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米官网

      白旗带着人刚到淓前院,就见苏缏傲跟在小沙弥的身后气势冲冲的迎面떛走过来。

      一看到白⢿旗,苏傲几个大步奔过来,伸手就要拉白旗,白旗身边的下人怎么会꜍同意赾,一边拦着一边往前冲,很快就拧打成一团。

      苏傲嘴里还骂道,“小崽子,今日本侯仉和你拼了。”

      蟒 튵 “你也是侯爷,我也是侯爷,小爷还能⢟怕了你。”白旗也不甘示弱。

      下人看着着急,小沙弥们看了也໚着急。

      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办熏,还是苏子渊被动惊赶过来才将两人拉开。

      白旗这回不只是额头被僤打破那一块,眼睛也뉠被打青一个,苏傲也没点倒便宜,一边脸多了三道抓痕,身上的衣衫也被扯开,里面的中意都露了出来。

      苏子渊扫批他一묃眼,还欲往前冲的苏傲老实下羓来。

      輩 苏子渊这才让人带着白橫旗␚到前ླ面去整理妆容和伤口,待人一走,他回头ꘜ打量着站在那还不服气的兄长。

      “大哥,这是国安寺Ꮰ,若传进皇上耳中,你可知道后果会怎么样?”

      苏傲小声嘟囔,“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错。”

      苏子渊来时就已经知道了事情嘖原委,两边脸颊动碮了动,“妹妹那里无事,大哥也回客房吧。”

      苏傲手扯着袍堝子,可上面的扣子已经被耷扯掉苍,扣不上,只能以手按着,“妹妹没事就行。这个白旗总是找妹妹麻烦,上次在路上拦着,还说什么帮二妹出头,姊妹之间的事哪㞰里由得他一个外人来品头论足。”

      “左手,带你主子回去。”苏子渊挥挥手,不欲多听。

      苏傲一挥手,“我自己能走。”

      明显是生气了,转身就走。

      出去的陈宜这才回来,恭敬的回道,“三爷,属下去后山看过,大姑娘在摘果子,听在场的小沙弥说大姑娘与白小侯爷约好在法会那天打睹帢,白小侯爷被打破了头也没有与大姑娘计较。”

      苏子渊好奇,“睹什么?”

      “明日让人暗下里盯着大姑娘,不必上前打扰,只需人摟无事便可。”苏子渊交代的同曗时뿱,又问起明日法会的事。碋

      Ẵ 䃬 陈宜将自己打听到细细说来,“那些黑衣人一点线索也没有,当日在京城里当职的是孙将军,他是丞相㸲的门下。”

      “朱丞相?”苏子渊步子顿了一下,“可查准了?”

      “当日该是九门步兵营的李将军当职,李将军是䵊傅将军一派,从不占队,属于后来去打听那日李将军突生病,是孙将໖军顶的他的差。”

      苏子渊双手背在身ㆃ后,眸子微眯,“朱丞相一깐向疼爱小女儿,当年二婶能嫁给二叔,也是二婶绝食,朱丞相心疼女儿这才应嬟下这门婚事,若说二叔和二婶出事与丞相府有关,到不尽然,让人盯紧孙将军,看他平日ඩ里和谁来往。”

      陈宜应下。

      进了院子,便能听到客房里白旗发落下人的声音,苏子渊眉头紧了紧,转了方向,“找ꜩ个大夫过来,不行就送人下山。”

      陈宜应下,往正房那边去。

      ᠫ结果白旗却执意不肯下山,嘴賳里还嚷嚷着,“苏喜老妹和我打睹难不成是怕了?你们兄妹合起来算计本侯?”

      氙 “⫉小侯爷,大姑娘还在后山摘果掯子,并不知道小侯爷与我们侯爷的事,大姑娘还不知道我们侯爷脸被抓伤的事斪,不然哪里还会在那摘果子。。”氝陈宜恭憀敬的解释。

      陈宜解释的同㎉时,也ไ把苏傲的伤说了。

      都是有身份的人鸗,彼此都吃厙了亏,闹开췓了也不过是被众人笑笑,哪里分得清犾对错。

      “哼,谁ﲄ知道真假。싥”白旗虽这么说,态度比刚௛刚缓和了很多,挥挥手,ਫ“去去去,本侯要休息了,類今日的事就算了,本侯就不与苏傲计较了。”

      陈宜道了⚋声告退,人走了。

      客房那篛边,苏盼儿正给苏傲抹药,嘴里还心疼道,“都怪我,若不是我,白小侯爷也ꞎ不会一直找大哥麻烦,一会儿ﬡ我便去同他解释。”

      “这事不怪你。”苏傲䁛后悔ະ回来被撞到,伤口是小事,二妹一哭才更让他头疼。

      上好药,苏傲双换衣服为由梭,送走了苏盼儿墀。

      芁 苏盼儿走出院子后,用帕子擦了擦发红的眼角,“嬷嬷,这事多有误会,我一个闺中女子也不好和小侯爷见面,还要劳烦嬷嬷跑一痹趟,和小侯爷把事情解释清楚,盼儿헱在府中过的很好,他뎛这样处ᣇ处针对长姐和兄长们,才更让盼儿为难。”

      董々嬷嬷眼里露出满意之色,㽗“不错,二姑娘这样的想法很对,白小侯爷虽是䮶好意,却也会影响到姑娘的名声。自家姊妹的事,自是要自家姊妹处理,说到外面ౣ只会抹黑家族名声籅。奴婢现在便跑一趟,和白Ꚇ小侯爷把事情说清楚。”

      “那就劳烦嬷嬷了。”目送走了董癹嬷嬷,苏盼儿主仆回到了客房。

      门一带上,绿荷忍不住埋怨道,“明明与姑娘无关,奴婢听小沙弥和侯爷说了,是大姑娘与白小侯爷又起了争执,侯爷受伤也是因为大姑ᴹ娘,怎么最后又怪到姑䩎娘⚠身上来。”

      “姊妹ᥩ之间,吃点᎓亏也不算什么,多一事不如少一嘎事,这话只在⹄我面前说说칩,不许去外面说,听到了没有?”

      ᴋ 慶绿荷不情愿的应下,心下却䳢有着别的主意,待法会那日䏱见到表少爷,定要为姑娘报不嚘平才鞶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