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儿女一家狂I

      马上就到自己了,马红俊在一旁萪兴奋的说闶道:“三哥,我的,我的。뭂”

      唐三一笑,道:“放心吧,忘不了你。胖子,我仔细琢磨过你那一身邪火。变异的邪火虽然威力巨大,但同样也一直对냞腐蚀着你的身体。其根本就是因为你的ḛ凤㭅凰火焰不够纯净,所以这次我特意给你找了一株大补纯阳的药草。”

      宁荣荣噗嗤一笑,道:“他还补?这段时间胖子可没少出去干瑶坏事,再给他补补,恐怕就更要经常去了吧。”

      唐三面向宁荣荣笑道:“不会。我说了,他的邪火不纯才导致反噬自身,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埸总有艱一天媈会邪火自焚。只有将凤凰火焰中的杂质过滤,他才真正算得上是一名凤凰魂师。胖子,这个给你。”

      一株颤巍巍的红色药草出现在唐三手中,红色叶草顶端是的花形薍如鸡冠,仔细一看,其叶脉竟然是赤金色,里面流动的岩浆一般。当唐三拿出它的时候,众人纷纷感觉到房间内的温度웆骤然上升。

      “此物名範叫鸡冠凤凰葵,不可咀嚼,服用問方法是直接吞咽。提聚魂力输导,不论多么痛苦你都要忍耐住,否则就会功∺亏一篑。此物的效果非常明显,应该会大幅度提升你的魂力和火焰效果。一旦半途而废,药效就会大减。”唐三把药草递入马红俊手中。

      ꟠马红俊接过凤尾鸡冠葵深深地向唐三道了句谢,便走到房间一侧盘膝而坐,调息好自己的状态,一口吞下凤尾鸡冠葵。只见他的皮肤瞬间就变成了红色,还冒着淡淡的热气죳,整个人顿时变成一只蒸熟了的红色大虾。

      接下来应该是小舞,但是唐三的目光略过了她,看向宁荣荣。

      不等唐三开口,宁荣荣已经⤚跑上去拉住他的手臂,撒娇似的摇晃着,二人亲昵的样子让唐三身后的小舞一阵皱眉,但又不好说什么コ。

      ࿦“三哥,给我的是什么?”

      唐三探手入如意百宝囊闬中,金光一闪,一株奇异的仙草出现众人面前。

      这是一株很奇怪的仙草,下面的根茎和叶子都是藤萝幔帐,细密精梳,但顶端却是一朵金灿灿的郁金香,一股浓郁的香味立刻蘦取代了方才奥斯卡的八杦辦仙兰溢散出的那种沁人心脾的香气,此花的香气给人一种厚重빎堂皇的感觉䏷,身处其中让人欏感觉很舒服。

      Ŀ “你的武魂七宝琉璃塔十分笫特殊,我也是考虑再三,才给你选定了这株仙草。此物名为绮罗郁金香,雍容华贵。服用它,能吸天地精华,日月光辉。你的七宝琉璃塔本身就属于宝物类的武魂,有这株绮罗郁金香的帮助,当可取得相辅相成之效。此花不可吞食,需轻吸花蕊,将其中精华慢慢摄入体内,然后再修炼魂力缓缓而行,让药效遍布四肢百骸。”

      宁荣荣接过绮罗郁金香,嘻嘻一笑,道:“三哥,我真想亲你一下,不过为了避免小舞打翻醋坛子,还是算了。不过你这花我绝不会白要的,評以后小妹定有回报。”

      现在只䡣剩下小舞和朱竹清没有得到仙草了。

      小舞是唐三쩤的“妹妹”,唐三给别人的仙草都那么好,又怎么可能亏待了她呢?

      朱竹清生性幽静,又极容易羞涩,心中虽然同样充满期待,但也不好意思像宁荣荣那样主动去䉤问。

      唐三走到朱竹清面前,“竹清,我给你选择æ的这株仙草是所有仙草中最容易吸收转化的。而盳且功效甚至要比他们的都好,属于全面提升。但是,想要吃下这株仙草,你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我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

      闻言,朱竹清愣了一下,旋即点头,轻声道:“谢谢三哥。”

      这还是朱竹清第一Ꞔ次叫唐三三哥,唐三不禁露出一个笑容,右手再次从如意百宝囊中取Ⳝ出了一株仙草。

      那是一朵看上去普通的白色花朵,花朵有巴掌大小,形似牡丹,没有草叶,只有根茎下连接着꧹一块黑色的石头。而那白花之上,入眼的是几片像是不小心撒上去的血渍,但是,那血渍却像是刚刚뢀撒上去的一样,依旧鲜红。

      拿出相㎇思断肠红畭,唐三面上的笑容霎时消失,正色道:“此草名曰相思断肠묤红,乃是仙品药草中的神品ಶ至宝。它还涉及到一个传说铴,在很久以前,有一少年,生性恬淡,最喜扶花植木,满园青莲荷藕,万紫千红。平时对花吟哦,举杯邀月,一遇花落残红,就无限哀伤,必把花片扫깏集,挖地埋葬,再三垂泪。常言道情动天地,黎他这种爱花良品,感动了天上花仙,私下凡尘与他结为夫妻,鱼水之欢自不在话下。谁知好景不常,天神得悉其事,大为震怒,以仙凡不得相配,敕令把花仙调回進神᱖界,那少年自从失了爱侣,终日媞长吁短叹,郁郁寡欢,废弃花事,于是墙倒篱塌,花木阑珊,园中一片凄凉。某日来멇了一位白发老人,告诉他花园中他心爱邳的那株白牡丹花,就是他爱妻的化身,只须把花毁去ㄷ,花仙就会失去仙体,谪降凡尘与他重结夫妇,但千万不可毁弃花事。言毕化作一阵清风而去,少年顿然醒悟,深悔自己薄궠待群花,又细心照料花草,他虽然心爱其妻,却不忍把牡丹花焚毁,自是更加爱护,日夜对花饮泣,泪干心碎,相思断肠而卒,他临终之时,沥血在绬花瓣上,你们看呲到的殷红血渍,就是那少年的心血。”

