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出轨后的生理证据

      林尘向四周寿环视了一番,却是没有发现洛红衣的身影。

      “公子可是在寻找什么?”

      木玲雪开口问道。

      襠 9 “嗯,先前幽都谷前㷚,遇见一路人阻拦,为了赶去救你,叫她帮我拦了下ꌀ来,欠了一个人情。”

      林尘淡淡说道。

      궜“劳烦公子费心了。”

      “无妨,她应该也鈡去万剑山了ࡡ,总会遇见的。”

      见林尘不愿多说,木玲雪也是没再多言,二人结伴,直奔剑虦心界中心而去。

      瑟 兜兜转转,又是个月时光。

      二人的伤势,也是好得差不多了,木玲雪的境界,也是稳稳地站在㭉了悟道二层巅峰,而林尘,却依旧是ꘉ一层境界,没有精进。

      强行破境已是留有暗伤,橻这么多天的时p间调养,恢擇复得七七Ḑ八八,但境界却始终没有往前再走一步,反是木玲雪,隐隐有要破境的架势。

      “那ڼ日,我在半梦半醒之间,听见了一段话,可是公子在帮助玲儿?”

      “那段口诀,名曰清净,古竹在时,常㶙静坐自语,明撅道本心,얼你且记住,对你的神魂修炼大茮有裨益。”林尘缓缓说道。

      “说起来,ꅋ你木家没有什么独特的功法吗?”

      “自然是有的,名为木心诀,不过更多地同굿公子那清净经一样,培本固元,并没有ަ实战能力。”

      擎这一路走来,木玲雪的实力虽然在稳步增鞵长,不过,也没有遇见什么危险,说起来,倒是林尘过分关怀了,什么事情都考虑周到,也没有关注木玲雪的实战能力,띕这一次经历,倒是౷提醒了林尘,林尘可不想培养出᳙第二个华晨。

      这一路走꨸来虽然凶险,但都算不上是以自身的实力闯过,倒是忽视了这修道的멜凶昞险。

      林尘心念ॳ一转,取出一物,递予木玲雪,开口说道:

      “这栎篇ⷌ功法名曰仙语箓,配上呜先前在玄一那里给你挑的那本无相诀修炼,事半功倍。”

      一本仙品功法,就这样被林尘随手送人,人和人的命运,有时候폰就是这样,这世间亿万的修䳤士,不知几何,终其一生怕也不会得见仙品功法之威,纵是天级功法,一旦现世,也定会掀起一番血雨腥风。

      埅 修真界,功法由上至下,分为四阶,天地玄黄,每一阶,都分为上中下䮹三品蚕,天级之上,就是传说中的仙品,仙品不分品阶,每一部,都是惊世无二的鏯存在。

      除去这仙语箓,玄一所留的无相诀,虽是心决,却也䲯是货真价实的天级上깲品。

      而至于那清净经,严格来说,算不上功法,每个人都能参悟,对境界的提升諓也并无作用,每个人所작思,所想,䥩也各不相同,从中领悟到的东西,也不尽相同。

      木ᐾ玲雪也没有推辞,欣然接受了,内心暗暗下定决心,再也不让林尘如此担忧了。

        木玲雪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出林尘境界的不稳,嘴上不说,暗自感动的同时,心里却是比谁都明白,只是以自己如今的实力,在这样的博弈之中,是断然不能쩑参与的,如今能춬做的,也就是努力修炼,有些事情,该知道的时候ᵷ自然会知道。

      而现在,自然不能拒绝林尘的赠予,除去这件事,木玲雪迖自己也隐隐察觉到了什么,看似古竹老人登仙,人道大兴的景象下阗面,实则暗流涌动,只有快速地提升实力,在日后的大局之中,才能做命运的掌控者,而不是像如今这般被动。

      “公子啊~”

      木玲雪意味深长地看向林尘。

      뭬“怎么?”看着木玲雪一副想要吃人的模样,开口问道:“怎么,我脸上有什么嘛?”

      ¬硕 㾑 “不是,玲儿只是想知껜道,公子塶这空间戒指里边,到底藏着些什么好东西呢?”

      “一ᎉ本仙品功法还铢不够,你个小姑娘倒是贪心得很呐,还是赶紧提升实릱力吧,下次再遇见这种情况,你家公子可不管你啦。”

      听见᝸木玲雪的言语,林尘调侃了一句,却是没有再开玩笑,继鎂续说道:“修仙一途,九死一生,这次不仅降仅是你的原因,也是我考虑不周到。自身搲强大,才是掌控棋椼局的根本,这些道理,不说你也明白,你自己心里有닁数就行。”

      木玲雪乖巧地点点头,知道林尘话里的严重性。

      “公子修的,朲又是什么功툗法呢?”

      “你知道空间吗?”

      木玲雪点点头。

      “符师之道,严格来说,其实应该算是空间후之道的分䑃支。这天地宇宙,说到底,无非一方空间。空间之道,葸时间之道,才算得上是⛶本源之道,余者,不过是这二者的分支罢了。”

      “可是,从未听闻有人以时空之道入道,也从未有过此类功法流传。”

      ŕ “不错,那是因为这一方天地太过于稳固,各种天地规则早已固定,纯粹的时空之道,为这天道所不容,大道⢐无情,我却不信杙,我偏要在这一方天地之上,撕ᨲ开㸖一道ꔎ裂缝,看ꅮ看天上的씓风景。”

      听了顉林尘的话,木玲雪也有些震惊,早就知道林尘的志向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远大,却不曾想,直接跟这亘古天道较起了板。

      “公子之志,ꔞ灿若星嫟辰,玲儿不及﻽。”

      林尘却是笑道:“若是失핝败,也不꩟过是这漫漫长夜之上又一具枯骨罢了。”雫

      䪭“玲儿会陪公子走下去的。⌆”

      木玲雪坚定地说道。

      “你知道为何我为何对你如此上心?老铁匠,古竹,玄一,加上如今这独孤岛主,这世间绝顶的无舰非那么几人,几乎都和你的命运有意无意地牵上了关ࣖ联?”

      “爷獜爷?”⢺

      林尘点点头。

      “他可是一个有獴趣的人呢!”

      木玲雪虽然敬重老铁匠,但一时㦍间也顸不能将那个邋遢的老人同岛主,剑圣一众强者联系到一梂起。

      那个从小对自ք己百般疼ꩌ爱的老人,竟有着这般恐怖的实力吗?

      “玲儿不知,全仗公子青睐。”

      林尘却摆摆手。

      “可不是仗我呢,这也是你的缘分。是命,也是运,是我的命运,亦是你的命运。”

      天地一局,世人﯏扰扰,命运的轨迹通向何方,没有人知晓,岁月流过,从生至死,有始无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