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无虑中学语文

      被众多青城派弟子所围绕的楚萧,但他脸上丝毫没有慌张的表情,这是对自己的实力极度自信的表现。

      他这次单枪匹马地来救林平之的父母有两个原因:

      其一,测试他目前所拥有的实力在这个江湖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其二,为了让林平之不敢有反叛之心。

      与其自己夸自己一百遍,不如别人夸一遍。

      在山谷中的那些时日,楚萧在NZT-52的加持下,完全理解了《九阳真经》以及《医经》和《毒经》中的内容。

      结合上一个世界中所熟读的那些古人经典,自创出不少功法。

      人体周天无外乎就是阴阳五行之说,将其理解后创出功法对于楚萧来说并不难。

      “这怕是魔道众人,不必讲什么江湖道义!”

      “师弟们随我一起并肩子上!夺了他的功法好去找掌门领赏去!”

      其中一个看似是众弟子中领头人开口说道,三角眼中闪着贪婪而阴毒的光。

      将杂念散去,楚萧认真对待起眼前的局面。一瞬间楚萧动了。

      用念动力推动自己向前星驰电走奔去,抓住一个还未反应过来的青城派弟子,手中运起功力向他的胸膛拍去。

      密集的骨头断裂的脆响声从那弟子的身上发出,被楚萧一掌拍飞了出去。

      身后一名青城派弟子举起长剑大步流星地向楚萧腰间刺去,但楚萧更快!

      指尖运起内功把长剑拨开,接着一把抓住那弟子的手向下一折。

      “啊!!!”那弟子一声惨叫,受不得那断骨之痛,散去了浑身气力。

      紧接着楚萧单手握拳,一拳轰在他的喉咙上。

      因喉骨被打碎而压迫到气管,那弟子只能捂着脖子在缓慢的窒息中死去。

      “他是后天巅峰高手,快跑!”其中一个眼尖的弟子发现了楚萧的功力恐怖,大喊撤退。

      说完之后,那弟子转身就朝庙外跑去....

      半柱香的时间都还没过完,楚萧站在破庙前,周围都是已经气绝的青城派弟子。

      “我是青城派弟子,你不能杀我!”

      最后一个还活着的青城派弟子跌倒在地上。

      双腿乱蹬,企图向后退去。

      他已经被眼前之人的恐怖功力吓得魂不附体,提不起一丝反抗的意识。

      “我问,你答。说对了就放你走。”

      楚萧站在他的面前,俯视着他那张被鼻涕眼泪挂满的脸。

      “林平之的父母,林震南夫妻在哪?”

      “就被绑在庙中的后院柴房中。”青城派弟子在求生欲的支配下立刻回答道。

      “行了,滚吧。”

      青城派弟子立刻站起身来,拔腿就往门外跑。

      “啪!”

      没等他跑出几步,就听见楚萧在他身后打了一个响指。

      紧接着脖颈上传来一股巨力,迫使他的头向身后转去。

      ‘咦,怎么我正往前跑,眼睛却怎能看到后面呢?’

      这是那青城派弟子最后的想法。

      ‘这群喽啰的功力实在是太低了,测不出我的实力是什么样的。’

      扶正自己因战斗而滑落的眼镜内心楚萧想到。

      但好在其中一个弟子说出了一个武林实力境界,还算不亏。

      他目前的实力可以暂定在后天顶峰上。

      但,没有其他的参考标准,后天顶峰这个标准对于楚萧来说太过于模糊。

      思考了片刻,楚萧抬步向庙内走去。

      从破庙中受了重伤的林镇南夫妻带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告诉二人,林平之目前还活的好好的。

      找了两匹青城派拴在墙边的马,把二人扶了上去。

      “多谢楚少侠相救我夫妻二人。”

      林镇南骑在马上向楚萧抱拳说道。

      “小事一桩,这只是一桩与贵公子的交易而已。”

      楚萧随手一摆轻松地说道。接着他骑上另一匹马,双腿轻夹想要驱使马匹向前跑去。

      但马匹不为所动,依然低着头吃着脚下的草。

      一脸黑线的楚萧再使劲一夹,胯下的马反而受惊折腾跳跃起来。

      “楚少侠,马不是这样骑的,先要身子往前倾,双腿发力往后蹬,告诉马往前走。”

