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莉亚昆达

      읗春天早已经捘到来,前几日的时候,即使已经立春,还不甚让人在意;当枝头的嫩芽萌㘂出,人们끾才感叹一声,春天真的来了。元宵节后,韩松林载着韩꒰婷一起来到了福ꂷ乐酒业;带着小家伙过来,是想要她感受下酒厂的气氛。

      不是说,很多的企业家都会在孩子小的时候带着他们一起去办公嘛。

      一个在员娹工心中确立起继承人的意思,当然最为主要的一点,培养孩子。

      “爸爸,韩泽真的在这边啊?”韩婷牵着韩松林的手,蹦蹦跳跳的问道。

      뚌韩松林:“在这边菚的,等下我们过去找他!”

      福乐酒业开工之后,韩松青带着韩泽就一起过䎙来了。

      挭 等到ꁟ三月份上幼儿园的时候,在送回去。

      “梅姨嬢!”韩婷叫喊了一声,然后挣脱韩松林的手就向着柳小梅跑去。

      手上正拿着文件的柳小梅一下子有些懵神,댚韩婷小祖宗怎么过来了。

      ឿ“婷儿,新年好啊!”

      韩婷闻言,正儿八经的道:“梅姨嬢新年好,祝您新年发大财,嗯,找到男朋友!”辻

      韩松林忍不住轻咳了一声,这差点给自己ࠝ整岔鋀气了。

      柳小梅也有些无语凝噎,自己居然被小孩子给催婚了!

      真的,感觉好伤。

      韩松膕林揉了下韩婷的脑袋,向柳小梅道:“征地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

      过年之雹前,韩松林就想要征地,然后尽快的进行开工。

      可考虑到春节的原因,没有施行。

      说到工作,柳小梅将刚刚的那点小情绪给抛开;恋饲爱,那有工作来得令人愉快。

      我喜欢䩅工作,不喜欢谈恋ᔱ爱!

      “已经和镇上的人对占地范围内的居民房屋面积进行了测量,也统计完毕区域内的坟头数量。”붞

      见柳小梅欲言又止的模样,韩松林心里面俁不由一紧,这不会⢆遇到了钉ଣ子户吧?

      搞强拆?

      现在强拆什么的,太正常不过,膰甚至根本就没有人管。

      可韩松林觉得,这땇样子毕竟不太好。

      要真的在强拆荠过程当中出现了什么事情,反而麻烦得很。

      “有什么话,就閫直说!”

      睴 柳小梅小心看了眼韩松林:“统计的时候发现,有十几家人新建了房子,扩大了房屋面积。”

      䫷韩松林往前走动的脚步一顿,苦笑娂的摇了下头;原因是什么,他自然清楚地很。

      为了多拿拆迁款,这紧急建房的,种树的,在户口上面加人的,反正各种手段都少不了。

      贇䴸 福᱘乐酒业要占地的事情떸,已经算不得什么秘密。

      “没事,按⢉照之前商议好的␅补偿方Ვ案走얞就찰是。쯛”

      韩松林有些无奈,这之前的补偿方案有问题,不应该按照房屋面积来搞。

      而应该按人头来分配。

      一个人就补一套房,然后直接修建上一片安置房小区就好。

      훴 䌗可以修在镇上,也忱可以修建在县城。

      饂这也是为了华国城市化做贡献。

      ꝰ至于说失地农民在城市之中如何生活,这点并不用太担心。

      现在⋁的华国,只要有一把子力气,赚钱生活还是可以的。 ⵋ 跇 柳小梅:“韩董,还有一件事數情!”

      “你说!”얔韩松林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面,目光看向办公桌上的一盆绿植。

      是へ仙人掌。

      现љ在뉅人们玩的绿植还没有那么的高级,很多都仙人镹掌쒳,滁仙人球之类的。

      对了,还有芦荟。

      “征地之后,失地的农民很多都将会没有住处࠘。”

      묐 쎃 “所以呢?”

      既然问题提出来了,那就得要给一个解决办法才行。

      柳小梅:“正好我们的嵐宿ꮼ舍楼已经쟛修建好,所以看,是不是둘先将他们给安置到宿舍楼,等到安置房修建好之后,让他们再搬过去。嘧”

      安置房的修建,大概就八九月份的时候就能够好。

      安置房准备修建五层楼,修建的速度上面,自然没得说。

      三天一层的话,有点夸张了。

      觧可十天半个月一层,五个月时间封顶,还是能够办到的鷨。

      韩松林:“宿舍楼装修了?”

      “只是进行了简单的粉刷墙面。”

      宿舍楼自然不可能像是家里面那样子给装修得多好。

      钌 这也显然不现实。

      地ൢ板是用水泥抹蹁的,也就厕所里面做了防水,贴了瓷砖。

      吊顶什么的,那自棗然没쿹有,管道什么的都露璠着呢。

      괹 楼上冲水的时候늶,反正楼下听得清清楚楚。

      “统计过,厂里į面的工人,有多少人住宿舍楼吗?”

      ﵯ柳小梅张了张嘴:“这个,还没有统计!”

      看了眼柳小梅,韩松林也没有说要批评她的意思。

      对于有的人来讲,工作失误了ⶴ,你不批评他比批评了他,更加的令他难受。 铹

      这个世界上,褒能够做到完全没心没肺ᘅ的人,还是太少。

      ꫎ “失地农民之中,有多少人在厂里面上班?”

      柳小梅这个知道的:“有三十六人!”

      ꛏ 韩松林点了点头,这人数上面还挺多:“之前的时候,答应了县里,这得要尽量解决下他们的工作,看能不能在招进厂一些人。”

      柳小梅:“新厂建起来之后,也是需要工人,另外,建新厂,也需要建筑工人,要不要先让他们到工地上面做活碌。”

      韩椃松林诧异的看了眼柳小梅,这还真的物尽其用。

      “行,最主要的是,得要让他们有所收入就好。”

      没有收入,让他们闲着,对社会来说,也是不安定因素。

      뾭柳小梅自然懂这些,笑着答应了。

      又是䮷说了下厂里面的其他情况之后,柳小梅就去忙活自己㪄的事情了。

      韩松林带着韩쑠婷去找韩᷻泽,裟韩婷正在食堂的悙台阶上和几个小孩子一起玩呢。

      福乐酒业并不禁止说工人带着自己孩子到厂里面来,只⳽要不耽搁生产就行。

      实话,酒厂里面的生产,不像是工厂上面的流水线,这里在时间安排上面比较自由。

      ⳙ 量不是说就得要坐在工位上面,不停的做着同一件事情,连聊天沫都不可以。析

      做上一阵,还能够说坐下聊下天什么的,都可以的。듴

      韩泽见到韩婷,很是惊৊喜: “婷砯姐姐!”

      韩婷蹲下身子,看韩泽他们到底在玩什么。

      然后就看到了蚂蚁。

      一群蚂蚁,正在搬运饭粒。

      韩松林嘴角扯动了一下,一群小孩子得要有多无聊,居然盯着蚂蚁看。乾

      好吧,也不能够嫌弃他们,所以谁小时候不这样子过来的。

      看着蚂蚁搬东西,能够看一下午。

      ഁ进到新建的食堂,此时食堂自然已经投入使用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