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拍自产1页

      毕竟方子平샙也不是心理变态,顶多就是比普通人容易接受,毕竟在他笔下的漫画中,他也曾经将ڒ自己带入过是其中的主角或者反派,在他们手上已经有好几个城市的人化为飞灰了……

      最重要的是,ꈡ他心횲中知道杀的都是恶人,杀了也就杀了。

      䮂若是手下留情的话,让他们知道了自己的底陗细,吃亏的一定是自己,他笔下漫画中的主角都是杀伐果断的人物,到了自己身上,自然也不会手软。

      “吏部尚书,我记得好像姓周,他的公子、将ꡢ军的千金,这还真是无妄之灾啊,不过既갿然招惹了我,那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好了,不过我ဧ还没吃荤腥,便有人说我偷鸡,看来这荤腥我还真要沾了。”

      他心中这么想着,却还是有些疑惑自己怎么有个“抢女人”名头,却绝对想不到这无妄之灾是从틘几个女子传八ᬲ卦引出来的。㹃

      “我让这十个人全部消失了,短时鴥间内应该没有人察觉。”

      “这件事情是连海川自己做主替姓周的做事,猛虎帮的帮助뒆应该还不知道,那姓周的就算知道全部消失了,恐怕也不会想到会是我做的,毕竟我只是个书院的学子而已,连九品儒生都还没ᔨ达到。”

      上京城的地下势力错综复杂,时而便有斟仇杀,消失了十个人,也不太引人注目。宽

      而且猛虎帮发现连海川连同手下消失了,也不会报官,只会暗地里곏调ઞ查。

      쓶 옛姓周的有一个吏部尚书的父亲,方子平自然不敢让他也神秘的消失,只能先记在心里。

      “这姓周的身为高官顊之子,恐怕手段不止这些,说不定还会出什么幺蛾子,看ឪ来我接下来要小心一些,不过他既놓然找这些下九流祗混江湖䀖的人出手,ﷂ显然是不想因为争风吃醋闹大,那应该不会借助他父亲的势力。”

      方子平想到这里,心中໴也是微微放下心来。

      “不过有刺就要拔掉,看来要快些将第二册画本雕刻出㐁来了,那时候就算是岳麓书馆没有鞿将外地的画本铺开售卖,我也可以再从上京城中收割不少念力了。”

      ᝿看书之人产生共騇情念力,对身体并没有旨害处,要不然小说家也就不会被儒家圣人允许传下来了。 뾔

      那些信神拜佛的人每天都会不停祭拜信仰,也不会有什么伤害。

      小说家借鉴了上古神魔的手段,自㥾然也馲不会对人有丝毫的伤害。

      뵜 只是相比于神魔让人祭拜信仰来说㜡,小说家完全是平等的,哪怕对神闺魔极其厌恶的儒家圣人也没有禁止。

      所以他写的书再多,也不需要担心没有念力吸收。

      相对ꃻ来说,只要傒有人在看书,念力便是无穷无尽的。

      他一路坐着马车来到大青山下,交了车前之后,向看守门户的师兄出示了Dž自己的号牌,便进入了书院之噞中。

      这一次他来到自己居舍前,好好看了看有没有告示之类的,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不由失望塙地叹了口气。

      他原以为每个庅休沐之日,都有上次那样的诗会呢!

      同一个居舍的室友都不在,应该还未从城中回来。

      他见没有事便拿着自己雕刻的工具去了竹林ꓦ,打算开始雕刻雕版。

      方子平不知道的是,这次是他뿘回来早了。 䐀 컬 就在他离开居舍没多久,便有一位学子拿着一张告示一般的纸张贴在了居舍院门外哞。

      上面赫然是貥写着有一个高学年的师兄,在东区唞的书院䲇礼堂中,举行兼修聚会,欢迎所有的师兄师弟前去⭒。

      说是兼修之₟会,实际上就是谈论琴棋书画的깿聚会罢了。

      毕竟琴棋书画这四种职业,是儒家弟子兼修最多的。

      像方䚝子平兼修ꄆ的小说家,恐怕是除了他之外,新入学的学子中没有任何一人兼修,就算是聚会也没有太大ဨ的作用。

      但是参加这样的聚会,不是说没用便不用去了,还可以认识⍤不少人,结下人﨩脉。

      毕竟书院的优秀学子,未来都是要做ᗺ官的,现在跟一些人结交好了,不管是在哪儿做ﭲ官,都有一定的帮助。

      丷 方子平丝毫不知道自己又错过了一次聚会,在竹林中一直忙到快到凌晨时氛分,才终于返回居舍。

      他看着已经睡下的三人,也没뱱发现任何异状,便也洗漱一番后睡下了。

      直到第二天他出远盟门的时候,看到院外贴着Ḉ的纸,才微微沉下目光,感성觉到这个世界对他深深的恶意。

      在他身边璛一起出来的三个室友,见方子平看向这个告示,才说起昨天哪个师姐如何美貌多才。

      ٛ 方子平在蒵一边听着,默不作声ﳁ,只当自己不存在般。 ᕪ

      崁 댗 却没想到邱子期一会便问起了自幊己:“定岳,你怎么又没去啊,这次告示贴得可是很早,我们从城中回来的뤙时候便看到了。” ₁

      “是啊是啊,定岳څ你没去实在太可惜,其中还有一位师姐竟然兼修的是舞者,当场在聚会上跳了一支舞,实在是太惊艳了。”

      舞者也是百家之一,只是当作主修的差不鹐多⩄都是一些勾栏演出或者跑ᦡ江湖卖艺的。

      舞者在下三品也是没有丝毫战斗力,但是却有一些辅助作用。

      ㉘ 不说练舞对身体的塑形,헱一些战舞可以激起战士的斗志,在一些军队中便一直有专门随军的舞者,专门负责战士训练和战斗䀚前给他们跳战舞,激励他们的士气。

      当然随军的舞者都是男的。

      镰任何职业都不限制性别,男女皆可修行。

      韌不过舞者之腮中有一些勾栏瓦院中修行的女子,她们经常修行那些㚽专门引起人欲望的舞蹈,让很多其他职业者经常对舞者有些误解。

      实际上很多舞者,对这些败坏舞者声誉的人냿也是愤恨无比。 ꇲ

      甚至之前廑便有随军舞者在勾栏㢶瓦院中杀死굦女舞者的事情发生ꡕ过。

      在他们眼中,这是清理门户!

      方子平听了这话羡慕不已,他在去竹林前可是专门艝看了的,那时候真没有告示存㨓在啊!

      “莫非每次都为了避开我不成,这组织聚会的人最好将来不要做官,要不然¥肯定是个抱着好心做坏事的官,不知道提前张贴吗,若是一大早便贴上,我还会看不见吗?”

      方子平自然不会鷍说出来,只得餼开口说道:“我对这些没塇有兴趣!”

      三人对视一眼,都像是察觉到什么一般。

      方子平圜见三人神色有异,顿时眉头爆筋,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强忍着使用借灵之术锤死三人兇的冲动,咬着╋牙说道:“我只是嫌〨人多了——烦,明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