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电影百度云免费

      第23章 把他缝起来

      此情此景,已经把身后那两个常在军营的汉子,羞臊的脸都抬不起来了,钟大坚也不再闹,只想逃出去。

      “别走!还有事要你们做!”

      将嘴里的药液都给晏北寒服下了,尹慕棠察觉到两人要离开,立刻阻止道,可这一说话时,嘴里苦涩的药味却实在是有点难以忍受。

      “王妃,尽管吩咐。”

      流烽的态度是非常恭顺的。

      “俺也一样。”钟大坚不敢看她,却也答应着。

      “你们把这个拆开,然后用刀把里面的羊肠给劈成条,越细越好。”尹慕棠将自己发间的头绳摘了下来,手腕上备用的也交给了二人。

      “王妃,弄羊肠是做什么?”

      别说是钟大坚脑子笨,就算是流烽这个机灵的小将,也弄不明白尹慕棠此举何意。

      “我要把你们王爷缝起来,这羊肠就是线!别问了!抓紧时间!”

      “缝起来?”两人惊呆,从未听说过人该怎么缝起来。

      尹慕棠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他们废话,再次仰头喝下一口药液,再度覆了上去。

      羊肠线在后世也是手术缝合线的原料之一,所以此时用它来缝合那些过深的伤口,最为合适。

      她一边给他渡药,一边在心里暗自庆幸。多亏皇上不让炼药之后,她心血来潮的想要做头绳,不然这荒郊野岭的去哪找羊肠去?

      当最后一口药汁也给他服下,尹慕棠终于能抬头喘上一口气了。

      她一直保持着弯腰低头的姿势,脖子都快要累断了!

      不过成果还是看得见的,服下了紫雪丹之后,可以护住他的心脉,现在他的脸色比刚才好看多了,甚至他昏迷着还意犹未尽的抿了抿嘴唇。

      看到他这个动作,饶是尹慕棠也有些脸红。

      就算是上辈子她也没有谈过恋爱,更别说是在两个男人的注目之下,跟人接吻了!

      “王妃……王爷是不是好了?”

      流烽探过脑袋。

      “只是暂时死不了了,不过至于结果如何,还要看他能不能挺过去。羊肠弄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王妃你看这样的能用么?”流烽将二人劈好的羊肠线交了过来,一半规规整整,一半却有粗有细并不均匀。

      抬头看着那大块头有些羞怯,便知道这大小不一的羊肠是他的杰作。不过也难为他了,他这大手的手指头都快要抵上一根胡萝卜了,让他做这种精细活,也实在是难为他。

      心中纷乱的想法很多,但是手里却没闲着,从怀里取出一瓶大陶罐,里面是被她蒸馏过的高度白酒,度数差不多能达到酒精的浓度。

      将羊肠和银针消毒,将羊肠绑在了银针尾部,就吩咐了流烽:

      “我让你拔哪个,你就拔哪个,动作一定要快!”

      “王妃放心。”

      流烽的手也被消了毒,撸起袖子严阵以待。

      尹慕棠手里拿着金疮药,指给他一处伤口,流烽迅速的将甲胄的碎片拔出,血液顿时溅了出来,尹慕棠却眉头不皱的将金疮药洒在上面,顷刻间止了血。

      “下一个。”

      没有停顿,两个人配合的越来越默契,任凭是血液都喷到了脸上,都没有人偷空去擦。

      流烽倒是情有可原,毕竟是争战多年的将士,可是尹慕棠能做到这一点,却真的让两人折服。

      特别是一直帮不上忙,在一旁干瞪眼的莽汉钟大坚,看着王妃巾帼不让须眉的风姿,已经打心底里佩服了!

      “王妃……这块卡在了肋骨上。”

      所有的碎片都拔出来了,只剩下左肋上的那处最深的碎片,可是流烽左右晃动几下,除了将血肉搅乱之外,没有办法拔出来。

      “俺来!”

      听见流烽说拔不出来,早就忍不住的钟大坚顿时将他提了起来,捏住了碎片,一个用力,就拔了出来!

      鲜血如注,尹慕棠赶忙覆上了更多的金疮药,这才勉强将血止住。

      一刻也不停歇,直接用羊肠把咧开的伤口缝合。

      这下两个汉子都帮不上忙,只能站在一边,看着王妃把王爷像是破布娃娃一样,一点一点的缝起来。

      所有的羊肠都用光了,伤口也再三检查过了,没有遗漏,尹慕棠又再次用酒精擦拭了他的身体,这才给他盖了被子,站起身来。

      “我能做的都做了,至于能不能挺过来,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尹慕棠抬手擦了擦汗,眼神也有些复杂的看着床上那个正在和死神做斗争的男人。

      “王爷鸿福永驻,一定可以逢凶化吉!”流烽坚定的说着。

      “俺也这么想的!”钟大坚憨声憨气的点头附和。

      尹慕棠却也是注意到了,这五大三粗的汉子身上,也有着不少惨烈的口子,于是说道:“你坐下,我给你上点药。”

      刚才她实在没精力留意别人,如今见到了就随手帮个忙。虽然他刚才对自己不太客气,但是他憨直忠心的性格,倒是挺对她的脾气。

      “俺这点伤没啥事!这么好用的药,给俺们王爷留着!”

      他憨声说着,丝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口。

      尹慕棠却是翻了个白眼,微微不悦的说道:“你们王爷现在就算是全身都敷上这个,也没有多大帮助,但你这伤口若是还不处理,化脓了就能要你的命!”

      破伤风可是不治之症,这些古人一点常识都没有。

      “俺们那儿有药……”

      “坐下!”见他还在推脱,尹慕棠却是吼了一句,壮汉也被吓到,听话的坐在了椅子上,他个头极高,坐在凳子上竟然和尹慕棠一般高。

      “这药用光了我虽是能配,矫情什么啊!”一边为他涂药,尹慕棠一边数落道。

      “什么?这么好的金疮药,都是出自王妃之手?”流烽率先被惊掉了下巴,他也以为王妃只是碰巧拥有这么一堆厉害的疗伤药,哪能想到这药就是她配的呢?

      “不是我,难不成是你呀?”

      没好气的回嘴,尹慕棠也有些无奈。之前原主实在是没给人留下什么好印象,现在她稍微做点好事,别人就像是见鬼了一样。

      轻叹口气,看来自己的“洗白”之路还是任重道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