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草和尚在线看

      听了姑娘的通风报信郞,张顺也不管真假了,毕竟性命攸关,姑且信之。他卷起了铺顇盖打个包裹,提溜根哨棒,带上全部钱财,拿一些简单的吃食,就就准备溜了。却不曾想被矧那姑娘揪住,她还取下了自己的银耳坠塞到他手里,还深情的对他说道:将来你做了皇帝,不要忘了我!张顺深受感动,然后逃一般的跑得更鉾快了。

      可是逃往那里갠呢艹?张顺在这个时代没有出过远门밣,更没有车马之类的代步,也没有亲戚⎷可以投靠。

      想了半天,张顺决샀定跑往ퟃ陈州府。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夁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时颲代一没有相机,而没有脊摄像头,鬼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就凭ᜐ这❽时代一般人的画技,他估计画出来就没人能认出本尊来。

      更何况陈州作为治所所在,消息灵通,物资丰富,正适合他뤣“大隐隐于市”。想罢,他也不着忙,一路上走一뿹段,歇息一段往陈州府赶去。路上饿了吃口饭,渴了向别人讨口水喝,大家늁见他器宇轩昂,不似一般人,多数也都高抬贵手。

      待到中午,远远望见有户ꉩ大的庄子,炊烟正起。他便厚着脸皮,前去蹭饭去。这家庄子却是姓李,庄主唤作李金谷的豪杰,据说最是慷慨。张顺虽然心中嘀咕:估计这厮平日没少做什么欺压良民,大斗进小斗出的把戏。

      却说묝那庄子的奴仆本是狗眼看人低的德性,见他穿着破烂的走过来,就拦着他不让他进去。

      张顺心里清楚,这是“红白脸”的把戏。这庄主好名,估计喜好结交一些亡命之徒,做一些灰૘色勾当,又怕附近村民蹭吃蹭喝,便安排这下人看䘦碟下菜。

      张顺毕竟现代섾人重生,还要些面皮,不好死缠烂打,便准备放弃离开庄子。正好蟝这时,一群人从外面拥簇着一人回来。

      张顺仔细一看,却见中间那人身穿锦衣,骑着骏马。那人翻身下马,走近一看,却是四十来岁年纪,精神矍铄,眉眼锋利,还留着一쑌副山羊胡子。他走到前来,问道:“何事喧哗?”

      轎“回禀庄主,此人想进庄子蹭吃蹭喝。”奴仆回应道。

      那李庄主本欲使个眼色,让下人将张顺赶走,却一看张顺不卑不亢,怠非常人,便改口道:“我观这位小兄弟虽遭一时困厄,但有腾飞之日,不若去我庄中一坐,쀘你我结个善缘。”

      张顺见他说话文绉绉的,也不ﲠ想落了下风,便回道:“善!”

      如诌此吃罢午饭,前来投庄之人纷纷离去,张顺见那李庄主并无挽留,便息了心思휌,早早拜别上路。ꨰ

      李家庄离陈州并不是很远,张顺走了半个时辰,便到了州城。

      张顺本打算进城,却见州城门口一堆人聚在那里,熙熙攘攘,不知作甚。便起了好奇之心,便前去一观。

      挤빥入人堆一看,原来却是一副悬抋赏告示。只见上面写着:兹有反贼张某顺,陈州治下张家村人士,现已谋反在逃,如果知情不报者与之同罪,夷三族;如有报官者,赏银三两;擒获或斩杀者,赏银五两。

      以上字迹皆繁体写成,又有图画在旁,画的是半点不像。在这个时代张顺没有机会读ﱼ书,看的有些吃力,便不由自主的慢慢读了起来。

      张顺刚刚读完,却见告示跟前的两个Ã衙役,一左一右来到了他的跟前。张顺又看了一眼图画,发现还是半点不像,便镇静的问道:“两位差官,有何贵干?”

      却见那两位差官相视一笑,说道:“怪事年年有,今年뉊特别多。只听说过麻雀自投罗网,没听说过反贼送到眼챑前。”

      张顺一听,大感不妙,便欲逃跑,却被两位差人赶了上来풼。情急之下,张顺便弃了铺盖,抽出哨棒与两位撒差人打作一团。

      张顺这两年功夫没白练,倒좦是打的쨇两位差人没有还手之力,可是张顺还是被人缠住无法脱身。

      正当其时,只听见围观的群众一阵聒噪,又走出几个兵丁来。原来是守城门的兵丁前来助战。

      张顺一看这几个兵丁都携刀带枪,不似衙役们拿着水火蛀棒,便不敢反抗,弃了哨棒束手就擒。那两个衙役刚才吃了亏,此时正好准备拳打脚踢一顿,好出一口恶气。

      张顺见了,连忙辩解道:“你我无冤无仇,为何抓我?”

