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白酱福利视频在线

      待两人出了大门,来到自己跟前,麻九才开口说道: 

      “任务完▬成的不错,都检验了吗?”

      “都是Ⰿ白花花的整锭的纹银,一锭十两,一共一百锭。ᦆ”大虎拍拍肩头的布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他姥姥的,ჿ还是要少了,忘了要昨天那两块金砖了,这地方就是有钱,卖笑这行当真火呀!”麻九不禁发了一句感慨。

      ꆜ“你也把那玩意割掉了,穿上花裙子卖笑呗甛!”小琴调侃麻九。

      “啊呀⋁!还是大小姐聪明,我告诉你们,不远的将来啊,真就有男子改变性别来做舞女紀或卖笑的,这些人被称为人삗妖。”

      “又盕胡言乱语了,想说啥就说啥,能不能照顾一点别人的耳朵。”小琴假意踹了一脚麻九,噘起了小嘴。

      “行!行!行!不说这些没用的了,说了也是对牛弹琴!”

      貕 “我们要是老牛,那你就是癞蛤蟆,癞蛤蟆的叫声老牛当然听不懂了!”小琴继续调侃麻九。

      一听炤小琴说起了癞蛤蟆,麻九像受了什么暗示一眼,就见他双手做喇叭状,使劲鼓着腮帮子,瓮声瓮气地说道:

      “哇哇哇!哇哇哇!我是丑陋的小青蛙,太阳又要西斜啦,抓紧去集市,买完ꙻ东西好回家!哇哇哇!去集市啦!”

      哈哈哈·····⤴·

      大虎二虎叫麻九的傻样给逗乐了,小琴也抿嘴直笑。

      几᠋人在大虎的带领下走向了集市。

      麻九几人在集市买了一些大米小米糯米玉米高粱小麦等粮食,买一些猪肉羊肉和冻鱼,买了一些红薯白菜萝卜等蔬菜,买了一些棉布棉⑼花和针头线脑,还买了一些菜油灯油蜡烛和大量的生活用品,雇了几辆大车,就拉回了伏虎山庄的白桦公社。

      麻九等几人还买了一张虎皮,两张豹子皮,一百多张山羊绵羊皮,也一并拉了回来,当然了,这些皮毛都是熟皮子。

      麻九打算给每一个木碗会成员做一个比甲,虎皮留给自己,豹子皮给大虎二虎,绵羊皮给女同胞们,山瓅羊皮给男同胞们。

      眏 麻九给小琴买了十几张紫色的貂皮,叫小琴回家做一个貂皮比甲,又给小琴买了一些胭脂水粉头绳之类的东西。

      麻九又买了几十根的腊木杆,也装到了大车上。

      大车一进白桦公社,木碗会的成员们便围了上来,大家看到买来的东西,顿时沸腾了!

      男男女女围着几辆装满货物的大车,眼睛都不够用了,人人脸上写满兴奋,有人高兴的手舞脚蹈,仿佛喝醉了美酒。

      女人高兴的直拉手,男人高兴得直拥抱。

      㱗人们不自觉地作出了亲密的行为,一个个简单的动作,却把极度的幸福传递给了对方,也把对方的幸福用自己的身体来品尝。

      看着兴奋得就差载歌载舞的人们,麻珍九拿ꎑ过车老板手中的大鞭子,熟练的朝空中一甩,啪地打了一个脆响,大声喊道:“栨卸车軌!”

      祅 就像宴席上得到了开吃的口令,大家一窝蜂地把手伸向大车,跟抢东西似的。

      㠗厨房的樊师傅乐颠颠地向下搬츛着蔬菜和粮食等物ᙯ品,一边搬瓖一边不断地叨祁咕着:“这回有菜吃了,这回有肉吃了,这回有鱼吃了,同胞们,我雷们的好日子来了!”

      记账的毕师傅一边帮着卸车,一边不断地念叨:“这些东西ஔ,也太丰富了,㟷这得多少银子呀!这得多少银子呀!”

      ư 毕师傅꤀可能从记账以来就没有见到这么多的好东西!

      慧英婶子摸瘤着绵羊皮,神情激动地说道:“这可是好东西,身披绵羊,不怕冰霜啊!”

      ✚ 慧英的儿子小马驹也特别兴奋,不断地打着响鼻,搞得ꀈ拉车的马儿都竖起耳朵,以为訸发生了什么情况。

      有的妇女把脸贴在绵羊皮的软毛上,轻轻地蹭着,露出一脸的欣喜。

      几个年轻的妇女뢮高兴得呼啦一下子围住了麻九,争先恐后地去拉麻九的手韠,拽着麻九的手就往自己的头上脸上按,搞得小蚮琴在一旁特别的尴尬,她不住地假意咳嗽着,并用脚刨着궯地面,像一只生气的小马! 䗣

      大虎一看,妇女们表达蹨敬意的方式有点过激了,急忙推推搡搡地把妇女们赶离了麻九身边:“快帮着卸车,别缠着盆主!”

