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发现真实有色世界

      郊外一处无人问津的地下空间,刀锋和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吸血鬼正在战斗,又或者说单方面的碾压。

      吸血鬼只凭人数优势实在难以对刀锋战士的造成致命的伤害,窄长的通道反而成为他反杀的掩体。

      ᆴ稍不留神,刀锋上手的飞镖,就会干掉不止一个对手。

      “啊Ꝥ~”一名吸血鬼脖子被飞镖洞穿,手上的步㙺枪自然摔落掉在地上。

      뎻 他的惨叫一声,两只手捂住脖子,身体陡然化作一团火炬,霎时间照亮了墙壁,然后变成一团人形的灰烬。

      “在这里。”

      其他吸血鬼发现了刀锋,枪口顿时瞄准,枪管开出炽热的火花,子弹四溅⋠。

      刀锋接过盘旋回来的飞镖,整个人扭头就走,开出来子弹除了打中拐角的墙壁的䈳之外,什么也没能留下。

       ඕ人消失了。

      子弹镶嵌的砖ⴕ缝里,尘土时不时的往下落,地下世界的灰色阴影覆盖在地面上。

      吸血ℬ鬼战士露出狐疑的表情,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又㳥仔细᠟观察四周围,大面积镂空的墙壁上没乡有看见丝毫옕人影。

      躲起来了腌,还是离开ד了。

      吸血鬼豓战士面露紧张,防护面具下面的牙齿已经被自己咬得ᾣ死死的,原本就通红的双眼更是瞪大了几分。

      究竟会在哪里,他们心中猜想,行动上尽量使自己能够关注到周围的一切动静。

      “还在干什么,快给我杀了刀锋。”躲在后面的昆恩看到吸血鬼战斗居然磨磨蹭蹭地不肯上前,顿时心中大怒地说道,他还等着拿刀锋的人头去邀功,띤顺便给自己的报仇呢。

      要说这昆恩也真是人傻福多,连续Ԋ几次都从刀锋手底下逃生。

      虽然每次돷都少不了丢下几个零部件,但活着毕竟是活着,只要忠心耿약耿的昆恩存活,弗农还是会倚重于他的。

      他和刀锋仇怨主要是从一个星期前开始的。

      在鲁苏离开刀锋之后,除了从温斯特那里蘠带走了一批武器,他还将自己之前在哈鬼族群购买的冥族项链留给了붋刀锋。

      然而刀锋不愧为刀锋,从鲁苏犰那里接过项链的他立刻意识到,这个项链上虽然没有掺和贵重金属Ꟙ,但是做工非ꗥ常쳠考페究,花纹细节比较复杂,根本不像一般的小店的可以做出来的,于是以此为根据,追查了起来。

      这一查,就引起了大麻烦。

      因为持有这种项链的冥族和制作这种冥器的人基本上都是为上层血族芙拉服务的冥族,而吸血鬼芙拉则是目前纽约的大部分吸血鬼的头头弗农的核心手下兼情人。

      芙拉只为弗农服务,自己很少发展冥族。

      所以持有她项链的无一不是精英。

      一般的冥纷族比起来,这些冥族精英和很少做脏活,했身份也比较隐蔽,但基本萛上都知道不少上层的秘密,甚至包括寄他们的秘密基地所在的位置。

      所以刀锋一路杀人一路追查,最后甚至和温斯特直接突袭了弗农的奔老巢。

      䫱 他们的突袭是白天进行的,吸血鬼不能、也难以反抗。

      在下午2小时48分,即使是鲁苏也能看ㄺ到在纽约地标中心쯷的巨大建筑的中层,突然发生了巨大的爆炸,炽热的火焰卷席着玻璃和人员的惨叫直奔天际,猛烈的爆炸声让全城基本上都睭能听得见。

      剧情被改变了,吸血鬼被打蒙了。

      高层血族中大部分人员惨死,就连弗农෇也是由无数吸血鬼的掩护下离开了。

      芙拉作为吸血鬼的核心干部,主动留下来断后,最后ꖙ却在激烈的打斗中被一枪爆头,刀锋和温斯特战果盎然,基本上把吸血鬼新势力的老底掏走了一大部分。

      鲁苏回想起刀锋曾经说过,要将弗农大卸八块的话语,心里觉得,这次弗农即使没死,恐怕也差不多了。

      但也正因为如此,稍稍缓和过来的弗农面对纯种吸血鬼长老们的冷嘲热㸀讽,把心一横颊的他,干脆直接绑架了他们,恩威并施的同时,也在利用自己ᅨ一芦直以来的恐怖威名,把所有吸血鬼们暂时拧成一块。

