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多玛120天在线播放

      距离诗会结束已经半月有余了,但尚京城的繁忙和喧嚣却未因诗会结束而结束。

      对于其他三国的文人游子,千里迢迢的来到쥦异国国都,自然会〚在这里小住폦一段时间,以便领略这里的风土人情。

      像季暮白这样既有大才ㆇ又有深厚家世的,自然成为椞了燕国门阀世家的座上宾,

      但凡是达官显贵,谁还没有一两个生意来支撑呢,与这些公子哥们打好关系,也方便自家生意在对方的国家得到一定的照拂。

      做生意,当然要䚜和有钱人一起做,哪怕人家吃肉,自己喝汤,

      晋国在中土四国中便是最有钱的。

      之前有一位晋国商贾扬言,其他三国的财富加起来还不及晋国的一半,

      ᳤ 虽然这些话极大的打击了其他三国,但不得不承认,人家说的是事实。

      此时季暮白一行三人正坐在一家名为天福酒楼玘的二楼,他们的对面则是萧寒,

      萧寒正狼吞虎咽的扒拉着碗中的八宝饭,身后站着三人,分别是汪司礼、幽姬、黄赤赤。

      季暮白三人正襟危坐,桌上的菜肴动都未动,不是因为饭菜不可口,而是这酒楼中只有他们这一桌仏客人,

      옍酒楼外则是数十睹名全副武装的黑执卫,严阵以待,

      这些黑执卫杀气Ⱐ腾腾的정,面对着一座大门紧闭的府邸—ʟ—马宅。

      萧寒将碗中最后一颗米粒送进嘴里后,才满足的长舒一口气,拍了拍鼓鼓的肚腩看向对面的季暮白:

      “你们怎么不吃쀦?你看文飞兄的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季暮白瞥了一眼旁边的贺文飞,然后看向萧寒“七皇子䙺殿下若有公事,可以提前告駐诉我等,我等也好回避……”。

      “啧啧啧,晋国文远侯的公子,不会没䁪见过这等场面吧”萧寒拿起桌上的一根针剔着牙花道,

      “见是见过,只不过在晋国㓲,我等是坐在殿下这个位置上的……”

      萧Ⳝ寒拿起手帕擦了擦혈嘴笑道“嗯,就像老ᇴ道的司机冷不丁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硄会没有安全感,一个道理”

      “嗯?”

      “今儿本来也是请三位吃个便饭,顺便看一下手下人怎么做事儿的”说着,萧寒指了指桌上的八宝饭“这八宝饭做得不赖,色香味俱全,你们不吃点儿么?”

      湻季暮白有些犹豫,

      眠“慕白……”贺文飞一脸委屈的看向季暮白,

      鴷 “酃咳咳……咳咳”白一凡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季暮白看了灂一眼面前抱着茶杯在吹的萧寒,叹了口气“哎,客随主便吧”。

      话音刚落,贺文飞便撸起袖子开始干饭了,

      不是季暮白没有胃口,实则是没有用餐的氛围,

      楼銙上就他们一桌,身边一众大云花样服的黑执卫就这么看着⟂他们,楼下更有数十名杀气腾腾的黑执卫准备拔刀杀人, ﵙ

      在这样的环境下,ঃ能有什么胃口!

      Ҵ 휁 一名黑执卫从楼下一路跑了上来,向萧寒拜道“殿下,马宅已经围住了,马保嵷国就在里面,只不过里面可能有高手护院”。

      “要不再等等?”黄赤赤建议道。

      “别等了,让百户赶紧冲进去拿人!”

      “诺”黑执卫得令后立刻转身下楼É传令去了。

      仅片ر刻后,楼下的数十扠名黑执卫立刻朝着宅内冲去,马宅的围墙并不高,在同伴的协助下,翻过去很容易。

      接着,马宅内便传来一声刀兵、喊杀声。

      “这马保国还敢反抗,真是稀奇”萧寒喃喃道。

      甖 “应该是在等司马家的人”黄赤赤思索道。

       珬萧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嗯,说不定司马大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ꪭ 黄赤赤皱了皱眉“那可튲如何是好,司马烨一来定会保下韦马保国”

      “他来不了的,禁军已经把必经之떯路给封锁了,我们的ᬿ司马大人只能绕路,等他老人家到了,黄花菜都凉了”

      “禁军?”黄赤赤心中一惊“禁军也参与进来了?配合我们此次缉拿?”。

      萧寒哼哼一笑“只不过在禁军中有ꇓ个熟人,打了声招呼罢了”。

      “七皇子殿下真是好手段,季某佩服”季暮白一直在旁边观察着,

      萧寒也没有丝毫避讳什么“憦慕白兄佩服我什么?”