      经历过不少风雨的林镇南一眼就看出,楚萧没有丝毫的骑马经验。

      ‘大意了。’

      楚萧内心想到,穿越前没有去学习如何骑马,导致如今出了个糗。

      按照林镇南的教学,楚萧慢慢学会了如何驯服胯下的马匹。

      因林镇南夫妻二人伤得不轻,受不了颠簸,三人就这样慢悠悠地回到了城里。

      先把夫妻二人送回了林府,再将林平之从酒馆中接了出来,让他去林府与父母重逢。

      将三人都安顿下来后,楚萧也暂时住在了林府的厢房中。

      根据《医经》所学知识,楚萧给二人开了几副药,又叫了个郎中给他们处理外伤。

      虽然楚萧的扫描记录里有不少先进的医疗药物。

      但楚萧不想拿出对于这个世界的人,可以说是惊世骇俗的东西。

      就在林平之要去伺候父母时,楚萧突然拿出一本功法秘籍丢给他。

      “拿着,没有实力你帮不了我做事,这算是以后为我做事的报酬。”

      这部功法名叫《三阳功》,是楚萧根据《九阳神经》向下推演出来的弱化版。

      这是楚萧在这个世界中布局的第一颗棋子。

      虽然比不上那些顶级功法。

      但自认绝对能媲美如华山派的《紫霞功》。

      接过秘籍的林平之刚想说什么,只见楚萧已经离去。

      深夜,楚萧突然打开房门,用念动力托着自己跃出林府。

      在白天时,楚萧已经打听到了林家的老宅位于何处。

      落在老宅面前,楚萧启动复制功能,将夜视镜复制了出来戴在头上。

      同时手中握着念动力水晶方块开始吸收,找風雨文学里每一个角落与横梁,藏在角落的铜钱与银子倒是找到不少,但就是没有发现辟邪剑谱的踪影。

      皱着眉头楚萧开始总结还没有找过的地方,只有两处没有找过。

      一是可能存在的暗室或地下室,二则是房屋顶上的瓦片没有翻动过。

      确定了剑谱就只会藏在这两个地方之后,楚萧散开自己的念动力,开始细细搜索。

      功夫不负有心人,楚萧发现一堵墙的厚度相比起其他的要厚上不少。

      用手上下敲击检查后,发现墙上一处敲击后发出空洞的声音。

      用念动力将钨钢卡牌高速旋转,如同钻头一样钻开墙壁后发现暗格中放着一个油纸包。

      打开油纸包里面正是《辟邪剑谱》,在复制了秘籍后又用油纸包裹起来,放回原处。

      接下来几日,楚萧在林府深居简出,持续吸收念动力结晶。

      他曾经试过,如果不将吸收完的结晶丢弃,反而作为复制材料,会省去不少繁琐的材料。

      现在他一边等待着余沧海的到来。

      一边借助NZT-52的加持研究着《辟邪剑谱》中关于阴阳的道理。

      前几日楚萧当着整座城的面,大摇大摆地将林镇南夫妻带回了林府。不可能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就根据各种影视文学对于余沧海的描写。

      那余矮子心眼还没鸡眼大的心胸肯定咽不下这口气。

      外加楚萧杀了不少青城派的弟子,若是不来他的掌门之位也当到头了。

      算上古代通信交流的缓慢速度,楚萧估摸着余沧海应该在这几日内就会找上门来。

      这也符合原本的计划,他需要一个武功不错的人来帮他检测所学。

      想到这里,楚萧散去念头,走出房门开始教导林平之修炼武功。

      “师父...”林平之见到楚萧眼睛一亮,正要迎上去。

      “停,我不是你师父,你我只是交易而已。”

      “若是想叫,就叫我先生吧。”楚萧打断他还想说的话。

      就在林平之还想说什么的时,大门外响起一个人的声音:

      “青城派掌门余沧海携门下众人,今日向林府讨债!”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