      静静的听着唐三的话,不论是朱竹清,还是一旁的小舞,都有些痴了,就连大师,也是心生摇曳,不能自已。䥔

      唐三郑重的道:“花非凡品,择主而事,采摘之时必需心里想着你心爱之人,精诚意挚,吐出一口血撒在花瓣上。稍有三心二意,纵然吐血而死,也休想把花摘罻下。花取下后,只要在这主人身边,花就永远不会凋零。花下石名乌绝,如果强行毁去,这株相思断肠红也同样会药力全失。食用此草,有与天地同不朽之功,我保窿守估计,至少可以提升魂力十级开外,还会对身体有全面改造。”

      “竹清,我不知道賺你跟明城的感情走到了哪一步,但是,在我们八个人中,你们是唯一确定下来的情侣,所以我把它带来给你,希望你能成为这有缘之人。”

      珳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希望你能凭此赶上他,你追他追得太辛苦了。

      从加入史莱克学院以来,朱䋊竹清⢥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可以说她是八个人뺟中修行最努力的人,但是这远远不够,因为东方明城的修行速度太快了,快到大樐师都为之惊叹,称他为有史以来,修炼速度最快的魂师。而ᘨ这“魂师”二字包含了不止辅助魂师,还有战魂师。

      唐三看得到,东方明城已X经在尽力压制自己魂力的晋升速度了,但是他和朱竹清之琯间的差距却还在越拉越大,终有一ᬀ天,他会成为朱竹清不可触及的存在。

      所以,唐三想帮一帮她。

      朱竹清呆呆的看着面前这株动人的带血牡丹——相思断肠红,轻轻的点了点头,目光转向正一脸笑容看着她的东方明城,这一瞬,朱竹清想到了很多,但是都是她跟东方明城二人之间的美好。

      坚竆定的点了一下头,朱竹清道:“让我试试吧。”

      体内魂力运转,催动气血,朱竹清一口鲜血喷吐在花瓣之上。

      在她吐血的䈐一刹那,她的脑海中尽是东方明城的身影,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起了那个远在天边的小人儿,那个总是用稚嫩的鑸声音唤䮽着她“姐姐”的小女孩,顿时心神不禁有些飘忽。

      鲜血落在花瓣之上便隐没消失不见혠,而相思断肠红轻轻的颤抖了一下,东方明城、唐三、小舞죕、朱竹清和大师的目光都不禁注视着它,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但是,奇迹没有发生。

      相思断肠红的摇摆渐渐ʅ停止,并没有跌落之势。

      㳆 朱竹清黯然道:“对不起,三哥,我心有所念,未能摘花成功。”

      东方明城扶住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窳己的胸口,安慰她:“没事的,竹清。既然相思断肠红与你无缘,但是想必小三早就已经料到了,肯定还给你准备了其他选择。”东方明城狠狠地瞪了푇一眼唐三,仿佛在说,你肯定还藏着好东西,赶紧拿出来。

      唐三苦笑一下,摇了瘇摇头,“竹清,明城说的对,你不必如此。我还给你准备了其他ﰁ的药草作为后备,稍等一下。”

      一边说着,唐三红捧着相思断肠红来到大师面前,“老师,您和二龙阿ㅱ姨情深意重,不如您来试试。说不定,这株相思断肠红能氼够改变您的武魂变异。”

      大师叹息一声,道:“此乃神品,我吃下又如何?现在的我,早已过了修炼쎗的年纪。疉如果我真的与它有缘,磞我也不会吃下它鯍的,将永远留它在身边。”

      看着相思断肠红上的血迹,大师不禁想起了自己与柳二龙过往发生的种种,心头ꑕ一阵苦涩,也不运转魂力,直接抬手一掌拍向自己胸膛。

      大师的这一掌杭让唐三猝不及防,但是无力阻止。只见大师口中喷出的心血落于带着血色斑点的白色花瓣上,隐没其中。接着,相思断肠红开始剧烈牴摇晃起来。

      这一瞬,大师想起了他与柳二龙经历过的点点滴滴,但是๚……ᙝ最终还是败在了那一句“她是你妹妹ラ”上。

      䕚 但是,悅眼看췗着相思断肠红的根茎即将从那乌绝石上跌落,却还是差了最后的一丝力气,摇〉摆着重新回归原本的位置。

      大师面容ꠛ苦涩的说道:“我始终无法放下心中包袱,有何资格得到此草。켹”他罹与柳二龙的身份终究是他心中的绕不开的一道坎。

      看着窗外,大师的心思飘得很远朽,当他看到玻璃窗户上东方明城的倒影时,他突然想起了一个曾经与他海誓山盟,又背弃盟誓的人,难以言喻的苦涩之感从心间涌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