      “张顺!你死到临头,还敢ࣰ装傻絉?”两个衙役喝道。

      “张艏顺是谁?是那个反贼吗?与我何干?”张顺嘴硬道。

      涫 两个⳵衙役听嶈了,哈撆哈大笑,揭下告示,拿到跟前说道:“⩇还敢嘴硬,你看这告示所写,张顺头骨有棱,眼睛双瞳,身高八尺,双手过膝,不是你,还是哪个?”

      张顺一看,原来那画像旁边还有一行小字,写着他的样貌特征。他相貌如此独特,却是抵赖不得。

      可那张顺当然也不会承认,只是咬死说:“我叫李三,本是李家庄庄客,你们看我眼睛如何有双瞳?至于头骨有棱,却是前日晚上小解,不小心被门夹了,至今未愈;那身高八尺,却是天生地长,岂能作为凭证;至于双手过膝,却是苭今日上ţ午,给庄主家搬砖砌墙,抻了胳膊,过几日便好。”

      쏇 这种鬼话衙役如何能信?别说有了证据,就是没有证据,他们不也是一样抓人抵数,只要能拿到赏金就行。

      只是听他说他是李家庄庄客,衙役怕恶了李庄主,便没有为难他,打他一顿,只是扭送到府衙监鵺狱。

      张顺只道自己的巨穿越闹剧到此为止了,神TM头骨有棱,眼볇生重瞳,双手过膝,这根本不需要画像,只要描述一般,自己就插翅难飞ᫎ了,自己还TM送货上门。他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自己邪了门了相信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种鬼话。

      不多时,张顺被去除身上多余物品,带上镣铐,投入了州衙监狱之中,再也不用担心晚上住处的问题䁯了。

      菋张顺悲愤莫名,不由大声喊道:“咱们大明䩆还有王鍆法櫅吗,怎能随便抓人入狱?”藜

      这是监狱一个年纪大的牢头伸头进来,喝斥道:“喊什么喊,那个进来不喊冤?喊有什么用?官字两张口,魒说有你就有!”

      䁶“这还不讲理了?”

      Ň “讲理ᷬ,怎么不讲理。有钱就有理,没钱就没理。银钱就是理,银钱使得越多,理便是越大,就是天大的案子,都能给你讲明白了。穷酸,就是没理!”牢头讥讽道。 瑵

      张顺哑口无言,只知道古代比较黑,没有想앍到居然黑到这种地步,他哪里有银钱与他⸒。悲愤异常的张顺只能感慨道:“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只因生异相,便是造反材!”

      ꒛言已㛿至此,张顺又想起过些年这狗日的王朝就崩溃了,不由的嘲讽了接着枑两句:“夏禹첆商汤后,谁家传万代?”

      “ࣘ呦呵,还是个读书人?看你作这诗,就是个反贼,还敢喊冤?”那牢头也识得几个字,看他张顺ۊ是个文化人,干脆走到跟前,接话起话来。夾

      ⸃毕 “汉高本刚亭长,明祖亦乞丐。秦人扫六合,虎视何雄哉!何人会稽云:彼可取而슁代!”张顺破罐子破摔,憋的一口气终于蜂拥而出。

      “嗯?什么意思?”牢头听他这口气还不小,自己那些贫乏的文化,有些拿不准这年轻人的意图。

      “就是说汉高祖当年也不过是个亭长,明太祖当年也不끡过是个乞丐,有什么高贵的血统?想当年秦始皇一统六合,何其威风。结果他巡视会稽的时候的,峈不也被项羽看到后说‘彼可取而代也’ڨ吗?”饱受现代教育的张顺,天然就有对皇权蔑视的气质。此时,心有不平则鸣,一番言语之后,只觉畅快非常。

      “你你你......你真是个反贼?”那牢头听了,吓得䓕直哆嗦。整日抓贼,多是唯唯诺诺的小贼、假贼,没想到这次抓了一个破天大贼。古人受몓封建奴化教育一千多年,对官府皇权的畏惧无以复加,哪怕真有反贼軴,也是既鮟敬蛶且惧,很难做到张顺这样如此淡然。

      “如假包换!你看看我这面相,这额头鼻子,叫做朝天伏羲骨,三皇之一的伏㥐羲就是长这样!你再看看我这眼睛,重瞳!尧舜禹汤中的䵯舜帝就是这眼睛。你再看看我这胳膊,双手过膝,听过三国吧?刘皇叔就是长这样!”反正事情不会更澆糟糕了,张顺干脆唬他道。

      “咦?”那牢头惊讶的发现,“你还别说,你这还真和一般人长得不一样。”

      “是吧?老人家,我这是紫微星下凡,也就是真命天子!想害我,小心天打雷劈!”张顺本着抵赖不过,干脆吓唬一下,看看是否能ﮩ糊弄过去的心里,继续羶忽悠,“您老要是不信,可以随便上街上找个算命的问问,看咱这是不是真龙!”

      这牢头浑浑噩噩一辈ѻ子琇,哪里遇到过这种事情,不䂩由心中既惊且疑。他不由顺着张顺的话儿,心中琢磨道:看来晚上我需要找个算命先ꮇ生仔细询问询问,万万不可冒犯了真龙天ꅁ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