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教学子豪25

      众人继续带着幼儿赶路,辋气氛略有沉闷。

      游坦之问道:“你们有谁知道使竹竿和使板斧的高手是谁么ᝳ?那叶෢二娘和岳老三功夫不错,想必那穷凶极恶云中鹤也㈨不好惹,能追杀他的,想必也是高手。”

      木婉清和钟灵具是摇头。

      段誉倒是想起来什倗么悃,却又不太好说,最后咬咬牙说:“我爹爹有四个护卫幂,其中两个就是使竹竿和板斧的。”ຊ

      阿紫奇道:“你爹爹还有护卫?!那定不是一般人了?!说说,你家是干什么的?”

      段誉挠挠头说:“我也不瞒你们,我爹爹是大理镇南王段正淳。”

      众人很是惊讶,阿紫Y说:“那可算是大人物,那你还是王子了?”

      段誉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众人紧赶几步,쟩找到了当地的里正,孩子父母就在附近村落,倒也不算太远。

      䦆 推辞了里正的宴请,继续向大理城进发。

      八人也不骑马,只是安步当车,顺便练习轻功步法。

      㧝 ⷘ 段誉看的多了,也终是发现不妥:“怎的我的步法和你们的步法如此一样?”

      几人对视,大笑。游坦之说:“我以听阿朱阿紫说了,空你练的功法,应该是我师父留下的,看纸张应冓该有十多闎年了。虽不⽇知师父用意,但你应该算是廗我传剑一脉的弟子了。”

      段誉道:“这怎会,我⼞、我,我家有家传的功夫,不好入你们传剑山庄吧?”

      众人大笑,阿碧说:“这倒是无碍,语嫣的表哥也是家学쯎渊源,不一样入了传剑山庄?”

      “对了,一直没问。”段誉뒩看着王语嫣道:“为何你们年纪相仿,王姑娘却是你们师侄呢?”

      阿朱道:“语嫣的娘亲和他表哥的父亲都是和我们一个辈分的혯,所以他们只能是降了一辈。”说着,自己也不$禁笑了。

      段誉也是无语,再看向王语嫣,发现她有쬳些沉默。回想了一下,拉了一下游坦之小声道:“我看这几日王姑娘似乎神思不属,是不是那天和岳老三……,受了惊吓。”

      游坦之看了王语嫣一眼,恍然笑道:“无妨,我传剑一脉有修炼心灵的方法,语嫣只是在观想心法,过几日就㋋没事了。对了,我记得你好像没有学过吧?回头我请示师父,应该也可以传你的。”

      段誉有些奇怪:“修炼心灵?那Ť是什么?我家只有指法和剑法,再就是天龙寺里的老祖修的佛法了。”

      游坦之边走边说:“那是一门观想法,是我师父创的,算是我们这一脉的核心功法之一。要满十五岁才能修炼,唤作大日镇魂诀。”

      段誉恍然:“之前我被迷魂,是阿朱姑娘用阴法玉音救得我。是不是就是大憟日镇魂诀里的。”

      ……

      几个人边聊边走,也不觉辛苦嚐,一路谈文论武,演练轻功步法。就连木婉清和钟灵都뎞受益良多。

      这一日,走到一处小镇ᤜ,众人于一小店吃饭。 ꢅ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门外忽然传来念稡书声。

      “朱四哥!”段誉惊喜헃叫道。

      门外走进一位书生:“拜见公子爷。”

      段誉连忙站起,拉着书生向各人介绍。

      众人坐下,朱丹臣道:“公子爷,我们四兄弟奉命来接公子爷回去。公子爷,你也忒煞大䔶胆,孤身闯荡江湖。我们寻到马五德家中,又赶到无量山,这几日可叫大⺂伙儿担心得够了。”

      ᵛ 段誉连忙道歉:“我也吃了不砡少苦头。伯父和爹爹大发脾气了,是不⮥是?”

      朱丹臣道:“那自然很不高兴了。不过我们出来之时,两位爷台的脾气已发过了,这几日定然挂念得紧。后来善阐侯得知四大恶人同来大理,生怕公子爷撞濍上了他们,亲自赶了出来。”

      段誉道:“高叔叔也来寻我了么?这如何过意得㇙去?他在哪鈨里?”

      “刚刚西边传讯,发现四大恶럎人的踪迹,侯爷前去追查了。”朱丹臣边说,边看向游坦之众人:“诸位即使公子友人,可㿮一同前往府上盘桓。”心想:公子这次离家,居然遇得如此쾹多的貌美餇姑娘,也不知公子中意哪个,不如全请回去。

      “好呀好呀!”钟灵在一旁笑道:“段大哥本就邀请我们去家里玩的。”说着转头对段誉:“段⯙大哥,你家里有什么好玩的吗?”

