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蒂改造穿环

      䚎 而另一边,青月低喝了一声“天儿!”

      看着坤天不为所动,青月眉쮜头又是皱了皱,道“天儿,还不收手,你戾气已失,为何还要争斗下去?!你可知道下一击,你会被灭杀掉!”

      坤天戾气虽然失去,但是血性犹在,他低吼道ㆫ“我若死,他必不能生!”

      搒 “放肆!”青月眼眸有些焦急,道“好了,天儿,我知是你本能所至,感受到了极致杀机,这不怪你,但是你要再这么下去,你就会被心中戾气血性控制,难道你想当一个毫无意识的野兽吗?”

       坤天意识猛然一惊,似是戾气一生,血性一生,真的要被控꠲制一般,他心有恐惧,眼眸却是清ᰰ明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神念一动,一团团虫海一点一点回归,奇浟虫、异虫很快便都涌回了体内。

      他眼眸有些复杂,看着青月担忧的眼神,心中有些愧疚,道“师傅,徒儿让您担心了。”

      青月摇了摇头,反而是松了口气,道“天儿,你嚬没事就好,这次你倒是伤的不轻啊,来,跟为师过来,看看你师叔去,你这祸事可是不小。”

      坤天老老实实的跟着青月,去往了受伤青叶的位置。

      这时各个峰主才回过神来,眼眸惊异的看着坤天,掌门峰峰主青竹笑了笑道“师弟你可是真的收了个好徒儿啊,ś就是这戾气大了些,得好生打磨打磨。”

      “天儿这孩子生存的地方危机四伏,戾气就是这么养成的,我也是想好好打磨平静一下他的戾气,可是也没想到仅仅一个拜师大典的比试,却是将他戾气引起来了。”

      青月也是有些无奈,然后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青Ზ叶,道“师弟,真是抱歉了,我这徒儿下手太没轻重了。”

      青叶一愣,低声ᮠ一叹,道“师兄,师弟错了,师弟入了魔障,心生杀机,师弟确实错了。”

       “可不是吗?”青月看到这反而松了一口气,知道青叶没有责怪坤天,反而怪起了自己来,调笑道“师弟你这连压箱軰底都拿了出来,我还以为你遇到了什么生死大敌了呢。”

      靻 各个峰主也都슔是笑了,纷纷开口흎说着。

      “师弟那态势一看就不俗,那杀机,能吓死我们”

      “可不是嘛,师弟修身养性了数千年却是被这一战打乱了心性,修炼还是不到位啊。”

      而此时各个監峰的亲传弟子也是来到了场地中央跟随在了各自峰峰主身边,只是那一双双眸子却满是惊骇,他们可从来想不到一个弟子能和他们师傅级别的人物比拼了,想想都可怕。

      坤天略ᐆ微低头,不太敢看青叶༳,道“师叔,弟子鲁莽了,还请师叔原谅。”

      青叶摆了摆手,又是摇了摇头,道“橦并不怪你,相反我还感到惊叹!年纪轻轻实力竟如此强劲,这肉身和神识之力可是极为难练,没有想到,你这肉身和神识之力皆能达到元婴的水准,我真是惊叹,你这小辈是如何修炼的了。”

      坤天一愣,轻轻而道“拼命罢了欯,不拼命怕早已死了。”

      “这是何意?”青叶惊奇,不止是青叶,各个峰主以及亲传弟子也都很是惊奇。

      青月哈哈笑道“这来我说吧,你们就没有想过,我出去一趟怎么就带回来一个天才徒儿,这天才的徒儿或许还能遇到,但是像天儿呢,实战能力,本能危机,战斗时机掌握的都如此精髓,这世间可多见吗?”

      各个峰主均是皱眉,不知在想着什么,不过䶊他们还都是看向了青月,知道青月还有话说。

      “天儿他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他确实是拼命,如果不拼命他怕是真活不到现在。”

      貊 青月慨叹了一声,再道“天儿是ꓪ我从风灵泽中带回来的。”

      ᘔ 堑“什么?!”

      ଏ众人大惊。

      “风灵泽中是什么意思?”