      明面上,他组建了强大的吸痆血鬼的战士,并且装备㛬重火力,追踪刀锋战士的踪迹,并且放出话了来,三天之内,要刀锋的人头挂在纽约城最高的旗杆上。

      暗地里,鶿弗农却抓紧了对死亡之书的翻译,希望用血神仪式打败刀锋,彻底掌控血族。

      瞌 耰 这两个方案无论哪个成功率都不高。

      用生重쨱火力装备吸血鬼,以前又不是没有血族长老尝试过,不仅容易引起人类政府的猜忌,而且如果刀锋这么容易杀死,那么他就不会活到现在了⦆。

      而血神仪式,在大部分人看来都是一个传说。

      敧但问题是,弗农已经走头无路了,手下的吸血B鬼差一点被䬁打得分崩离析,如果蟯不是以往的威望还在,现在恐怕就已经失去了权利。

      所以弗农必须要用胜利来重新驾驭手下馉,更何况他还有杀手锏没用҅。

      说个题外话,正因为全纽约吸血鬼的所有的目芣光都在刀锋的身上,鲁苏这才敢化作吸血鬼猎人去猎杀单独的吸閔血鬼,否则如果弗农把重火力渚对准鲁苏,他也没䲂有信心能够在团团围剿下活下去。

      㬾 “快깎点给我杀死他!”

      䳼 除了在幽深的空间里产生了大大小小的回声,昆恩蠒狂躁地大叫没有让吸血鬼战士们㈯服从。

      他们本来就是血族长老的手下,不用听从他的命令。看到自己的䀎命令没有人理睬,昆恩气得踢了几下沙土。

      突然,暐枪口的火焰闪耀。

      楨 퍦 吸血鬼战士正缓慢地前进,他们背后的掩体里突然窜出了一个黑色壮汉,他举着改装后的手枪,极为迅速地瞄着他们的后背开火。

      砰!砰!

      两位吸血鬼战士只感觉葙身体一阵剧痛,然后火热就蔓延开来,勉强用最后的力气奋力往后看去。

      这时的刀锋已经离开了原地,吸血鬼战士看了最后一眼便摔倒在地,死神在前方等待着他们。

      如果不是昆恩过㖐于狂躁的话,说不定还来得及提醒一下他们。

      二楼的通道口,刀锋看着下面的昆恩,冷冷的目光从墨膎镜下面鈆传递出来驞,挥手在脖子这儿做了个杀戮的动作,等死吧。

      这让昆恩感觉到后背一凉,前几天刀锋大破老巢的情况还历历在目,本能的咽了咽口水,转身向后奔去。

      他算是不死到临头不觉得害怕的典范,此时昆恩脚下生风,打从心底觉得自己少生了两条腿。

      瞨来不及减速㱙,昆茰恩撞墙后踉跄地退去,出口㏸电梯就在附近。

      刀锋直接从二楼跳下来,黑色的风衣像是蝙蝠一样翱翔展开。

      十几米的高度对他来说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双腿微微蹲下,然后便向前追赶了下去疯。

      强壮的躯体此时竟然如同猎豹一样,如果要单论速度쭔,刀锋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仅仅比常人快了两厏倍而已,数十米之内ᝪ难以加速,不一定能够跑得过吸血鬼。

      但是他力量强大,鿲格斗经验丰富,是世界上为数不多能够㙉充分利用自己强大的身体能力的男人。

      昆恩焦急Ṷ地快速摁着电梯按钮,熊一般的大块头此刻却和像是老鼠一样胆小地颤抖,黄褐色的披头散发的样子在空气同不断震荡,看起来还没有哈利波特里面巫师使用的扫把整齐。

      ꪼ 攥刷~

      伴随着剧烈的气流,一根弩箭飞过来,穿过他的右手,露出半児个箭炃头。

      他惨叫着摔倒在地上,这个大块头嚎叫起来的声音还是有点뺍料的,深红色的凝状鲜血从箭柄边上溢出,弩箭杮里面不含银,所以昆恩侥幸保留住了自己軠的嶟右手。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ઔ后面跟上来的刀锋摇摇头⠔,两只手抓着他举起来,然后又重重地摔落在地髑面,沙包般的拳头如同雨点一样落在了昆恩的胸口。

      猛地向上一跃,肘击自天而落,只听得清脆几声,肋塦骨断了不少,有几个更是插入了肺部。

      但是这对吸血鬼来἟说并不算太重的伤害,即使已经吐了不少血,昆恩还是照样呼吸,让人不禁感叹血族的生命力顽强。

      刀锋重新把他抓起来,从背后把䥱他拿着一根弩箭将其钉在了墙壁쟟上,他看到面前的吸血鬼的凄惨样子,坚毅的脸上鵠居然露出的微笑,只是这个微笑在普通人看起来都是十分的古怪的存在。

      “昆恩,我杀你已经杀得我自己都烦了,这次我想换一个花招,不知道你被火烧成焦炭,还会不会复活。厨”

      昆恩已经失去了理智,只是低声不停嬣地说道:“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刀锋在昆恩的脚下放了个燃烧弹,然后后退几步,只確见霎时间一团足足有一人高火焰蹿了出来,像是具有生命力般的⋫,俄沿着昆恩的身体将其彻底包裹住。

      “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焦黑色十的躯体拼命⁹挣扎,还没等刀锋欣赏几分钟,他便听到了警察从外面闯进来的声音,冷笑了几声,一刀结果了昆恩的性命,然后离开了这里。

      当警察赶到现场的时候,昆恩已经连渣都不剩了,看着哘眼前的一堆灰,警察局局长无奈地对身边的心腹说道:“现场没有幸存者䃯,把这个意外告诉弗农大人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