      “贴七皇子殿下竟能在贵国都城中同时调遣黑执卫和禁军,如此高调行事,就不怕有心人惦记么?”季暮白笑道。

      萧寒抿了抿嘴唇笑道“做人是应该低调,但做事儿嘛,不高调的话,别人又怎能看得见呢Ⰼ”。

      季暮白没有再言语,只是看向窗外的马宅,

      毓由于是居高临下,自然是能够看见马宅内的厮杀拼斗,马宅的大门已经敧被打开了,门口的黑执卫也都突进去了。

      从刚才的话中,季暮白自然是能够感觉到萧寒自骨子里透露出的一种自信,

      季暮白虽然不是皇子,但他쏎做为文远侯世子,当然知晓夺嫡的残酷,不仅需要智谋和权利,对于皇子个人的心性也是一种考验。

      他不敢去猜测燕国的夺嫡之争最终花落谁家,但他能够确定的是眼前这⪓位七皇子,必然是不可小觑쩻的。

      萧寒将手中的空茶杯放在了桌上,侧目看了看马宅ꮴ内冖逐渐接近的尾声,Ṙ缓缓起歹身道“走吧,去收获果实了”。

      萧寒对来到马宅门口时뻺,正好看见披头散发的马保国,手持着虎纹鞭站在台阶上看着他,

      旁边跪了一地家中老小,妇孺相拥哭泣,与一地的尸体交相呼应,好不凄惨。

      ๞ 七八名黑执卫将马保国围在了半圆内,并未上前,许是在等待最后的命令,

      咓 而另一些黑执卫则是像蚂蚁一般来来飁往往的将后院的财帛搬运过来。

      拿人和抄家同步进行,节省时间,这就是黑执卫以及锦衣卫的办事效率,萧寒还是很满意的。

      马保国看着远ܮ处的七皇子,终于明白了过来“七皇子殿下,马某可没有得罪过您呐”。

      萧寒正色道“马保国!你并未得罪过我,却得罪了为我大燕戎守边疆的쌮万千将士,

      你克扣粮饷,假公济私,滋贪污腐败,有负圣恩,你可知罪!”

      马保国怒目圆瞪道“七皇子殿下可有证据?”

      “如今证据瓐确凿,进了督查院,自鮟有人会将证据摆在你面前!”萧寒朗声道。

      鲡 “冤枉啊!冤枉啊!我要见陛下!我要见陛下!”马保国痛哭流涕道。

      ퟵ “……”萧寒有些无语,

      쇉起码在这一幕里,自己倒像是大反派,这马保国好像就是忠良一样。

      沝 要不是自己那晚潜入马宅,拿到了账本,萧寒差点就开始怀疑自己了,

      “殿下,这马保国可能是在拖延时间”汪司礼在萧寒的身边悄声道。

      “不用拖延时间了,司马家的人是不会来的”说完,萧寒大手一挥“给我拿下!”

      马保国眼中精芒一闪,单脚点地,便向萧寒所在之处掠去。

      “保护殿下!”汪司礼尖锐的嗓子吼道。

      回本就围在马保国身边的七八名黑执卫立刻扑了上去,可马保国并未打算与他们纠缠,虎纹鞭一甩,那七八名黑执卫不敢硬接,只得后退。

      而挡在萧寒身前的数名黑执卫刚好得到空档,雁翅刀挥舞着向马保国砍去,

      马保国右澎手一抖,竟真뽲的使出了闪电五连鞭。

      要说没有功底,那是骗人的,但要说有多高深,那也是旗唬人的,

      此鞭犈法大开大合,倒不像是鞭法,更像是倏刀法。

      ရ “听哋说这马保国是什么混元形意太极拳掌门人,这鞭法倒有点儿앚混元形意的影子”汪司礼思忖道。

      “不是吧……”萧寒一脸诧异的看向远处犹햾如智障儿童欢乐多的马保国“这也叫混元形意?”

      “殿下可能对混元形意不太了解,这一派的武者所追求的便是意之一字,只要意到了,形是什么,也就无所谓了”

      “呵呵,意思就是心随我动,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呗……”㱞萧寒白眼一翻。

      “额,可以这么说”汪司礼颔首道。

      “刀”萧寒向幽姬伸手道,

      幽姬侧目“您确定᥾?”

      “其实我早就想领教您的闪电五连鞭了!”萧寒腹黑道。

      萧寒拔出暮秋刀,名刀出鞘,自然而然的便成了场中的焦点,

      马保国看着七皇子持着刀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心中虽有诧异,但很快便被窃喜所占据,

      只要挟持七皇子,今日就有机会逃脱。

      周围的黑执卫看着七皇子亲自上场,自然也就退开了,人家主子要单挑,他们这些做属下的自然得满足主子的意愿。

      㭂汪司ᨒ礼ሦ与幽姬则是如临大敌的跟在萧寒身后,暗自运劲,随时准备救人。

      “马保国,你不是混元形意太极拳掌门人么,今儿我就用你混元形意十三刀来领教领教你的闪电五连鞭!”萧寒大喝道。

      其实在萧寒錉的内心,还是不能相信这马保国是真的会武功的,

      原本还以为这一世的马保国真有两下子,结果刚才看到他使出闪电五连鞭跟跳大绳一样,萧寒便知道,这Ղ马保国是个混子。

      马保国听到萧寒的话,嘴角一阵抽搐,看着越来越近的七皇子,他立刻挥出了一鞭,

      这一鞭走下路,他本ࠧ没想真的伤着쿡七皇子,只是想将其绊倒,自己好立刻上前制住对方。

      可这一鞭在萧寒看来,倒是有些熟悉,

       熟ỽ悉的他赶紧小跳一下,轻松躲过了这一鞭。

      ≉马保国眉头一挑,对方竟然躲过了这一鞭,一定是刚才的力道不够,

      再来一鞭,还是之前的路数,走下路。

      这第二鞭,速度有些快,榇但还是那么的熟悉,

      熟悉的他再次赶紧小跳一下,轻松躲过了这第二鞭。

      萧寒终于知道这熟悉的感觉是什么了,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一句歌谣:

      “马兰开花二十一……”

      马保国的鞭在挥,萧寒的脚在跳。

      萧寒的脸上浮现出憢一抹羞耻ɇ的红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