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AV日韩AV 欧美在线观看

      “啊!” 矒

      头发被突然的拽扯,白人女青年都还没反应过来,죕脑袋闊突然被一股巨力ᜠ朝着侧边拉去,身体重重的摔倒在铁板上,紧接着她就感觉到头皮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在也控制不住的惨叫出声。

      “救救ⵧ我!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中年呧妇女悬挂在半空中,手里面死死的抓着白人女青年的头发,脸上写满了恐惧,嘴里大喊向着上面的人求救!

      可人的头发哪里能承受得了一个成人的重量,刚才中年妇女猛的坠落下去的力道,直接就将女青年的头皮给扯下来了一大块,顿时伤口处就是鲜血淋漓的,让人看起来直欲呕吐。

      并且随着中年妇女还在不断挣扎,头皮的伤口也被越扯的越大,女青年的惨叫声也愈发䈴的쁾凄厉,连带着身体也逐渐的被拽下去。

      头上的疼痛让白人女青年险些晕厥过去,可她也不想就这样死去,特别还是这种被别人拖累的끊死法,她面色狰狞的冲着拽着自己头发的뙭中年妇女吼道:

      “啊——!死老太婆,你TM给我松手!!!”

      “砰!砰!砰!”

      说完,她也根本⃹没想着对方能够回答,直鼂接就掏出了手枪,朝着中年妇女疯狂的开枪射击。

      虽然白人女青年只是胡乱开枪,可架不住目标体积太大,一枚子弹直接就击中了对方的肩膀。

      中年妇女惨叫一声,吃痛的松开了抓住头发的手,身子整个㌞就坠落了下去。

      而那名女青年也因为突然松开的力道,加上她半Ꮁ个身子都已经悬在外面,还有一只手拿着手枪,没有及时的抓住东西稳定住自己,也连带的掉了下去。

      最要命是她在倾斜掉下去的时候,慌忙间勾住了她身后的一名男子的脚,破㸆坏了对方本来已经快要稳住的身形,也被连带着一起掉了下去。

      “啊——!”

      “咚!咚!咚!”

      坠落下去的三人,嘴里发出恐惧和不甘的惨ศ叫声,回荡⫴在整个街道上,随后就是三声物体从高重重落地的声音响起,下面的感染者顿时又是一阵띥的骚动。

      刚才发生的事情看似复杂,可却发生在一分钟之内,七个人里就有四个人公通道上面掉了下去,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杵在原地,喉间滚动,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

      等怪ﶟ风停止,通道也渐渐平稳下来的꫕时候,还在上面的那三个人身体都在不断的颤抖,全扌都已经直不起身子了。

      簛 看着他们脸ጟ上那仓皇无助的表情,还是有几名胆大的士兵,冒险冲上前将他们扶了起来,带到了会썒议室里面,不然怕是他们会一直趴在那里,动都不敢动。Å

      有了这场意㛤外的发鰧生,还未走上通道的一小撮幸存者,也因为见到了刚才那惨烈的一幕,立即打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再也不没有人敢掉以轻心。

      “我去!这是什么鬼!”

      当最后一名幸存者抵达写字楼的时候,人群㜅中不知道是谁,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叹,说道:“你们看那里!” 邈

      ꩯ 闻听此言,众人朝着刚才䚬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瘦弱的青年脸贴在೺外墙的玻璃上,眼睛不眨着注视着外面,嘴里发出夹杂着迷茫和恐惧的惊叹。

      刚才所有人的注意力全在通道上面,根本没有多少人关注其他的地方,此时顺着瘦弱男子的目光朝着外面看去,一个个全都惊在了当场。

      如果说刚才他们穿行过的,是没有人烟的城市,那ڽ么他们眼前所看到,就是被㺛炮弹所摧毁的战场,无数的房屋民눊宅被炸的残缺不全,原本平坦的街道被炸的片片龟裂,形成一个个高矮不一的小山峰和低阕洼,埋藏在地底下的管道统统被破坏,水流如同瀑布般喷涌而出,将在它附近的被人为形成넖的凹坑变成篺了一욖处处小水泊,但现捾在已经被极低的气温给冻眕成冰。 

      整片废墟㎲绵延六、七公里,数不清的感染者在废墟当中游荡,헩不过只有特홳别的几处聚集了大群的感染者,其余地方的感染者都只是零零散散的,在往废栽墟里面有着一圈搭建起来的隔离滀栏,在隔离栏了外面躺着堆成山的感染者尸体,而在隔离区里面则站着士兵在警戒着四周的情况。

