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相师裴神请克制

      蛟瑞额顶犄角上电렺光缠绕,恐怖威能含而不露。

      等楚玄喊出拔山覆海的刹那,猛然电闪而出。

      唰。

      电弧不过发丝粗细,罙尺许长短,若果不是散发出微弱豪芒,都没办法察觉。

      可每前进一寸,电弧就粗大一斑分,到了后面,差不多有成鰪年人胳膊那么粗。

      褔 其锋芒更是凌厉到了极点,隔着鿝老远呢,地面整个就被剖出폪宽大裂痕。

      这还不算什么。

      真正恐怖的是电弧之中还蕴藏着一股森然死意以及浓烈生机。

      两厢纠缠,生死交替ὡ,有种沉沦与超脱的韵味,稍稍感知到,意念都变得昏沉。

      䁔远处观看的高风等人,当那弧光乍现的刹那,周身毛发都炸竖了起来。

       有种惶惶不可终日的║可怕感觉,随后连忙躲向更远处。

      阴阳弧光刀!

      蛟族传承中的至强謐生杀大术!

      䶏可杀神,可灭魂。

      纵楚玄眸光闪动,脑海中闪过关于阴阳弧光刀的感悟。

      明白一旦被其劈中,立刻身死魂消嚑。

      就算所㘥处世界,周而复始,有如轮回更替。

      机 他都不愿去尝试。

      “以往都是디近身搏杀,运用玄术,还是头一遭,就让我荏来看看成效如何吧。”

      低声呢喃间,楚玄手腕抖动,指影蹁跹。

      动作虽然轻缓,柔和到了极点,堪ꕆ比风中杨柳。

      뙩 然ꈫ而指尖那点星光却在瞬间变得炽烈,就如流星飞逝,悄然划破苍穹。

      星神指!

      梵天神宗的无上玄术룏。

      之前在冥河渡口,斩杀几名自称仙子,实际上是梵天神宗门人的残尸遗蜕。

      虽然周天宝鉴不曾照出其根脚。

      但那些金血却被提炼净化,分解个干净菛。

      连带着内中蕴藏的某些传承都得到。

      可惜的是,残尸遗蜕中金血灵能太过稀薄,再者沉浸的时间太过久远。

      楚玄得到的大多都是残法,聊胜于无。

      唯一较为完整的,就是这星神指。

      毕竟不光是那鏕些残尸遗蜕反复施展,就连梵仙尊都曾以此对敌。

      不过由他来施展,威力大小倒是不用过多去理会,纯ᒬ粹就当䨩习练功法了。

      哪里知道,指掌刚刚抬起,指尖神芒立刻扶摇直上,如皓月,似飞星,照破九幽,撕裂长空。

      那等威势戮,你根本感觉不到分毫,浗偏偏心神全部都被吸引,就好橧像举世皆寂,如进入䮤永夜,唯有此处,是仅有的光明地带。

      “指尖光芒,璀璨如星,再进一步,要是孕育出灵性,那就真正能为仙、为神,这才是星神指的最高奥妙!”

      恍惚间,楚玄神ࠡ魂都被쐺触动,生出一种感悟来。

      随后就猛地一惊,讶然道:“一点血芒,凝聚天地灵气,也能通神?这究竟是콃怎样的一种玄术?” 瀧

      呼呼呼呼

      星芒绽放,光耀四野,八荒都被覆盖。

      另一边,阴阳弧光刀纵横劈斩,幽蓝光泽绽绽,ꩉ如九幽寒潭,与星芒争辉。

      ⏎“愚蠢的家伙,居然还用亝拔山覆海这样的玄术,不知道水能导电吧?电不死你!”

      蛟瑞洋洋自得,很想要看看楚玄被电成焦炭的凄惨模样。

      可下一刻,瞳光骤然一缩ᵏ:“该死的,你使诈?说好的拔山覆海呢?就这?”

      瞳光之中,一点星芒陡然跃起,迎风招展下,漫天都是星⿋辉。

      阴᥹阳弧光刀猛然劈落,无坚不摧,锋锐到了极点,不要说星辉,就是真正的星辰都能刨开。

      然而在蛟瑞的感知下,自己的阴阳弧光刀此时就好像穿行在泥沼之中,看似干净利落욳,实际上,却有种异常滞涩的感觉,冲天之势钶,硬生生就被截断,令人极꽓其憋闷。 輠

      “我就不信瓌劈不开你!”

      蛟瑞发狠,不愿耽搁下去,催动阴阳弧光刀,猛烈劈斩。

      唰唰唰,刀芒急掠,星辉爆散。

      方圆数里范围,就好像化作了一汪清泉,明月落在其中,波动间,波光嶙峋,煞是动人。

      可实际上,内中蕴藏的凶险,稍稍凝굥视,眼珠子都有种刺痛感。

      “太恐怖了!”

      “这恶蛟,不说别的,单单这一手妖术,就能横行天下!”

      䓋 決 “难怪梵仙尊都在他手中吃了大亏。”

      䕟“恶蛟是恐怖,但我觉得楚狂更凶猛,居然能正面与其硬拼。”

      “先前我还认为㨾他是在吹䀙牛皮,现在看来,莫非真是某个老怪物?”

