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宠妻N次方

      蓝泠要留在北冰道场,她想要寻找父母的踪迹。

      王启也不是那种拖沓之人,交代单复忡随时照顾一下蓝泠,自己再送蓝泠一道传音符,便潇洒的离开了北冰道场。

      单复忡恭敬的朝着王启叩拜,蓝泠也在雪白的大地上冲着王启挥手。

      咻!

      乌篷船升空离开,没带走一片云彩。

      王启不能过多的动用术法神通,更不敢随意的牵动元气,赶路这种小事情,自然还是乌篷船比较舒适方便一些。

      两个时辰之后,王启已经来到了聚仙阁。

      他扯出法不现,隐去自身气机,轻车熟路的上了二楼。

      一楼柜台内,四大菜鸡料理生意,却是不见程达视与丘慧策的身影。

      轻易穿过大床房的禁制,王启躺在了床上。

      他传讯给程达视,命令其送来一些酒水小吃,正在忙着策反支守的程达视浑身一激灵,连忙赶了回来。

      程达视顾不上与一楼的客人们打招呼,火急火燎的上了二楼。

      奔跑间,不忘吩咐四大菜鸡一同上楼。

      只是,他太过心急,却是忘了吩咐小二准备酒水吃食。

      是以,当五大菜鸡今日大床房后,王启眯起了眼。

      空气似乎凝固了。

      “我要的酒水小吃呢?”也不知怎么回事,王启见了这几人,气就不打一处来。

      他甚至在想,这是不是证明,人在面对亲近之人时,脾气秉性最不好的一面才会暴露出来。

      相反,与陌生人或者说关系并不密切的人相处时,总会有意无意的克制自己,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得体一些。

      五大菜鸡则没有这种亲近感。

      他们想的是……又要被疗伤了吗?

      程达视赶紧踹了菜鸡四一脚,佯装恼怒道:“没听见教主说话啊,赶紧去端上来!”

      菜鸡四一溜烟跑出去,楼梯被他踩的蹬蹬响,一楼的客人纷纷注目。

      他看到小二正在上菜,也不管是什么酒水与吃食,抢过来就又蹬蹬瞪的蹿上了二楼。

      聚仙阁的伙计也算有一定的应变能力,并不说这是为哪位客人准备的吃食,而是转身,吩咐后厨快速准备一份一模一样的。

      一楼的修者们则议论了起来。

      “程达视上了二楼,定是去见他师父了!”

      “那渡劫高手真是他师父?”

      “谁知道呢,反正他二人关系远不了。”

      就在他们议论的时候,门口一道剑鸣音响起,众人侧目。

      却见正阳派大长老第五麟光面露急切之色,竟是顾不得收剑,御剑冲浪般滑上了二楼客房。

      一众人目瞪口呆……

      “定是那高人在二楼。”

      “只是怎么感受不到强大的气息波动呢?”

      “别做梦了,道友以为高人能和我们一样,那种层次的高人想要隐去气机,我们怎么可能探查的到?”

      众人点头称有理,那很能嘚瑟的修者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然后,他们便看到,聚仙阁门口出现了一个最近一直出现的身影。

      他身披火轮巾,歪头,闭眼,手指掐算着,胸前还贴着释放着惊人波动的符箓!

      见他还为抬脚进入聚仙阁,竟是大声惊呼道:“真的来了!”

      闻言,不等众人再议论,丘慧策竟是展开身法,急速冲向了二楼。

      【光速打脸】

      此刻,一楼已经变得十分喧闹,修者们无不都在讨论王启。

      二楼大床房内,已经人满为患。

      劫天教六大高手,加上兴奋的第五麟光,他们站成一排,观摩王启吃酒……

      王启被看的尴尬,只好惺惺的放下了筷子与酒杯。

      见王启终于停下了动作,第五麟光第一个上前一步,抱拳汇报着自己的经历。

      “多谢前辈指点,晚辈已经摸到了突破契机。

      只是那妖皇实力强我一头,我未能镇杀与他,

      而且为了活下来,晚辈也没能为前辈摘取到仙草。”

      第五麟光低着头,王启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但是第五麟光不罢休啊,接着道:“晚辈在斗法中受了伤,但是听闻前辈回来,一刻都不敢耽误,特来拜谢前辈!”

      王启开了口:“谁通知的他。”

      劫天教五大菜鸡伸手指向了程达视。

      第五麟光来了不止一次,每一次都赶不上王启,所以他求程达视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王启返回的消息。

      程达视满脸黑线,法体已经有了轻微的抖动。

      王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程达视,便又不再开口了。

      他想喝点酒,吃点美食。

      江湖没什么好的,也就酒还行不是?

      人心多险恶,套路得人心,难得清净,谁还不想当个安静的美男子了?

      第五麟光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不依不饶的道:“要说这次历练,晚辈也算是气运绝佳,逃亡之际本已经九死一生,关键时刻你们猜怎么着?”

      “……?”

      “……”

      “……!”

      谁想猜了?

      哪怕是脑回路不太寻常的菜鸡四都看得出王启有些不开心。

      他想静静。

      你这牛鼻子老道在这没完没了的说书呢?

      第五麟光见没人接话,脸上的兴奋之色终于退去不少,但是他依然兴致不减,自问自答:“危难时刻,我竟是遇到了一只黄鼠狼!

      他名为黄天清,都还未化形,但是他心地善良,且身怀至宝!

      你们猜怎么着?”

      劫天教六大高手都想骂人了。

      这次,第五麟光终于感到了尴尬,咳嗽一声掩饰,接着道:“他身上居然有奇宝,能隐去修者所有气机。

      正是凭借他的帮忙,我才能有惊无险的逃出生天。”

      六大高手根本不关心第五麟光的遭遇,只想快点赶走他。

      是以,丘慧策往第五麟光身边挪了挪,用手捅了捅第五麟光,后者装作若无其事,好在终于闭上了嘴。

      王启却意外的微笑,啧啧称奇:“因果这东西好玄妙,想不到你居然被那黄天清给救了。”

      第五麟光震动,浮夸的张大嘴巴,难以置信的、结结巴巴的,后退连连道:“前……前辈……那……黄天清……莫非……莫非……是您……早……早有……布……置?”

      丘慧策感受到此人的浮夸演技,干脆闭上了眼。

      眼不见心不烦……

      程达视更是掩面扶额,完全没想到第五麟光这老道士这么多戏……

      远在北冰道场,身上笼罩这法不现的黄天清匍匐在雪地上,惊恐的看着远方的那道白色身影。

      白色身影是那般狠毒,持枪挑起一鞋拔子脸妖修,而后便要伸脚踩死趴在地上的一个大个子女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