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原爱蜜莉迅雷资源链接

      ࢙ 重楼是能够复活他的。

      电视剧版的重楼被邪剑仙拔了角,吊起来打,也说不好是那个世界的邪剑仙太强还是핀重楼太弱。

      졗可是游戏版本的重楼那就是简单粗暴,突破天际的强,完美结局用景天打败重楼以后,重楼甚是欣慰,随手就复活了第二次跳剑炉的앻龙葵,还把她的灵魂一分为二,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变成了蓝葵和红葵枨。

      这也是仙剑正史的结༆局。

      ℵ龙阳刚刚死在䊃战场,国破城亡,不说执念消散,没有变成厉⫽鬼謶英灵都要得益于神人的强大灵魂本ᴴ质,复活他对重楼来说只是抬ꊪ抬手那么简单。

      冝可他只是看着这个亲ﷄ自走上战场的太子,一直沉默。

      也对,完美结局中复活龙葵是因为龙葵还有景天,还有牵绊,如今的龙阳呢?

      国破家亡,身䱈后的都城烟火四起,处处传来刀剑碰撞声,喝骂声,求饶声和惨叫厕,杨国攻破了姜컉国,如今正在享受他们的战利品,纵兵私掠或者屠城,在这个时代是理所应当的事。

      슰 复活龙阳后,䡙龙阳该怎么办?他的身份是太子,푄亡国太子⴯,其他任何人都可以Ⴜ选择复活后隐姓埋名带着妹妹活下去,他的选浤择只有虚无缥缈的复国。

      其难度之大,过程之艰辛,他比天龙八部中慕容复的起点都不如,慕容复还有燕子坞中的无数武林秘籍,有忠心耿耿的四大家臣,龙阳有什么?

      一把封印着他妹铘妹灵魂的魔剑?

      等龙葵得知姜国战败,得知龙阳战死沙场,跳到剑炉里,这座都城就什么也不会剩下。

      햕 施暴者和受害者,最终一起化为魔剑出世的祭品,考虑到王宫绝对是杨国军队的第一目标,也许就是片◸刻之间。

      重楼最后没有把龙阳的遗体从城墙上放下,也没有出手复活他。背对着陆仁甲,他问了一个问题:“他叫什么名字?”

      陆仁甲心底了ಓ然,在战场上流尽最后퐆一滴血,战斗至鷙最后一刻的战士,获得了重楼的尊重,这与䖊实力无关,就说这份不쯸屈的意志,都值得人尊重。

      “龙阳。”

      ᦲ陆仁甲顿了顿,特意加上了前缀:“姜国太子,龙ⴠ阳。”

      重楼没什毲么动作,转身就走。陆仁䲬甲想想,决定还是开口:“不再等一会?”

      “不……”

      一股铺天盖地的恐怖魔威席卷而来,那气势犹㶋如实质,感觉像是在陆仁甲脸上肚子上打了一拳,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嶭想要顺便抽走陆仁甲的灵ꎉ魂。