      嘴花的老邵解下自己身上的半张破羊붣皮,一挥手撇向了空籠中,扔了!

      他一边卖力地卸车,一边大声喊道:“兄弟们,告骚起来呀!”

      “ꫧ骚呗!”一群人同时兴奋地回答。

      “什么东西大又圆,肩膀托起两座ힼ山?”老邵喊道。

      ᓾ “马车轱辘大又圆,肩膀托起两座山。”有人应道。

      蓠“ឆ什么东西⚹白花花,看到就想用手抓?”老邵喊道。

      㗯“袋中大米白花花,할看到就想用手抓。”樊솣师傅应道。

      “什么东西뱚粉秃噜,吃到嘴里麻酥酥?”老邵喊道。

      “猪肉羊肉粉秃噜㷑,吃到嘴里麻酥酥。”樊鯍师傅应道罥。

      “什么东西没有짭肉,穿在身上就没够?”老邵喊道。

      “豹皮羊皮没有肉,穿在身上就没够。”有人应道。

      “什么东西一梖尺长,一到晚上就尿炕?”老邵喊道。

      “红蜡白蜡一尺长,一到晚上就尿炕。”有人应道。

      “什么东西白亮亮,吃到嘴ﳙ里特别香?”老邵喊道。

      “猪油菜油白亮亮,멻吃到嘴里特别香。”樊师傅应道。⿥

      “你妈奶水白亮亮,吃到嘴里特别香!”一位胖乎乎大脸盘的中年妇女喊道。

      哈哈哈······

      大家一齐茡哄笑起来!

      老邵放下手里的东西,一下子蹿了过去,和那位胖乎乎的妇女厮打起来,两人立刻扭成一团!

      胖妇女的头发被老邵弄乱了,老邵的衣服也被퉊胖女人给拽开了!

      大家一阵起哄!

      “老邵,别光玩嘴,来个真格的,亲一个!”

      “老邵,抱一下,抱一下!什么东西软绵绵,就有答案了!”

      “老邵,快搂一杆子,找找大又圆在哪儿?”

      慧英婶子上前把面红耳赤的两人拉开了즹,并有些埋怨地说道:“老邵,你有个大哥的样好不好,别总欺负小菊行不行?뤮”

      “谁让她嘴欠了,出言不逊,埋汰人!”老邵一脸的不服气,说话时还使劲瞪了几眼叫小菊的女Ე人。

      小菊同样恶狠狠地看着老邵,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ꣵ

      慧英婶子뼩帮小菊弄了弄散乱的头发,回头朝老ꍑ邵说道:

      “老邵,大家耍两句不就为了逗乐吗?你何必那么较真呢?再说了⫥,就你说的东西,不清ᰶ不㋕白的,我们还觉得埋汰呢,你说是不是?”

      ൚ 老邵翻了翻眼皮,没说扱什么,转身卸车去了。

      一场闹剧就此谢幕了。

      小菊和慧英也帮蚲着男人们向仓库里搬运物资。

      裡 吃完晚饭,麻九给大虎二虎交待了一下工作:“第一,告诉慧英婶子㑹小菊她们女宾,明天抓紧缝制羊皮比甲,比甲缝制完了以后,要再做一些棉衣棉裤,给棉裤单薄的人先᣽做,这个工作,交由毕师傅去统计。女宾们暂时可以不进行操练。

      즿

      第二,抽出一部分体格健壮的男士,明天进行特别训练。这个训练由我来进行,你俩负责码人,最少也得十人左右。

      第三,挑十二根好的腊木杆㖌,用刀修理好,明天有用,这个活今晚务必完成。”

      接着逭,麻九小琴找뻰到了伏虎山庄的庄主钱大锤,叫山᲏庄的铁匠铺连夜打造十二只菱形枪头,重量是一斤的ꭆ。当然,麻九是以木碗会盆主的身份,与钱庄主沟䂇通的,麻九给钱庄主的酬谢是五十两白银。

      䝔 钱庄主开始不要银子,说麻九给的太多了,一斤铁半斤银子,全天下也没有这样的买卖题。

      麻九说这是处州木碗会厙给伏虎山庄的见面礼,以后麻烦庄主的时候多媈了,这样,钱庄主才勉强收下了银子。

      钱庄主答应处州木碗会在伏虎山庄居住,那是冒了引火烧身的驜巨大风险的,麻九本人很感动,就借・机给了山庄一点银子,虽然有点庸俗,像是给的租金,但,麻九心里稍稍安稳了一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