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老太婆

      千手螔唯进入屋内,只见狭小的客厅正中心放着一张老旧的织布机⻑,上面的布正织到了一半,织布机旁边摆放着两个竹筐,一个里面放着刚织好一匹粗布,另一个里则是杂乱的线团。在织ﯕ布机旁边则是一张低矮的桌子,似ᑬ乎쫫是给自来也平时用的。厅堂里散乱放着杂物,让千手唯几乎没有多少下脚的地方。

      此时屋子﴿里也ྫྷ没有生火,似乎这里就仅仅比家徒四壁稍微好一些,起码能有个遮风挡雨的屋顶。

      千手唯看完这情景,心里也感到些难为情。他想,自己要是早些过来看看,起码能拉他们一把,吃口热饭。

      阳子匆忙将织布机往一旁挪一挪,腾出些能坐♩下的空间儽,并让自来也去取点儿柴火去烧些热水来招待老师。

      自来也屁颠屁颠地去了厨房烧㭷水去了,他心里很高兴自己的老师能来“家访”。

      千手唯随便找个地方坐下,阳子见他不怎么见外,便不再多言,随后也坐在织布机旁的那张板凳上。

      千躣手唯坐定,开门见山ē说:“前几天秋游的竞赛中,自来也得到第一名!当时的奖励是满足他的一个合理的要求,于是⑜自来也便想让我教您如何制作烤肉!这样一来,以后您家也能做点儿不错的营生,您和小自来也的生活也得窻到改善!”

      阳子㧺本就是平民出身,除了年轻时和自家母亲学过织布外㸵,她是真的不会别的谋生手艺,这些年也只能勉强糊口。此时名门望族出身的千手唯愿意教自己做烤肉,她自然是乐意至极。⁐

      阳子连忙点头,说道:ጝ“谢谢您,千手老师!我家自来也麻烦您平日费心照顾了!”

      千手唯摆摆手,说道╴:“我们都是这个村子的一员,生活在这个大家庭里,我如果见到您这样的情况,也会想办法帮一帮!再说,自来也本来就是我的学生,我也有义务拉他一把!”

       阳子心里既感激同时也感到很温暖,在这个冷漠的年代,千手唯这样的良善之人已经很少了。

      不待自来也烧水回来,千手唯就起身离开了。他看到那堆放在一旁的少许煤炭,心想,这估计就是这家仅푂有的取暖之物了。

      隰 自来也回숽来的时候,见自己的老师已经离开了,心里有붧些失望,不过让他高兴的是,千手老师已经和母亲商议好事情了。他不由得开始幻想着以后的好生活,对将来也更多了些期待。

      千手唯的本体此时刚抱着熟睡的纲手回到了家,他见母亲已经睡下了,就蹑手蹑脚回到自己房间,将小纲手轻轻放进被窝里,自己随后简单洗漱完,就要躺下쎁睡去。

      他刚躺到被窝,脑海就传来了两个分身传ឝ来的记忆。大蛇뚲丸的父母千手唯也认识,缡都是实力不俗的옍上忍,三人寒暄几句,分身就离开了。自来也家里情况则更让千手唯留心,他想着以后尽量多帮他们母子两人。

      正当他出神的时候,脑海传来系统的声音:“日行一善,为师诲人不倦,꧴为人急公好义,等级D级,满分100分炝,掺评分100分,获得功善值100点,目前总功善值1060点!”

       千手唯心폅里不由ỵ得一喜,他现在帮别人都是出于自己本心,这些年也养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习惯了,早已经摆脱做善事获取功善值的功利态度。但是倘若能有些小奖励,那当然更好了!

       睡前,千手唯看了眼뼅甜甜睡着的小丫头,有她的陪伴,千手唯也感到很安心。他闭上双眼,很快也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早上,千手唯正在熟睡中,突然被䩢重重的东西砸得惊醒了过来,他急急地睁开眼来,却见到淘气ȹ的小纲手趴在自己的被褥上笑嘻嘻地看着自己。千手唯见是虚惊一场,不由得长长舒一口气。

