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贝陆赫霆

      黄志益敲了好一会,朱达贵才开门。跟往常一⡌样,他依然是打着哈欠。不同的是,今天一身的酒气,昨天跟方婧雅喝到半夜,一箱啤酒全干完了。

       뵚 开门的时候,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屎。方婧雅一脸嫌弃地錯看了他⻢一眼,真不知道昨晚怎么会跟这样的人一起喝酒。

      撷朱达贵看到方婧雅,朝她眨了眨眼。他是䅚真没想到,方婧雅这么能喝。뜱

      黄؇志益看到朱达贵的뼮模样,皱了皱眉,但还是鋏介绍着说:“达贵,这是局里的赵伟华赵处长。” 䴍

      煙赵伟华连忙说:“你叫我赵伯伯就可以了。” 骽 

      䈣“赵伯伯好,我爸什么时候能回来?”

      ᴷ旁边的朱龙文不满地说:“不是说了嘛,你爸暂时还떣不能回来。年轻人应该朝气蓬勃,怎么能天天睡懒觉?”

      赵伟华微笑着说:“你恐怕还不知道吧?朱队长跟你父亲不仅是쀅同竦事、战友,更是朋友,兄弟,这个兄弟,指的是血缘上的关系,他们是堂兄弟。”

      朱龙文的爷爷,与朱贤的爷爷是亲兄뢹弟,这样的关系,矎如果经常走动,关系还是很近的。

      朱达贵忙不迭地উ说:“我还真不知道,文叔好。”

      힁看着朱龙文这张一脸正气的国字脸,他心里一阵恶寒。正是䠝这个“堂叔”,出卖了父亲。

      朱龙文点了点头:“好好在䰅这里住着,不要东想西想。”

      ⹣随后,赵伟华与朱龙文、黄志益、方婧雅分别单独谈了话。

       与朱龙文主要是谈案情,听朱龙文介绍朱贤以及黄志益和邹义仁的事。与黄志益是谈邹义仁和朱龙文的事,这也是赵伟华最为关心的事。

      赵伟华轻声问:“邹义仁说到了朱龙文吗?”

      黄志益回杈想着当时的情形,突然说道:“没有,但我去娄南别院是朱龙文安排的,他让我赴约,并说已经安排好。而邹义仁不仅迟到半小时,他与姚勋很熟,姚勋很清楚他的来意。”

      朱龙앺文回到房间后将门反锁,拿出一台巴ὦ掌大的设备,插入耳机,打开之后戴上耳机。

      昨晚他在赵伟华的房间装了个微型窃听器,他必须暗中駗掌握赵伟华的态֬度,才能更好的制定对策。

      之前几次暗杀黄志益和朱达贵都综没成功,他心里也很忐忑。

      屲 他对黄志쌪益的情况Ⱪ非常清楚,受伤前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调좇查员。ꋆ但截肢之后,黄志益相当于半个残疾,派鿩他来枧头保护朱贤的家人徭,等于是给徐家送人㺾头。

      ⶊ ى 没想到的是,黄志益竟然大显神威,在正都恃街躲过截杀重伤三人、在娄南别院反杀四名退役特种兵㠤和邹义仁、抓到杀手“天使”章云行、在保健中心又击败两名国际杀手。

      这样的成젥绩,就算是他都做不到。

      可ᴨ黄志益不仅做到了鿛,还只受了点皮外伤,你说气人不?

       “滋滋。”

       朱龙文戴上耳机后,只听到一阵电流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他耐心地调试着机器,结果还是没用。这令他很意外,难道赵伟华换了房间?

      平常这种事,朱龙文都是ꘞ让技术员处理。但现在,他只能自己慢慢调试。然而,不管他怎么调,耳机㤬里传来的都是电流声。

      赵伟华与黄志益的聊天还在继续,还说到了朱达贵。 亴

      “䝖赵处,我觉得朱达贵是个好苗子,思维敏捷,逻辑缜密,又是调查局的家属,其他条件也都符合。”踴

      “你对他很认可嘛,这个小伙子其他都㱒好,就是懒散了些。”

      今天朱达贵给他的印象可不太好,调查员需要随ᵱ时保持清醒的头脑,可不能贪杯。

      沱“这次怀疑朱龙文,ㄋ正是因为他的提醒,我觉得分析得很有道理。抓捕章云行时,他准确的判断力,和敏锐的观察力,提供了最关键的줰线索。”

      “哦……”

      ﰅ 赵㙝伟华很意外,一个蹣社会上的人,还是个外卖员的分析判断,能让经验丰富的调查员信服,实在是一件很新奇的事。

      之后,赵伟⸇华又与方婧雅☆谈了话。这羗个刚加入调查局不久的新人,也给出了与黄志益同样的推断:内部有问Ǩ题。

      但方婧雅不是谈话,而是给了一份报告,上面列举了她的一ᙥ些疑惑。㟇

      赵伟华问:“你有没有怀疑的对緫象?”

      方껻婧雅迟疑不决:“这个……”

      赵伟华望着方婧雅,鼓励着说道:“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方婧雅还是没说话,而是拿出纸鄊和笔,写了一段话:“赵췱处,我能先检查这个房间吗?”

      谈话之前录,ꉟ朱达贵将她拉进房间,神神秘秘地告诉她,昨天晚上看到朱龙文到了这个房间。朱达贵问方婧雅,他的房间有没有安装针孔摄像头。

      方婧雅一听,顿时头皮发麻。朱达贵虽然问的是他自ꊰ己的房间,如果朱龙文真有问题的话,这间房也有可能出问题。

      赵伟华没说话,但点了点头,表情非常严肃。

      ꃁ方婧雅马上ᬡ拿㇮出检测设备,不大,跟对讲机似的,拉出长长的天线,圾打开开关后,很快就发出“嘀…ඤ…嘀……”的声音。

      然而,当方婧雅把设备放到茶几旁边时,突然发出“滴滴滴滴滴”的警报声。

      䅂很快,方婧雅就在茶几底下,发现了一个窃听器,伪装得很好,跟个口香糖似的。

      赵楡伟华看到后脸色一楂变,他一眼෎就看出_来了,这是调查局的东西。

      方婧雅小心翼翼拿锡纸包上后,才敢跟赵伟华说话:“赵处,这뺊次我们出来ﮦ,申请了两ꢕ个窃听器。”

      “这是其中之一?”

      “是的。”

      赵伟华喃喃自语:“真没ޛ想到啊。”

      Ѡ“赵处,昨天朱队长用其他手机收了条信息……,时间是上午十一点二十分。”

      “能查出来吗?”

      “可以,但要点时间,一个小时吧。”

      哪怕朱龙文将信息删掉,但云端的信息他删不掉。方婧雅可以把这一片节点内的所有电子设备的通讯记录都调出来,她有这个权限。

      仅仅半个小时,方婧雅就把那条删掉的信息恢复,并젹送到赵伟华面前:“姚勋已生退意,可将所有事推ג到他头上,并借机除之。”

      赵伟华问:“有没ර有可能是其他人的信息?”

      毕竟,还要排除巧合。

      “这部手机鼓之前的信息和采使用沟位蜠置也都查出来了,根据手机的轨迹,与朱队长全部对得上。这部手机,只有一个人联系,目前ȋ对方的手机位置,在枧头市九峰山一号别궃墅,应该是徐遂章在使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