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爹再多弄一会

      就连白芝公馆的成员都会ᙐ承⮤认尼基特是个难缠的角色ꚻ。

      尼基特可不是一般的考生,他是东部狱卒派里面翻炸多回的老油肉。

      由떝于萨耶曼更加善于对于有特殊能力的尼基特,妲斯琪只敢在外围紧张的旁퀣观不敢贸然插手。

      多次与教廷合作的妲斯琪纵使有幸参加ꔍ过近期的彩蛋回归仪式见过不少各派好手,但是看着尼基特现下勱这番模样。

      她只能心里面悬悬的估摸着,纵使和尼基特对上的是西因士本尊,西因士本人的处境也不会太好看。

      ᛼尼基特的能力变态的地方ʴ就在于賞他对一般钥匙能力的破坏能力。

      任何强横的钥匙能力被只要被尼基特碰上无一不会被他击碎힩。

      萨耶曼的“盛装武步”是有时间限制的,뮏一旦超过了特定时间萨耶曼就会进行自我损耗。 ᕬ

      想到这里妲斯琪猛然间回忆起萨耶曼恶战后那种浑身无法动弹的状态。

      萨耶曼不能进入这种任人鱼肉的无助境地。崙

      妲斯琪将自己的脸沉下来ᅑ,萨耶썐曼的“盛装武步”在完全状态下身体爆发出的潜能可以媲美单体型。

      可是纵观外表憨厚身材魁梧的尼基特㲌在对上短时ᄭ间保持单体型状态的萨耶曼时,对方并没有落下明显的下风。

      妲퓮斯琪只能非常不乐观的预计,尼基特的쟋是个榍混合型能力者,

      这位老实巴交的男人䐕不仅有拘束型的钥匙能力表现,还有单体型一样敏捷抗打的体质。

      尼基特可能是拘束윥单体型混合能力者。

      想到这里妲斯琪都被对方的钥匙能力种类深深惊悚到了。

      앦 如果她的推测成立,那么她就⃊要恭喜自己和她的搭档萨耶曼。

      她们此刻的对手不仅身体强健程度类比坦克,他与此同时还是可以自我防御的坦克战车。

      僗有幸对战过纯单体型的妲斯琪࿋对这种类型的能力者记忆闹尤其深刻。

      在她观察来自己的搭档虽然拥有单体型的短暂状态,但是萨耶曼并不能适应这种能量失控。

      萨耶曼对自己身体的力量暴增还有身体抗打的能力持续增加的现状并没有正确的心理预期。

      *“萨耶曼!你来⋇辅助我,不要做无谓的消耗!”

      所以就在这时妲斯琪做出了一个大胆的ﺶ决定。

      萨耶曼需要退下保存体力,而妲斯琪需要搭档的辅助并亲自和曾经一度破解她的“贪婪휟黑洞”的憨厚男子硬碰硬。

      虽然ḽ她们同为制约型,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

      萨耶曼短时间的报닱复性制约比妲斯琪的长时间回收代价的制约更为致命。

      况且妲斯琪除了自己的蝸“幸运兑换机”她还有“地母庇护”。

      “他的能力可以打碎成型的钥匙能力,洛小心他的手컮指!”

      萨耶曼在胶着的近距离对轰中确实出现乏力,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尼基特⍉在消耗自己。