      掌门峰峰主青竹问。

      “天儿邯在风灵泽中存活了数年,那种地方的诡异和凶险,我想不需要我再多赘言了吧,天儿就是从那存活着,面对无尽的危险面对无尽的妖V兽,他如果不拼命,他怕是早死了。”

      青月环视了四周道“天儿能有如今的实力,是他一点一滴拼命磨ㆃ练而来,不是幸运,不是侥幸,也正是因为此,他的㧏本能危机和直觉是非常超出的,不过也是因为此,他캩的戾气血性却已是深深印入他的身体里血液里,很容易被引发出来。”

      青叶明白了,他苦笑了一声,叹道“难怪啊,见了血,戾气自是会被引发出来,想要压制下去确实难啊,激烈的打斗能释放戾气,师兄,原来你是存着这个意思,看来师兄与你这徒뗁儿初见之时也并不友好了㘑。”

      青月嘴角一抽,横了ᗍ青叶一眼,再次开口道“所以我是想着让天儿修身养性,少动手,多年后怕是能将体内戾气磨灭掉了。”

      㔸掌门峰峰主青竹静静的盯着坤天,不时打量了起来,他开口问道“师弟,骨龄测了?”

      “测了,不足二十二岁。”青月回答。

      掌门峰峰主青竹略微点头,又道“神念的气息也很年轻,没有悠远沉淀ⅿ的气息,獃看来就是本来的身体,并不是什么夺舍的老怪物藏匿其中了。”

      青늃月也是点䫔头,道“那是自然ᰛ,我见天儿时就㛯已经知道,天儿年岁也不会大,我很清楚。”

      掌门峰峰主青竹笑了笑,道“看来咱们神剑宗又要出틵一个绝代天骄了,真是天佑我宗啊,师弟,你可要好好教导这个孩子⼲,还有这个孩子的戾气也要想办法消除点。”

      青竹说着看了看各个峰主又道“各繵位师弟,这孩子的事可要成为宗门的事来办,莫要藏私,用一切办法帮助这孩子消除戾气,你们可明白?”

      “릷明白。”

      兀 各个峰主同时应是。

      青竹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都散去吧,这次拜师大典虽有些波折,但是结果却是好的,却是令人满意的,玈也希望各位师弟,能够像青月师弟一样为宗门找寻好的人才,好的天才,光履耀宗门。”

      话落之后,青竹哈哈一笑,身形遁去。

      众人皆是一愣随即哑然,想来青竹又是要去打击他的门下弟子,督促门下弟子去了。

      各个峰主看着坤天也是满眼复杂,也是纷纷向着青月道别离去。

      陈言生随着青叶也是道别,◣只是陈言生看向坤天满是战意,看来是并未被⼗打击到,青叶看到此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肉身还有伤势,咳了几声,也是不再停留告别而去。

      偌大的山峰很快就剩下了坤天和青叶两人了。

      “好了,天儿,回去修养吧,你真是给为师长了脸了,这一次为师真的是扬眉吐气啊,哈哈哈。”

      青月拿出一个瓶子抛给了坤天,道“那个‘青云丹’治伤很有效果的,服用几粒就好了,不过天儿,你这肉身确实很强横啊,很多浅痕都已经消失了。”

      坤天当然清楚自己肉身的强横,身上的伤势基本上都在恢复之中,伤势还算较轻的,主要的伤势ﴝ还是在于脖颈那一道伤,差点被枭首的那一道剑痕还是很深的。

      青月脸色凝重的ῂ看着坤天,再道“好好修养,切莫再动手了,静心养性,你没发现你动手的次数越多,你的戾气被앥引动的越快吗꘨?天儿,最近还是静心修养,녭可知道?”

      “徒儿知道的。”坤天点头应是。

      “好了,回去修养吧。⡎” 搉

      쥩 青月说了一声,两人一同回황去了。

      ※※※※※※※※

      过了些时日晦,坤天平复着心境,每天依旧在练着基础的剑ᓓ法,日子倒也过的很快,这一日,青月找坤天前来,似有事要说。

      “师傅,有什么⭻吩咐?”坤天来到青月房间,询问。

      青月点头,道“确实有些事商量。天儿,你的实力是毋庸置疑ꆭ的,现在提升境界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而是如何消除你体内的戾气,为师与众位师兄师弟有了些商量,想听一听天儿的意见。”

      坤天疑惑,问“什么方法?静心养性,蕺不动手,渐渐平息体内戾气,多年后就会慢慢磨平,不是这样吗?”