      夑他见小纲手只是穿着一件睡衣,担心屋里太冷把她冻到,便赶紧掀开自己被窝,将小纲手Ⲵ拉进来暖着。

      ꌾ 大早上这一番折腾,千手唯早就没了睡意。他盯着小纲手的大眼睛,故作严肃地说道:“小纲手啊,你唯哥뛋哥我被你吵醒了,怎么办啊?要不要惩罚你啊?!“

      说完便作势要㄃抓她痒痒。小뒄纲手也不甘示弱,将自己的冰凉的小手伸进她唯哥哥的衣袍内,要反击回去。这冰凉的触感让千手唯顿时一激灵。他赶紧将小纲手紧紧裹在自己被窝里,可是刚才一折腾,被窝里的热气儿全跑掉了。过了谶好一会儿,两人身上才暖和起来。

      小纲手笑嘻嘻地看着紧紧唃抱着自己的唯哥哥,心里顿时暖洋ီ洋的。

      今天早上她醒来后,第一眼就是看向身边的被窝,等看到熟睡中的唯哥哥后,她的心里才放下心来,她担心昨天的一切是⇆在做梦ሿ。

      她想到一连几天以来,可爱的唯哥哥变成了一个替代品分身。为了不让自己发现是分身,他居然故意躲着自己。小纲手的内心顿时又有些愤懑起来,不由得升起要做小恶作剧心思,她也要吓吓唯哥哥,让他知道担心受怕的感觉謳。

      不过此时在唯哥哥的怀里,小纲手觉得果然还是这个怀抱最温暖,内心最后一点的不满也消散了。

      చ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好不容易从暖和的ࣙ被窝的封印쒬中挣脱出来。

      千手唯看着窗外萧闢瑟的景象,心想:“冬天第一场雪不久就会落下了,到时候前线备战起来也会困难许多。”

      想到这里,他记起来自己原定今天要找几位师兄师姐聚聚的。

      于是千手唯跟一边帮小纲手穿厚厚的衣物,一边出声问她:“小纲手啊,今天下午你唯哥哥我要去和几位师兄师姐聚聚,你要不要ណ一起啊?”

      小纲手知道唯哥哥说的是谁,她只是对转寝小春有些印象,其他的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想䤮到以后唯哥哥쟬会和他们一起去战场䶬,她也想去见见唯哥哥将来的伙伴。于是她连忙点头说道:“那我也要去!”

      随后纲手似乎想到什么,便问道:“唯哥哥,小春阿姨一定也会去的吧?”

      千手唯听小纲手对小春师姐的称呼,顿时便忍俊不禁起来。

       他知道小春师姐很是不喜欢小纲手这样称呼她自己,每次小纲手叫错了,小春师姐都会小小地捉弄小纲手一番,还会特意把千手唯抱进她自己⿽的怀里以示亲近。

      Ẩ 小纲手见到别人这样抱着自己的唯哥哥,自然也不乐意了,唯哥哥的怀抱是自己身为妹妹的特别福利,哪能容忍别的女孩子占据那里嶟?所以往往就会故意和转寝小春对着来,一遍遍叫她“阿姨”!

      以往她们两人这般斗嘴,都是小纲手大败而归。

      她才只有四岁,哪能争得赢一个成年人,每每被转寝小春取笑是“唯哥哥控”的时候,她自然也有些害羞,半天想不到反驳的话,最后只能奶声奶气地“哼”一声,心里也安慰自己道:“哼!哼!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将小春阿姨镇压起来!我要是成了火影,一定要她天天执行D级的任务!”

      此时在千手唯帮小纲手穿上外套的时候,她脑海中想着:“这次一定要辀将小春阿姨镇压起来,免得我‘木叶赌侠’堕ፕ了面子!㟐”

      小纲手想到自己镇压下小春阿姨服软的情景,不由得自顾自笑了起来。

      千手唯见她傻乎乎地笑着,感觉莫名其妙,随手捏捏她秀气的小鼻子,说道:“别傻乐了,赶紧去洗漱吃饭,等会儿咱们飞雷神㴗去学校!”

      小纲手开心地“靇哦”了一声,便赶紧去洗漱去了!

      千手唯来到厨房时,见到母亲早就准备好了两人的早餐以栈及丰盛的午餐便当。千手唯见里面꩘都是自己爱吃的菜윍肴,心中感慨道:“有俛母亲的陪伴真好!”

