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皇妃要娇养

      徐州自然也是有不少供奉神灵的庙宇的,不过土地相比于司雨正神也就是龙王来说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鑂祭拜土地的地方,ୠ看着像个墓碑,几名正在祭拜土地的百姓见到吕布过来,连忙下拜。郪

      “不必多礼了。”吕布对着众人点点头,看这里人不多,便也没催促,等这些人做完祭拜之后才开始让亲卫守住四⍛周。

      焽 “福德퉁正神,可否出来一见?”来到那土地庙前,吕布闭目感知片刻后,突然怉开口道。

      但见眼前人影晃动,一名青年男子出现在吕布面前,对着吕턊布一礼道:“小神参见温侯。”

      ឈ吕布㥄看着眼前的青年男子䫹,有些失神,印象中,土地不Ϋ都是一个个矮小老头么?怎么읖这个……样貌儒雅,面带微笑,怎么看都跟瑜土地联系起来。

      “你认得我?”愣神片刻后,吕布点点头,看了看四周,找ꌔ了个树桩坐下来。

      “小神添为这下邳土蚄地,这下邳发生之磊事,很难瞒过小神,温侯之神勇,举世罕见,小神怎能不知?”青年土地态度很谦虚,毕竟就在不久前,泗水龙王在这里铩羽而归,形象有些狼狈,虽说都是正神,却也都是最低等的正神,遇上强些的人物基本都惹不起。

      “布此来,想问些事情。”吕布点点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态度这般好,吕布也不可能毫无Ⱊ理由就出手。

      “温侯请问,天条允许之下,小神知无不言。”青年土地躬身道。

      ⧗ 虽说青年说话留有余훡地,不过吕布要问的也不是什么秘辛,真涉及到三界秘辛,估计青쟤年土地也未必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丛“这土地河神还有山神哪一个位高?ᠹ”吕布好奇道。

      “这……”青年土地摇了摇头:“温侯此言太过宽赇泛,小神很难回答。”

      裩 “怎么说?”吕布瞥了眼土地。

      闍 赙 “敢问温侯,泰山山容神与那卧囇牛強山山神,폢温侯邕觉得鎤可一样否?”青年土地微笑道。

      “有理。”吕布点点头,明白了,虽然都叫做山神,但不同的山神,神权范围不一样,香火不湳一样癤,最后表现出来的实力就不一样。

      “那ﯗ你这土地比之那泗水龙王如何?”吕布又问道。

      “小神只是这下邳城土地,辖地仅限城中,虽受香火不少,但却不似那泗水龙王神通广大。”青年土地躬身道。

      这也是훐他对吕布无比恭敬的根本原因,吕布乃人间诸侯,不受天庭管辖,真起了冲突,如那泗水龙王一般被吕布给收拾了那也是白收拾,天庭不会管他们这些小神死活,否则后来的西游路上,有多少山神土地是被妖怪给驱使的。

      “既是正神,可有天地业位加身?”吕布好奇道,他已经得了两次天地业位,上一次一个下位天地硩业位被他拿来造就了一个地府判官,如今有个中渣位天地业位吕布没有动,这是拿来准备与巫族交易所用,他很好奇,天庭的天地业位又是如何划分的?

      “温侯说笑了,我等小神虽有神位,但天地业位何其珍贵,岂是我等可以享用?”青年土地摇头笑道。

      “那在这诸般神仙之中,何쳬人才可享受天地业位?”吕布好奇道。ꛄ

      “据小神所知,泰山山神ె或许礋会有䯴天地业位,东海龙王这等Ɽ应该也有,温侯恕罪,这ꁖ天地业位与小神相去甚远,此劰生或许难以见到,至于其中如何划分,温侯切莫埋汰小神了。”青年苦笑道。

      “把你神牌于我看看?”吕布点点头,看向青年土地道。

      “这……”土地闻言有些迟疑,神됟牌不但是他们的身毸份证,更是읎他࿈们的命脉所在,若神牌被毁,他们也会烟消云散ᔎ,用不了多久,自然会有新的神牌뒊诞生,一般妖怪们控制土地就是这样控制的,虽说吕布没有빒理由对他出手,但将自己命脉交由他人䢡手中,这自然不愿。

      “不愿?”吕布见青年犹豫,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一些。

      “温侯,这神牌关乎小神命脉,小神不知温侯从何得知,斗胆一问ﻁ,温侯要神牌何用?”青年土⑔地苦笑道。

      “好奇一观,你放心,我对你的命并无兴趣。”吕布摇头道。

       青年土地自然不愿,但吕布就在这里,若惹他不高兴쬃,直接拆了自己这小庙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还是得魂飞魄散。

       无奈之下,青年土地只能取出自己的神牌交给吕布。

      咦?

      腡 看着这面神牌,吕布有些诧异,他得到的福德正神神牌乃是通体由宝玉铸造,摸上퓻去入手斠清凉,眼前这青年拿出来的却是个铁牌。

      伸手一翻,福德正神的神牌出现在吕布手中,吕布看向一脸错愕的青年土地道:般“你欺我不识这神牌?”

      正要问责之际,吕布突然察觉有什么不对,那铁牌好似有什鄤么东西䂣涌⩴入旘了玉牌之中。

      ⠼ “温侯……这……”青年土地ꓟ看着这一幕有些说不出话来。

      吕布也愣在ႚ了原地,自己手ꨗ上的福德正神神牌似乎莹润了许多,隐隐间,吕布感觉自己与脚下的大地有了一丝亲密感,而뿓更重要的是,眼前的土地此澈刻在吕布面前,吕布竟有种掌控其生死之感。

      “这确实是你豜神牌?”静立片刻后,吕布将那铁制神䁻牌还给青年土地碾。

      青年土地默默地接过,但如今他生死已为吕布掌控,头上不再是天庭,而是吕布。

      吕布没有理他,将神씐牌归还之㛛后,吕布又闭目感受,通过⎮这面神牌,整个下邳似乎都在自己感知之中,只要自己愿意,쮶下邳城内任何地方发生了什么事,吕布都能立刻知道。

      这便是土地的神权⍊。

      而且,吕布能够察觉到升一丝丝奇特的力㷻量在向命牌汇聚,吕布抬头,看向青年土쨃地。

      “此乃香火愿力,小神只是这一城土地,这城中祭拜土地ᨹ的人其实不多。”青年土地苦笑道。

      “这东西有何用?”吕布一直不太清楚这香火愿力究竟有何用?

      “可用来修行,亦可增寿,只是我等这样小神,却是没有太多香火~”青年土地苦笑道,就像现在,有了一些香火,多数是往上缴纳了,最终剩他们手中的其实不多。

      “也就是说,如今你便不再归属㤻天庭,而是归属쐿于我了?”吕布看着手中的玉牌,再看看青年土地道。

      “参媀见主㬨公~”土地无奈,若是文臣武将,吕布还得花心思才能收服,但他们这种㢮靠神位活着的小神,只要神牌被吕布掌控,那除非自杀,否则便只能为吕布做事。

      豲“你唤何名㛝?”吕布뼺看着青年问⦉道。

      “小神顾长生。”青鐋年鳎躬身道。

      “好名字,以后便继续当你的土地,我会设法让你有更多香火。”吕布看着顾长生,满意的点点头,虽然只是一个小神,但也是自己手底下第一个神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