      킟 尼基特是一个看起来老实其实狡猾得很的家伙。

      这种看起鄿来老实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总会让人陷入意想不到的困难境地。

      在妲斯琪做出决定时渒,萨耶曼无能为力只能大声提醒自己的搭档小心小心再小心。

      妲斯琪和萨耶曼✖交换进攻位置,现在主攻手是妲斯琪。

       萨耶曼退⶝居后方,她的“盛装武步”状态解除䪗,“麻烦制造家”的扭动的身影随之而至。

      看着红发姑벯娘在钥ᵚ匙能力的作用下转眼间和她的搭档交换了所处位置。

      ἟ 벶妲斯琪看见尼基特做出￀了一个很轻微的往回拖的动作,这就是漏勺兜人跑的前兆。

      热就在这时,刚才一直困扰妲斯琪很久的感知领域内涟漪突然扩大。

      果然这家伙在自己身鲌上安了定位好方便他随时随刻对着自己生拉硬拽。

      妲斯琪感觉自己就像♺被球拍抽起的球쒚一般向着尼基特身前飞去。

      现在她知道尼基特可以对指勹定人进行拖拽并且他还Ꮍ有一柙杆无形可以击毁大部分钥匙能力者的击球枪。

      在不能拼钥匙能렪力强度的时候,妲斯琪知道自己是时候拼巧劲了。

      在妲斯琪自己被拖走的时候,她使用“摘星之手”去摘那位想要自己靠近的男人。

      尼基特脸上洋溢着老农淳朴但溢着丝丝阴暗的笑容。 ⡮

      尣ꋊ他被红发钛姑娘的钥匙能力一摘,感觉到自己竟然像着对方撞过去。

      看着对方没有犹豫近乎坚毅的眼神,尼基特眯着眼睛发出了疑惑䣊的声音。

      尼基特只是好奇,为R什么刚才那位钥匙能力更有优势的姑娘都想方设法和自己拉开距离。

      而这位红发쏻小妞就自投罗网加速缩短他们之间仅存的距离,为什么?

       看着妲斯琪在踑两人极速䢔缩短距离的期间섶突然打开“贪婪黑洞”,尼基特眉毛舒张的上挑。

      “吞噬黑洞”由于两人룑距离过于狭小,尼基特近乎被黑洞吸走,这次元缝的吸引力足以把万物都吞噬进去。

      酔就在次元缝突然张开的那瞬间,尼基特心里想着这姑娘的能力使用还真不错。

      眼看着尼基特人被吸入黑洞中,就差鮒一点他就能去另얳一个世界遨游了。圯

      可是那幕景观还是发生了,妲斯琪놉的“贪婪黑洞”被打碎了。

      她看着自己的次元缝在虚空䣓中分崩离析掉落在地上,妲斯琪并没有因为뽑“吞噬黑洞”被破坏而停止。

      她的进攻跟在“贪婪黑洞”后面接二连三轮番伺候这尼⁔基特。

      妲斯琪就是铁了心要测出尼基特的两个拘束型能力的使用界限켐。

      她紧随其后的土墙分裂散射四㪇面八方开始围堵尼枣基特,看着这些土柱灵活如鱼紧紧地跟着自己。

      尼基特尝试躲闪,可惜这些土流的运作比他⃞更为流畅。

      土墙就像有意识般,它们把他周围的空隙堵得密不透风,像蛇一般缠着他不让尼基特肢体有肢体活动的空间

      “你倒是比那个孩子老谋深算多灼了。”

      尼基特并不害怕黑洞,因为他有击球枪。

      但是,尼基特与此同时也隊发现了,红发的猫眼姑娘在试探能力还有限制对方行动方面异常老练。

      ຬ 虽然对方开头吃了个大亏,但是ﲸ现在她开始有意识的䅥避开那些᲌曾经吃过的亏来寻找自己的盲点。

      ᤲ 红发姑娘发现了他的击球枪还有抓人的漏勺,자她在利用漏勺的同时也在试探他的能力更多细节。

      后生可畏,真是后生可畏。

      尼基特眯起双眼看柔韧但是带着非凡硬度追着自己缠࿾的土流。

      他在使用钥匙能力时确实不可避免的会有小动作,只是这些旁枝末节即使랜被人发现那也无可厚非ȟ。

      因为这些小动作不会影响尼基特的任何行动。

      被土流捆住的尼基特依ጭ然保持和蔼笑嘻嘻的模样,他那临危不惧的笑容让妲斯琪感觉形式不走俏。

      틝 빚 “真是后生可畏,发现了我钥匙能力的弱点吗?”

      妲斯琪看着尼基特默不作声

      她确实发现了尼基特的手腕小动作,与此同时她也诚挚希啕望那是对方瞧的弱点。祎

      她只想尽快打开自己的“吞噬黑洞”把对方尽早淘汰出去。

      现在场上一分一秒对妲斯琪来说都在冒险。

      “小姑娘你知道你的钥匙能力有什么致命的弱点吗?”⿫

      妲斯琪张开黑洞,准备和尼基特说再见。

      夰 就在这时尼基特故作高深的问了她这样一个问题ꑽ。

      妲斯琪看着尼基特眯起双眼,她当然知道自己的致命弱点。

      当她的钥匙能풧力载体的情绪储备减少,当她的反应速度跟不上对手的节奏,这便是她的致命弱点。

      ꎔ“是速度,你们⻯制约型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尼基特被吸入黑洞时留了一句话给她。

      尼基特一直没有展现自己单体型成分的钥匙能ᛃ力,这是一个惊喜环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