      段誉对这个一起冒险的小妹妹最是亲近,当下笑道:“我家里倒没什么玩的,只是有很多山茶花,可大理城有很多好玩的呀!”

      几人正说着,门外走进个又高又瘦的人来,一坐下,便伸掌在桌上一拍,叫道:“打两角酒,切两斤熟牛肉,快,快!”

      众人也没留意,倒是那汉子转头看到这一群莺莺燕燕,直了眼睛ᰏ:“哈!这么多小霒娘子,上天对我云中鹤不薄呀!觾”

      在座众人一齐看向了他,居然全无惧色。那紫衣少女更是一边双턫手分握两边剑柄,一边说:“这䶕个留给턌我,打不양过叶二娘,我还就不信打不过这个老四。”

      云中鹤立时知道撞了铁板,肩不摇,腿不动,径直翻到街上。

      一转뵌身,本来无人的街上被六个人围了个结实。(游坦巚之,阿朱,阿紫,阿碧,王语嫣,段誉……)

      朱丹臣又惊又喜,没想到多丐日不见,公子爷居然练成了上乘武功,且ꎑ周围几人的轻功路鑃数和公子相似,显是同门关系,忙喊道:“公子小心,这云中鹤탠轻功高绝,专会采花贼柳,万不可让其逃脱。”

      캭 “朱四哥放心,烦请照顾钟姑娘她们。”段誉虽然只有轻功步法和部分纳川凝海诀,但连日来的练习和讨论,自付虽是不敌,阻一阻还˧是可以。再听说了䶠云中鹤的恶行,更是决心留下这恶人。

      云中鹤擎出两只钢爪,左右观瞧,当先被注意的便是游坦之,一柄重剑斜指地面。左边是一身绿衣的阿碧,手੬中一根绿竹,却是竹中第藏浫剑。右边㯰则是阿朱和阿紫,一个手持柔ﲡ云剑,一个双持双笙剑虎视眈眈。身后的王语嫣,尺牍剑遥指周身大ઊ穴,如尺量笔画,分毫不错。一旁的段誉空着双手,摆出从剑指,却是依着纳川凝海诀的穴位说明指着云中鹤的双腿诸穴。

      云中鹤额头见汗,在场诸人气度俨然,锋刃无双,便是那空手的小子,旁的不说,ꖆ轻功便是不错鬁。可若要逃出,怕只能껋从他那突破。

      下定决心,当下一爪护后心,一爪当头砸向提着绿竹剑的阿碧。

      仓啷一媅声ೱ,绿竹剑出鞘,也不回护,直刺云中鹤面门。

      云中鹤正奇怪没人援护这女子,呼感面门刺痛,正要以钢爪格覚挡,突然见一绿色竹杖点在钢爪上。却原来是阿碧用剑鞘打偏了钢爪。

      云中鹤一个错身潟,后手钢爪带向阿碧小腹。

      阿碧暗啐一声,撤剑一点,죄挡下这一抓。 ꉥ

      飾 云中鹤鏼摆开蛇鹤八打,连消带打。阿碧也不示弱̪,一招八面来风无孔不入的袭向云中鹤周身。

      云中鹤想不到这少女졖剑法如此精妙,如是平时,倒可훢以周旋取胜,只是现在敌众我寡,只得一狠心甄,放开一处不ㅲ打픝紧的防御,受了一剑,直向——游坦之射去。

      游坦之也不含糊,一剑横劈而去。Ⓢ

      ⥮云中鹤等的就是此时,鿵双壂爪交叉,挡住쓁这一剑时收功撤步,拼着受伤,借势飞到段誉身前。

      ﱕ段誉见他飞₸来,下퀵意识点向云中鹤的环跳穴。

      云中鹤双膛爪向下一格,左爪一带,右爪抵向段誉咽喉。

      段誉ਹ先后撤一步,又欺上来,打算点云中鹤的檀中穴,却被一爪敲在腿弯。

      段誉干脆不٪顾形象的抱住云中鹤大腿,喊到:“快拿下这个恶人。”

      云中鹤被他一抱,本想一爪砸开段誉的脑壳。却被王语嫣牵制住。只好运劲希望震开段誉。不期然,段誉抱的位置是委阳、合阳两穴,这内力一出,콡直传入段ᓀ誉胸前气海。段誉喉头一甜,想起自己的功法里正有化解敌人内力入体的法门,当即运起法门。

      襴 云中鹤只感攻入段誉体内的内力如⯻泥牛入海,半点不存,一时吓得忘了停下内力,张口ሧ直呼:“化、化、化、化功大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