      ᐞ 陆仁甲如今已经不会被这种手段轻易伤害,稍微凝神졩就抵挡下来,重楼完全无视了这份冲击,张开双翅就向冲击的源头飞去。

      不用等了,龙葵看来是已经跳了剑炉,魔剑已成。

      除去重楼和銕陆仁甲,现在的姜⏂国不再有任何活着的生灵,魔剑的威力就是如此霸道绝伦,出世就以一国都城两国军队柭作䭧为祭品。

      这场战役被远离此地的幸存者怀恽着无比恐惧记录下来,史称天剑之变。

      魔剑出世时带来䚭的冲击具有物理性质,毫不留情地摧毁了姜国皇㣈宫大部分地方,到处都是残垣断壁。 ꓲ

      휄 火不知从何而起,燃烧地十䄠分迅速,管你生前是宫娥还是军士,一视同仁,都要被烈火焚尽。

      侀 重楼完全凭借感应飞到了皇宫炼ꝲ剑室,只见一把紫色巨剑插在剑炉中,剑气吞噬接触到的一切。

      쨍剑炉中的火乃是仙家异火,可以融金炼石之能燃烧百年,此刻只剩下几缕黯淡的火苗,又过一会,自行熄瓱灭了。

      地上还有几具铸剑师和宫娥的尸넧体,火焰到这里就无法愒燃烧,所以他们쟁就保留了完好的尸骨。

      在陆仁甲的魔族视野中,卉可以看到中有什么被抽离出来融入魔剑,抽出来后摢原物品就消失化为飞灰。

      周围的一切䰙都被魔剑抽干,砖石变成枯朽沙砾,尸体只剩下干肉,空气不再流动,一切都归于死寂。只有魔剑闪烁着耀眼的光。

      ࿨这魔剑的⹜属性绝对是“暗”,“魔”,“火”几种属性,和重楼天然契合,慕容紫英不能彻底控制魔剑,因为他还是活人,不是魔。

      性情也不对魔剑口味,还是龙葵这个剑灵出力更多。当然ꍻ到了景天手里就不需要考虑这ﮚ些,从那时开始魔剑也变成了景䬕天专属武器,旁人不要说濈使用,接近都不娑可能。

      重楼拿起魔剑,龙葵的灵魂此时只是进入剑身,繧还未彻底化놾成剑灵,魔剑本能地为自己寻找到适合自己的主人欢呼雀믤跃,没成想重楼捡起剑,源肬源ꥊ不断地将灵力输入魔剑内部,刺激ݙ内部的龙葵成஦长᯹蜕变。

      有重楼这六界最正宗的魔气灵力双管齐下,未来龙葵的道路一片坦途,看他的样子,想来是做好了未来将这굑把剑直ﲴ接交给飞蓬下次转世的打算。

      这里墄陆仁甲十分好奇,忍不住开口:“你要将魔剑留给飞睭蓬的下个转世?”

      重楼头也不回:“对。”

      “那为何不留给他镇妖剑……”考虑到这个时代蜀山派草创,还没有镇妖剑的ꍴ大名,陆仁甲立刻改口:“……照胆神泉剑?”

      ﵜ 賙“属性⡩与本座不符,拿着不舒服。” ㍘

      䗘 还真是简单粗暴的答案。

      能被称为镇妖剑,쓺镇勒魔也是可以理解的。对比人类来说,就像用手抓龨一只活蹦乱跳的癞蛤蟆。

      它未必会咬你,真咬你也不会痛,可是咬上一口你会䭳恶心很久,拿害着也不会舒服,属쵚性对冲就是这样,生理上的殱抗츢拒。

      忙过以后,重楼终于转过身正视陆仁甲,张口就是一句:“你为何知道这么多?”

      ᅀ就怕你不问。

      ⍚ 陆仁甲微微一笑,心说终于到了我的节奏。

      正准备再编造一套ᣙ说辞来应付,心头一动,说出口的却是:“我来自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我以某种方式见证过这个世界部分生灵的命运轨迹,后来在一个名叫主神的存在控制下,我来到这个世界,所以我对你,对飞蓬,对这天地大势都了解一二。”

      魔剑被重楼拎在手里,设定上这东西没有剑灵认可应该有千斤沉,重楼面不改色,挽了几个剑花,看得陆仁甲心直抽抽。

      对于他的㶡回答忿,重楼似擄乎并不是很关心,只是用嘲弄的语气폠问:“那你想必也知道,魔尊不是好说话的人,又如何敢来找上我?凭你身上的魔族王血?凭你知道飞곾蓬的转世?凭你天外来客的身份?”

      陆仁甲笑了,笑得十分畅快。笑过,他指着自己的鼻子몱,一字一句地说道:“凭我未来一句话,⚚让魔尊欠了我一个人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