      两人不紧不慢地吃完早餐,千手唯将两人的背包拿着,随后背起小纲手,拿起桌上放着的刻有飞雷神印记的手里剑,瞬间就带着小纲手消失在原地。

      来到学校的两人恰好赶到上课铃声响起,小纲手在千手唯的脸上甜甜地亲一下,愉快地同他挥手告别,转身동就进去教室了。

      千手唯今鍲天在学校并没有教学任务,鍂于是就来到自己的㕧办公室,开始将最近三天积攒的文件一一批阅。

      千手唯看到众多文件里有一个教学进度改革的建议书,那是猿飞日斩师兄递上来的,他带着好奇心,仔细地翻阅起来。

      这份文件主要针对今后教学周期提ݎ出些许建쁗议,其中最让千手唯注意的是,日斩师兄觉⁌得下忍的毕业期限最好推延到十二岁的年纪,也就是说从现如今的四岁蛞入学更改为六岁入学,然后进行为期六年的忍校学习培训。

      千蒢手唯看完后,立刻将文件留下,准备过几天和二外公商量一下。

      在千手唯看来,日斩娧师兄很有大局观,心思也很缜密,为人也和蔼可亲。

      相比而言,团藏师兄就Ⴜ严肃许多,平日里不苟言笑,心思更是深沉,有的时候对待敌人的手뜿段也比较残酷,但是他倒也一心为村子着想。

      小春师姐在千手唯看来有些过于活泼了,总爱跟自己玩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能安稳些。只是在뚘对敌的时候她倒是一本正经,冷静异常!

      有一点儿让千手唯感到有些难受的是,小春师姐总喜欢将自己搂在怀里,ꬊ虽然她身上的清新的味道很好闻,但那胸口的两坨肉꣪让千手唯憋得难受得紧。

      水户门炎师兄힡有些古板,为人倒也热心,就是性格很是内敛,不喜言语,跟千手唯关系倒是一般。

      秋道取风师兄待人豪爽热情,经常邀请千手唯去族里吃饭,千手唯只是去过一次,当时被他们的大胃口给惊到了,第二次就不好意思再去了,毕竟自己吃的那点儿东西还不够他们一口的,他坐在他们中间也颇为尴尬。

      最后就是宇智波镜师兄了,千手唯倒是有些心虚,毕竟偷偷移植了师兄族人的眼睛,虽然千手唯自己将宇智波一族的血脉融合进自己的ᆱ身体内਎,䧋但是他多少会感觉自己是“窃取”了宇智波一族的血统。

      千手唯想到这里,不由停下手中的笔,看向窗外阴沉的云层,心里也好似压着什么重物似的。他也不知道今天下쥀午和他们相聚的时候,如何去面对镜师兄。

      릡 不过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很快时间到了下午,此时已经放⬳学了,千手唯也结束了一뺬天的办公,起身就要前往小纲手的班级,准备接她一同去聚会。

      ㎋千手唯还未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门外有人走动的声音,他顺手就打开办公室的门,只见小纲手此时站在走廊的阳台上,他有点儿好奇小纲手要做什么。

      只见小纲手双腿微微弯曲蓄势,张开双臂,转眼就扑向千手唯怀里,而且还不忘大声道:“忍法·纲手手里剑之术!”

      千手㕕唯微微一笑,跟着身形一侧,伸出右臂,就将飞在半空中的小纲手紧紧地夹휇在腰间。

      小纲手转过头来,撅着小嘴儿说道:“哼!唯哥哥!我要孖抱抱!”

      千手唯顺势伸出左手,将她身子兜起来,放在自己的肩脖上坐着,随后一个瞬身就冲出去了。

      小纲手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飞起来了,她㰥不由得兴奋起来,肉乎乎的小手也紧紧抓着千手唯的碎发,生怕掉下去了。

      千手唯感觉自己头皮一紧,自己被拽得生疼쎥,心里不由得苦笑道:“作孽啊!”

      他随后赶紧用飞雷神㰒,只是一瞬间,就到了离烤肉店最近的飞雷神印记点。千手唯赶紧将小纲手搂到怀里,揉揉自己的头皮,故作不满地轻轻弹了쾳小纲手的脑壳ﶤ一下。

      小丫头知道自己拽得唯哥哥头发疼了,赶紧用自己的小手帮着揉揉。看她担忧的模样,千手唯也心中想:“果然没白疼你这个丫头!想来以后也是大大咧咧的性格!”

      两人随后就一起进入了烤肉店,来到之前订好的包间。

      他们刚进包䆆间内,身后便有一阵脚步声传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