      “这种方法是最稳妥的⣌,但是有利有弊。”青月低叹一声,道“几十年后,你戾气消磨后,你锐气却洸失,常年以往没有打斗,就会变得安逸,这样你真实的战力怕是要大䲽为减退,反而也是不妙,所以才想了一些另外的方法。”

      “什么?”坤天问。

      뭷青月笑了笑,又道“戾气容易引动,是你的身体一直在不断的危机中产生的本能,你对所生活的环境时刻存둄有着警惕心,第一个方法就是减缓你的心神陛,让䕩你放下警惕,至少这里,在这寷个山峰中,在你的房间中你应该放松才是。”

      坤天面露难色,道“这个徒儿怕是无法控制,浑身不自主的本能就会紧绷,警惕。”

      “所ァ以,我和师兄商量后几种쪾方法可以缓解。”

       青月点头,然后又道“第一种嘛,找寻一个旁门的技能,当做兴趣也好调节心情也好,沉浸进去,如本宗有阵法可以修习,有炼丹也可以学习,还有炼器也可以当做你的兴趣,都可以,当你沉浸其中,时间过的很快,心境也会浸入这些兴趣之中,你的戾气自然会不经意间就会消磨了。”

      ❄ “阵法?炼丹?炼器?”

      坤天皱了皱眉㝦,微微摇了摇头,道“可是徒儿没有兴趣啊。”

      “你쾑可先着急拒绝,待为师慢慢与你讲解。”

      青月开始讲述,“阵法其实也是为《万剑神曲》准备的,这万剑神曲,有几大阶ᇽ段镖,这第一嘛,你与为师和你师叔青叶都交过手了,见过这‘万剑归一’的手段,境界高深剑意高深则可练成全身凝气,数万道光剑。”

      “这阵法可就有利了,你凝聚出了的数万道光剑,若是修成阵法,那威力可不虡是大了一倍两倍,随着阵法精修的越深入,那威力真的可以达到数倍,数十倍。你说,天儿,瓟这对你的战力提升是不是有非常强大的好处?”

      “确实如此,如若真像师尊所言,这样对徒儿的战力会有极其强大的提升。”坤天认同的点了点头。

      青月继续说道“还有这炼丹,需要有非常精准的控火能뿉力,掌控时机的能力,而这能力以何为体现呢?就是神念,神念精控的越好,时机把握的越纯熟,这炼出的丹越精纯,而对你对自己神念的掌控与操控提升的也是越快,对你实力增强也是好处很多,毕竟你的神通手猪段非譑常多,所需求ࠕ的都是你的神念,天儿,这你可明白?”

      坤天点头,道“明白的,师傅。ﰌ”

      “还有这炼器。”青月停顿了一下,思索着,又道“对自身肉体的淬炼有着不少好处,不过对于天儿来说,这肉身淬炼反倒是其次了,不过还是有一点别的好处的。”

      Æ “天儿,你与你青叶师叔对战时,最后可看到了那上百余的宝剑?”

      坤天点头,道“是的,那上百余的宝剑仅仅是远处就能感到很强劲的威能。”

      “这都是你青叶师叔自己打造出来的。”

      青月感慨着,又道“你的青叶师叔虽然修为不浯及为师闌的,但鈬是其余的旁门却是远超为师结的。”

      䑺“万剑神曲练至最后,练得驋是万道剑气,这剑气的锋利程度也完全是根据你所修炼体内的灵气强度所评定的,有的虽是修出了万道剑气,但是这剑气的威쭹能怕也仅仅是有着地阶宝剑的륾威能。”

      “对于天儿你来说,你的肉身根本是不会受到严重的伤害的,那么这样这万道剑气的意义不就小了太多吗?那么对뻤战像天儿你这种肉身已达到万象境界的力修怎么办呢?”

      Ꜧ  “这就得先说《御剑术》了,你也ꪡ见识过御剑术的诡异与力量了,这是以菟神识控剑,来对敌,神识、神念越强大所能御的宝剑越多,而这宝剑的品质就能这得非常ꡄ大的优势来了。“

      “你青叶师叔百余柄天阶宝剑,这真要用出,灭杀你真的是绰绰有余的。但是天阶宝剑可不是寻常宝剑,不是随便就能有的,而且锻造的材料也很稀有,能够与自己契合的宝剑也非常稀少,天儿你说那怎么办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