视,诸卿以为如何处置?”

      三位皇子默然不语。

      道衍亦不做声。

      丘福大声道:“陛﵋下,臣愿帅兵剿之ᖏ!”

      旁听的黄昏愣了一下,需辿要丘福出兵的事情,在永乐初年似乎只有一件:征讨安南。پ

      但时间不对。

      对安南用兵,按照历史进展,大概要到永乐四年。

      恖安南那边提前出现浕变故了?

      不科学啊。

      自己穿越引⻵起的蝴蝶效应,目前来说也就应天府会有影响,怎么还辐射到安南去了……

      道衍忽然睁开眼,轻声道:“此举ꝶ不妥,建文虽现身,却不Ϭ辨真假,若쫈是尽起强兵,只会让世人觉得陛下畏惧建文。”ᑼ

      黄昏一脸懵逼。

      我擦ݷ……⹽

      什么状况,建文ᄀ帝现身了? 

      这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不用想,ሺ这又是一个阴谋,一念及此,黄昏怨念无比。

      촸 識这靖难余晖还有完没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