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小便got2pee

      段家大厅之中。

      宽釳敞的大厅之中顿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二长老与段天德都是一脸颔不可思议的看着段逍遥。 쐶

      二长老心想着庆찄儿与逍遥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啊?逍遥为什么要拖庆儿下水?꽋

      段逍遥微笑着做了一个手势,片刻之后段庆站起身来走向大厅正中给家主以及各位长老行了一礼后说道:我段家儿郎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活,我愿意为了段家拼上一拼。 賥

      二长老闻言老眼有些湿润,他现在不在阻拦,因为此刻他真的很开心,自己的儿子竟然有如此英勇无惧ꆡ的一ྷ面。

      好,好,好,庆儿,依你䚕,那就由你来作为第三位,为父一定会支持你!二长棃老声音略显干涩的说道。

      段庆出来表示自己愿意参加比武是因为他看到了段逍遥做给他的手势,这是他们这些人一起枰从小玩到大的默契。

      看到二长老同意了,段天德也不好再对说些什么,好,那就你们三人了!三日之后代釤表家族参加比武!段天德淡然道。

      段逍遥无奈的起身懒洋洋的走向大慁厅正中央,看到段庆之后微笑着点了点头,段庆也是微微点头。 䞍

      段逍遥段言段庆三人以幺段逍遥为首站成一排,向族长以及众位长老行了一礼后便是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之上。

      챁好,既然䣾大事잯已然谈妥,那么没什ﺾ么事的话就散了雎吧!段天德说道。

      等等!声欸音显得十分干涩的大长老此时突然开口说道:等等!先别着急走啊,既然逍遥言儿庆儿三人要参加三日之后的比武,那不如就给他们三人开放一下家族武殿中最高级别的石室。

      段天德心想这老家伙,真是什么便宜都占瀅,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毕竟现在如果不同意的话那不就栢是寒了大家믥的心吗?

      孞可以,为家族争光自然是可以享受这么ᗫ光荣,段天德点㨠头说道。

      大长老微微一笑,旋即转身便是带头离开,大长老派系的人也是纷纷行礼而后跟随着柲一起离开。

      就在大家都开始散场的时候段逍遥突然开口说道ퟩ:汚父亲,二伯,庆兄,我有些事情要和你们说。

      段天德微微点头说道:走吧,二哥,庆儿,咱们都囖去我书房。

      Н 段天德能猜到自己的儿子摋一定会说出윙这句话,因为他和段庆关系这么好,ﶾ却要拉着᭟段禓庆一起参加比武。

      那么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别的不说,段逍遥最起码是有了自己的一套方䰳案。

      书房之삺中,三人坐在桌前,管家早已经是t吩咐下人譧把茶水准备好了。

      段天䃇德喝了口茶水滋润了一下之前ೕ唇枪舌战导致的喉咙干燥,而后淡笑说道:逍遥啊,现在你可以说了,这里没外人。

      쐐段逍遥露着一抹十分古怪的笑容说道:比武那天,你最后一个出场就行了,我第二位出场,剩下的不管是段言能否胜利,都可以交给我来处理。

      二长老段쓶天冥皱眉说道:逍遥啊,这事情开不得玩笑,我宁可你᮳们输了,也不愿意你们受到任何的创伤。

      ẵ 段天德也是点头,便是同意自己二哥说的话。

      陒 段逍遥自信的说道:放心,我有把握一个人击败他们三个,我不信对方可以派出一位不到二十岁的聚气五层。

      Ȇ 什么?혧聚气䜵五层?段天冥一口茶水喷出,惊讶的说道㡴。

      这茶水正好是落了段天德衣袖之圐上,溅起一片水花。

      此刻的段天德也是一脸震惊与惊喜,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衣袖之上的茶水ᙃ。䞼

      反之段庆倒是显得十分平静,因为他太了解段逍遥了,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把握,悚他宁可自己被人打死也绝不可能拉上自己垫背。

      行了行了,二伯,父亲,您二位也别太过震惊了,你⋅们都是我最值得信任的人,所以我才没有对你们隐藏什么,段逍遥无奈道。

      二长老段天冥叹息一声说道:哎!逍ᠾ遥天赋之高,放眼大陆恐怕也无几人可与之相比。

      段天德此刻脸上乐开了花,看着自己二哥夸着自己的儿子只螯是微笑瀋着点头,一时间却不知如何组织自己的语言。

      ————

      不管是雄ꕤ霸天下之人,还是市井小厮之辈,不管是无所畏惧悍勇杀敌的强⹹者,还是扣扣索索老实巴交平民,他们都有着一ީ个属䲨于自己的“点”

      这个点既是ꮵ他的软肋亦是他的ˆ动力,在这个属于自己的“点”祟面前,不管是什么人,都是会手足챻无措,轻轻的捧起来,小心翼翼的放下去,生怕伤其分毫。

      这个点或许是纉妻子,或许是子女,或许是父亲母亲,亦或是某一个在自己生命旅程之中无比重要之人。

      ————

      段庆看着段뤬逍遥被父亲与家主一ꈞ顿赞赏ꖰ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十分阳光的微笑。

      但是内心深处还是略有一丝酸意,他齭也想自己为父亲争光,让父亲如此夸赞自己。

      ⮺ 当然,二长老对待自己的儿子段庆也是疼爱入骨,任何事情他都不会뜷强加在自己儿子身上,给㎤了他充足的空间与自由。 Ỽ

      父亲,二伯,ﭳ庆풑兄,咱们还是先讨论一下三天之后的事祔情吧!段逍遥挠头说道。

      段天德闻言咳嗽了一声说道:对,还是先说一下三天之后比武的事情吧。

      ␥段天冥皱眉说道:若是言儿要第三个出场该怎么办?

      段天德点头说㍮道:这倒是个问题,顎不过不管言儿第几个出场我们也得尽量不让他受到鼡伤害。

      段天冥微微点头,表示十分赞同段天德的话。

      段庆微笑说道:逍遥他刚刚打伤了方便面的亲弟弟,以方便面的性格他一定会亲自对战逍遥,所以在这一方面下手就€好了。

      只要逍遥不是第一个出来,那么方便面也一定不会出来,言兄他自己也不是傻子。

      对阵其他人言兄还有一半的胜算,若是对阵挲方便面那就是必败无疑,所以逍遥不是第一个出场,那么言兄就一定会第一个出场!

      三人皆홇是点头,安安静静的听着段庆的分析,不得不说虽然段庆在修炼这一方面밵显得天赋平平甚至较差,但是他在大裂脑开发这一块倒是造诣极高。

      园中鸟儿时而飞到树杈之上欢快棇鸣叫,时而飞向地面叼起一直正在努力搜ܣ寻食物的昆虫。

      桌上茶杯里䎈的茶水是添了又添换了又换。

      不知过去了多久,四人皆是面带微笑的从房间之中行出,段逍遥与段庆走在家主与二长老身后小声嘀咕着什么。

      家主和二长老也似乎是在讨论着什么,这一碨幕倒是看的管家与下人们感觉极为舒䌇适。

      家族之中互相争斗是极为正常的事情,像这样和谐的一幕是只有在面前这四人身上才会出现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