      “脕很有可能啊,只是,他⏇这玄术为什么看起来这样眼熟?澶”

      “是很眼熟,感觉很像梵天神宗的星神指。”

      高风等人缩成团,远远地避开,居然都忘了逃走,全部被眼前的玄术攻杀大戏所吸引。

      当然另一方瑏面也是因为,直到此时,蛟瑞的气机还死死鞋地锁定着他们,真要逃遁,十有八九会遭到致命打击。

      븦 “哎,大梦三千秋,曾几何时,我也曾和梵욪天神宗宗主坐而论道,甚至前几日,还曾与那神女梵仙尊相谈甚欢。”

      ׄ突然间,楚玄的叹息声幽幽响起。

      高风几人听到这话,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咬断。

      不是因为楚玄来头到底有多大,而是他这坐而论ꢱ道四个字,威力实在太大。

      稦至于和神女梵仙尊相谈甚欢……

      坐而论道都已如此,这相谈甚欢……细思极恐啊。

      “ꑒ你䞐还有闲情逸致,蜊讨论其他?”

      蛟瑞怒极,恨不得生撕了楚玄,尤其他那坐而论道的调调,更是欠抽到了极点。첱

      ⟜不过……

      “神女?梵天神宗?”

      蛟瑞若有所思地扫过高风等人:“像是在哪里听ꀯ过,到底在哪里呢?周天十万里,似乎没有这么号人物,也没有这么个名号?还有这伙膽人又麋来自哪里?”

      就在蛟듪瑞出神的刹那,漫天星辉终于彻底被劈散,可那阴阳弧光刀声势也大不如前。

      楚玄双足迈皔动,横飞出去,抬手又是一记星神指。

      䐈唰,䂺星光摇曳,压地阴阳弧光刀不停颤动,随时都要崩开。

      “这㭢小子也大有古怪!”

      眼神垂落,蛟瑞再次将注意녵力投샜向楚玄。

      “体魄强悍,血气旺盛,而且还会蛟族玄术,莫非真与我同族,是化形的老蛟?”

      ﺾ “似乎也不像。”

      “或者,真如他所说,曾与我祖辈坐而,呸,绝对不禽是。”

      “可为什么,他回让我有种异常熟悉的感觉呢,明明才第一次见,但……”

      “但这种熟悉感好像刻在骨子里,好像先天传承下来。”

      蛟瑞念头波动,思绪万千。

      因为楚玄给的感觉,非常熟悉糣,熟悉到,天生有种亲近感,就如同宗同族。

      但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感觉,他甚至连想都不敢想,刚刚冒出,几乎就꟫是不能地斩灭。싖

      那就是,越是接近,他越想将␈其撕裂,攥捏成泥,然后一点点的吃到肚子里。

      这种念头一经冒出,立刻就被斩灭,可依旧难以遏制的冒出,斩之不绝。

      “杀峠了他,吃了他,我定然会真正的超凡入圣。”

      绿油油的光亮从瞳孔中渗出,╃虚空都被映照的有一潭碧波。

      只是在他内ѐ心、神魂乃至血骨之中,却◠还有一点恐惧Ὥ在酝酿,就好像笎看到了天地下最为凶狂的存在,稍有冒犯,九天十地,没有一处容身之处,哪怕轮回更替,都要遭其毒手摧残。

      食“幻象,一定是幻象Ȇ。”

      蛟瑞眨了眨眼,下意识虹斩灭掉这样的念头,随后心中发狠,或者说受到了最强烈的诱惑틒,猛地斩出一段意识,注入阴阳弧光刀中。

      “生死交替,阴阳弧光,斩!”

      唰,受到意念加持,阴阳弧光刀,刀芒大盛,瞬间就将漫空星辉击散。

      与此同时,这股念头中,更是蕴藏着蛟瑞最为贪婪凶残的意识㨠,操控这阴阳弧光刀,直赓接就朝着楚玄脖颈处飞旋过去。

      这一下要是斩实,楚玄立刻就要身首分离。

      譫 不仅如此,蛟瑞意念更是有九成九的几率,直接录夺他的神魂砤意念,甚至可以占据他的身体。

      “我甘于沉沦,永封墟地,等的似乎就是这一刻?”

      阴阳⬽弧光刀飞旋,蛟瑞分神与㴡之相合,等临近楚玄的时情候,突然生出一股明悟:“历千万劫,你我终于要归……”

      轰隆

      蛟瑞分神意念沉浮,剧烈波动,像是受到了极大刺激,꥝在阴阳弧光刀的影响下,甚至连虚空都开始振颤。

      然而眼看着就要劈斩在楚玄身上。

      陡然之间,早已消失的星辉再次弥漫天地。

      而且不同于先前,散而乱,这一次,漫空星辉就好像凝为实质。

      更奇诡的是,内中竟然隐约有一道龙影在飞旋。

      ꇒ 下一刻,那龙影扑落,直接就缠绕向阴阳弧光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