      在士兵们后面的安全区内,大部分的废墟被清理到了两边,凹坑也没填满,让锥安全内的行了一条平坦的道路,在㾅道路上面停着一片的军用卡车,甚至有眼尖的幸存者还看到了坦克卬的身影,显然这些人应该就是来接应憝他们这些要进入㻕隔离区的幸存者。

      最后则是整片废墟的最中心处,一座高大巍峨,在不到ᾩ一个月内就建ꁏ立起来的隔离区围墙,那里就是他们这些幸存者,这趟旅程将要抵达的终点。

      “行了!我们ⰵ最好不要这里继续在浪费时间,只有越早抵达安全区,我们才껈会越安全。”特蕾西见所有人都一直紧盯着垷外面的,有些不耐的看了眼时间,对着人群说道。

      찇 这下所有人这才回过神来,在士兵们的组织下,从会议室里面出去,前往楼梯通道。

      可能是大部分的感染者,都从建筑外的通道上坠落了ᨌ下去,所以队伍的前行也是一路畅通无阻,ഭ没晆有遇⛼见任何的麻烦。

      当人们抵达到一楼大厅的时候,有十几名士兵就开始为自己的步枪和手枪安装上抑制器,也就是俗称的消音器。ݼ

      消音器并不是真正的消音,它只是将枪械所发出的噪音给压缩到最低,虽然会䥕或多或少影响枪械的精度和威力,但接下来队伍将会穿越탊好几公里的废墟,不可避免的会使用到枪械,而这个枪械配件,就成了对付零散感染者的神器,也是他们能否安全的穿过废墟䝆的关键。

      不过因为之前ﻫ医院的那场事件,大部分的装备都被遗落在了那里,所有整个队伍只有一半的士兵能够装备。

      “啾!啾!”

      子弹滑过枪膛,穿过抑制器,发出一声轻微的脆响,⾐击穿游荡在写字楼门口街道上的感染者的脑袋。

      ⯜ 特蕾西带领着队伍行进在凹凸不平,被白雪覆盖的废墟之上,碰到零散的感染者他们就用枪械解决,碰到无法ʖ前进的崎岖路段他们就选择绕路,实在绕不过去的,就直接搭人梯,让人一个个爬上去。

      刚忓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还是精神抖擞的蕽样子,可随着行进的时间越来越长,路程越来越难走,即便是天寒地冻的,所有人也全ꨠ都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有些人腹内甚至都传出了饥饿的咕噜声,看起来极为的狼狈。俊

      “妈妈,我饿!”

      在队伍前进的过程中,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抬起头看着身边的母亲,拉锌了拉对方的衣袖,可怜巴巴的说道拳。

      熻 那男孩的母亲低了看着儿子那瘦弱的脸蛋,不由自主的在自己的身上摸了摸,希望能找出点吃的东西出来,可不论她如何的上下摸索,她那早已空空如也的口袋,也变둊不出半点食物出来。

      无奈她只能看向周围的人群,用着近乎哀求般的语气开口说道:“你们谁ꖣ有吃的吗?我的孩子已经实在饿的受不了읖了,求求哪位好心人能给点吃的吗?”

      她和儿子已经快五天没有吃饱饭了,自从在医院被冲散之后,她所携带背包就因为逃跑的时候丢失,好不容易到达了军队营地,昨天晚上也只给了一块蕘面包给他们母子两人吃,加上今天这样长途跋涉的走路,他们肚子䀥里的ᤊ那点时候食物早就被消耗的干干净净,她是大人她可以忍受,可他的儿子却再也忍受不了了。

      周围的人群听到这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大部分人都只是冷漠的瞥了他们一眼,随后就是不发一语的向前走,没有任何要出手援旭助的意思。

      只有詵少部分人停下的脚步,同情的看向这对母子,빇有些好心的人甚至还想着拿出一点食物给他们,可᧠还不等他们有动作,就被随行的同伴给阻拦住了。

      特蕾西自然也是看到了这里的情况,可军队里的食物早就已经在昨晚的时候就被分发下去,现在他们身上是一点吃的东西厓都没有了,总不能强迫这些幸存者们,把他们背包里的拿出来吧。

      ٔ 䵤她只框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走上前蹲下身轻声安抚下孩子,告诉他在坚持一下,等一会到地方了就会有好吃的在等着他谇们。

      在特蕾西的软声찐细语下,孩子很快就被安抚住,用力的点了点头,跟着自己的母亲继续一步一步的继续向前䨔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