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十三HentaiImage

      沈十一说着话,随手拿起旁边一件剔彩龙纹折沿盘,看了看,放下,然后对刘建立说道㪓:ᤐ“真想买漆器,你就买这个,虽然贵点ẽ,但绝对的好东西。”

      刘建立闻言,走过来拿起东西看了看,说道:“的确比刚才䒉那个做工精细多了”接銭着看了眼桌上标签,皱眉道:

      ╌ “南宋剔彩龙纹折沿盘,底价150万。不能吧,跟刚才那个价Ǽ差不多?”

      沈十一压低声音说道:“估计成交价不会低,룕500万拿下你都算赚了。”

      刘建立点点头,用手机拍了个照。他本人对漆器兴趣不大,不过,要真如沈十一所说能숍捡漏,那再好不过了。又和刘军在桌上随便看了几眼只,就往旁边去了。

      沈十一往前走了几肸步,被桌子上一件漆盘吸引。

      这是一件剔红三友庭ꂳ园图方盘,盘心菱口开光,内饰八棵松树,搭以楼阁山水,古意盎然。

      菱口及四角,饰以古时最常见的山茶、牡丹、石榴及菊花。

      捝 方盘内四边以梅꣈、竹、릴松作主体,搭配锦地앉(嘳锦地就是用漆填出䆈华美的纹样图案作䞙衬地背景)、灵芝山石,寓意“岁寒三友”,题材不ꉙ错。

      外边框则是以与盘鉇心截然不同的双眗螭龙戏珠图案作每一边主体,并搭以锦地如意云纹。设计巧妙,东꒯西成格局,有意境。

      细看下来쓅,此盘中心方框内外是出自不同时代漆匠之手。方框中心应该是元代制品,后被晚期漆匠悉心改造,使其焕然一新。 ⿃

      此盘的改造者,应是⑮宣成时期漆匠,雕漆技法是南方嘉兴漆雕手法⑴,梅花朵朵圆润可爱,竹叶肥厚,层次有序,锦地均浑一致,螭龙生动有神。

      在设计上刻意与前人配合,以禤前人所雕松⹮树作主干,发展出松竹梅三友,⮭寓意不畏苦寒,鎹高洁贷忠贞。

      还加插祥云及灵芝、山石ﲅ于其中,使整盘莐图案更为和谐。

      ꂊ 调漆用色恰到珒好处꛷,无论在漆质或漆色方面都使此盘看起来浑然一体,可见技艺之精湛,实为漆盘中难得的精品。

      看了眼底价,400万,可以接受。

      퍚又在桌子上扫了扫,发现没有比刚才这鲞个漆盘更好的东西了,就往前一个桌子走去。

      琢这张桌子上都是一些田黄石、青ቘ田石、鸡血石等材料的印章。

      东西品质都不高,他本身又对印章兴趣不大ꄟ,随便看了看,算是欣赏欣赏就走开了。

      ......

      沈十一又走了两个桌子,看中了蕰一件清乾隆时期象牙㋍雕开光山水人物花薰,底价32万。

      牙雕花薰造型端庄饱뵽满,纹饰丰富,采用大体量优质象牙制作而成,三面开光镂雕山水人壷物纹。

      在极小的空间里,山脉、人物、树木、亭台,错落有ன致,层次分明,属于难得的宫廷牙雕花熏精品。

      沈十一低头看一件清仿新石器时代三牙玉壁,东西是用古玉꠳精修而成,看着还真挺像那么回事的ⷓ。

      这时,刘军过来悄声让箶沈十一过去看看,说着用眼神示意刘建立所在方向。

      过去后,刘㯬建立指了指桌上的一尊佛像,压㱘低声音说道:

      “沈老弟,你看看这个。我看很多㧻人都对这尊佛像有兴趣,你看看值得入手吗?”

      沈듖十一拿起佛像∃从上到下打䃹量起来。

      佛像面相慈和,施禅定印,全跏趺坐۟于莲台上。戴枝叶繁密的宝冠,缀雒圆形花瓣状精致宝冠,束发缯带在耳后飘起,托珠㽒为饰,胸前饰三重项链,珠粒精圆匀称,手镯、臂钏、脚镯均精工细作,堪称完美。

      所有的花饰部分均嵌各色宝石,衣缘裙边均有细密刻鋭花装饰䰬,更彰显端庄华丽。

      无论是ሬ面容还是肌肤都透露出年青的气息,胸部肌肉丰满圆润,匀称有力,腹簋肌饱满,腰肢柔和,足见清宫工匠处理铜合金的高超技术。

      沈十一把佛像放下,说道:

      “东西不错,应该是康熙晚期中正殿念经处所造铜鎏金无量寿佛之一。跟皇搠家沾边的,收藏价值都不低。”接着看了看下边的底价,说道:

      “580万,嗯,差不多也就这个价뻟了。”

      刘建立听沈十一这么说,心里有힟了底。前几天的拍卖会,弄了⑿不愒少钱,正愁没地方花呢。

      这件佛像已经是他的囊中一物了,跟沈十一说声谢,又去瞧别的东西了。

      茷 吟 沈十一看了眼桌上貁的佛像,觉得东西的确不错,要不是刘建立有意出手,他都想买了。

      不过,让给对方也没什么。清代铜鎏金佛像市面上很多,总有机会找到更⹈好的。

      刚转头向旁边走了没几步,桌上造像堆里一尊道家老君像吸引了他的注意。

      因为就在刚才有一瞬间,他眼角余光瞥见老君好像愁容满眼的看着自己。

      쿼 沈十一回身走到老君像正前方,ᢥ这时在他的注视下,老君显磁得低眉顺目,尽显清静祥和,自自然然,一䋖派道家气象。

      心中颇感奇怪弳,一边看着老君縖像,一边往左走。让他吃惊的一幕出现了,随着视角的变换,老君像的眼神复又逐渐变得哀愁似的悲天饁悯人起ᢴ来。

      孤뮐沈十一慢慢走进,这种效果就又消失了⏸。㙭心中觉得有趣,如果不是人多,他都要笑出声了。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又往右走,这次老君像眼神变得頃喜色满满,好像小孩子吃到梦寐以求的好东西一样,高兴快乐的感觉传神至极。

      鋆沈十一把老君像ꩊ拿到手里,离的进了又觉得一Ğ股威势直冲面门。如果不是修有道功,心思沉静,刚才这一下,就得褆做好几天噩梦,才能缓过来。

      他估计这尊ො坐像不但经过高衎人设计烧造,还被供奉在道馆里诸多年月,已经爑有了一丝神韵。

      把老君像放下,沈十一看了看下边的底价,刚5万ᓉ,心中不由一阵苦笑。虽是瓷质,但要是佛像,估计价格翻几番不成问题。

      沈穐十一不得不感叹宣传的重要性。这件道家老君像,他ꢔ要不竞冧拍的话,十有八九会流拍。

      㖵这也算好事吧,5万拿下一个制翲作精良㬷,构思巧妙的老䝓君焘像,赚大了。

      而且,家里锽正好缺少道家尊像縄,这尊老君像真像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一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