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APP男人的天堂

      黑夜的첝精灵化作扑朔迷离的鬼魂,如同黯淡的云雾向四周蔓延。be‛rserker仰天长啸,那副漆黑的盔磡甲顿时染上頻了摄人心魄的暗紫斑纹。扭曲而诡乍异的斑纹从胸口出现,密密麻麻地朝四肢生长,直至空洞而狰狞的双眼染上墓园的颜色,一阵狂风硬生生逼退了saber浩瀚如海的剑意。

      血色莲花瞬貽间凋零,不灭的火焰消散在ڢ空中,由无욅数道剑气飞舞形成的结界如同被撞倒的玻璃,在空中ᐵ支离破碎,伴随着落雪纷纷扬扬洒下,星星点点的好似下起了水晶雨。

      “怎么可能?”牧云吹雪惊䑃叹道,“saber输了?”

      “那还未必,”寒雨落低声道,“从一开始,saber和berserker都在隐藏实力。”

      “这么说saber帅更厉害吗?”牧云吹雪问,“berse븉rker沉不住气了。”

      或许吧,寒雨落暗忖道,berserker的表现已很让人吃惊了,如果对阵saber的是La晒ncer,她又有多少胜算呢?虽然不会像如此狼狈,但战胜saber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这时,saber将Ư长剑背负身后,缓缓落地,她出现在牧云吹雪和寒雨落不远处,取出ⲣ插在地上的剑鞘,收回火光熄灭的剑刃,然后淡淡地笑了。“今天就这样了,你不是我的对手,快走吧,趁츸我还没改变主意。”

      Berserker有些踌躇,但最终还是重重地落回地面,砰的一声,坚固的地面鄁被砸出了两米深的巨坑。他跳出深坑,站在saber面前,如同野兽般道,“我熄灭了你的火焰,那么我就有把握再熄灭一次。옇”퓀

      Saber轻轻抬头,风中飘扬的长发遮住了她的面庞,红白长裙礼服不再旋转而是温顺地耷拉在大腿两侧,上面结满了冰雪。“你错了,berserker。这把剑的火焰永不灭,直到时间和世界的尽头——”

      “你是我见过最狂妄的人。”berseيrker举起右手的巨斧朝saber头Ꙕ顶劈下,招式之快已化为残影,牧云吹雪和寒雨落还와未看清,那柄莨刻饨着扭曲羊角图案的杀器便已悬在saber头顶不到딬五厘米的地方。“怎么?刚才的傲气去哪里了?现在我只需要松手,你就会被左杀劈成两半。”

      “saber!快走!”牧云吹雪从墙角冲出,挡在奻saber面前张开双手,用尽力气大吼道:“有什么冲我来!欺负女孩子算什么本事?”凝䂄视着头顶的黑斧和小山般檋的巨人,牧云吹雪竟感觉不到丝毫恐惧,麻木⩣的脑海中响起亡灵的哀嚎,他已分不清究竟是幻觉还是现实。他多么希望找个不起眼的角落躲起来,嘴里喊着爸爸妈妈,期盼着噩梦结束。就算是和老鼠蟑螂为伍,被寒雨落叫做禼胆小鬼,至少可以活下去。可偏偏不知哪根革神经短路了,他即将成为世界上最短命的英雄,为了救一个女孩,一个漂亮的女孩,一个比自己强大不知多少坷倍的女孩,死于地狱巨人的手下。

      牧云吹雪欣慰地笑了,这是他第二次体会濒临死亡的绝望。正如berserker所言,只需稍稍松手,重达上百公斤的巨斧便会从他头顶砸落,短短一秒钟后自己便会双眼一黑,忘记今日,忘记过去,忘记未来。

      明明不该这样的。还有好多事情想做。成为小说家的梦想还未实现,爸爸妈妈还没听到自己那迟到的故事䢁。他会告诉他们雪国大军从圣王城南下至柏林关,与树国王子率领的主力汇合,并共同抵抗占领枫叶港的亡灵大军的故事。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想讲讲鬼泣刀尹木跨越歌谣之海只为报恩的故事。那一刻,流星海的夜空滑过流星,五大传奇法师ᠴ共同释放七阶法阵,耀眼的光芒穿过云霄,照亮了黑夜,当强光闪烁后,一望无垠的洪魔大军顿时灰飞烟灭。还有比莫西斯、谢都、光荣城......

      “谢谢你御主,不用为我担心,他伤不到我,也伤不了你。”Saber欣慰地笑了。

      寒雨落缓缓走来,左手拍拍牧云吹雪的肩膀,冷冷地说:“真是废Ꮥ物御主呢,还想着保护saber,看看上面吧!”

      牧云吹雪眯着双眼抬起头。Berserker高大的身躯挡住了月光,寒风的夜风也吹不进来。巨斧悬停在他头顶,下方是已入鞘的长剑。剑鞘细长,镶嵌着发出微光的宝石,夜空倒映在其中。Saber的长剑保护了御主。他缓缓张开ꯘ眼睛,一股被压抑的暖风迎面而来。那一刻,他终于幡然醒悟,身后的女孩和自己一样年轻,她手轃握长剑足以驱散阴云和恐惧,战胜任何敌人。

      因为,她是saber,是我牧云吹雪的从者。

      瀺Saber平静地凝视着berserker,春风曾吹过的眼眸,天空下起了大雪。“收手吧,berserker,趁我没改变主意。”

      野兽般的巨▩人婍纹丝不动,灼热튿的气息四周蔓延,烘烤着寒冷的雪。“你很强。是我遇到最强的对手。”

      撓“阁下也不弱,但蛮力不能解决所有问题,高大的巨象也会输给渺小的田鼠。我曾遇到过比你强大百倍的巨象,可事实证明,我的未来值得托付给这柄长剑。因为无论敌人如何深不可测,它᭩的火光终将为我开辟胜利之路。”sa拋ber面色如霜。风吹过,雪ง落下,正如六岁那年的梅花飘零。

      彗星的尾Ⴡ巴扫过天际,宛若夕阳的伤痕,在紫晶城上空汩汩流血。硝烟战火纷飞㒅的时节,父皇将此剑托付给她,沉重地叮嘱着摇摇欲坠的未来。她从老太监手里接过长剑,差点碰掉了白须拂尘。还没来得及道歉,叛军的呐喊便响彻云霄。皇城禁卫军与叛军殊死搏斗,鲜血流尽只为守护最后的尊严。汉白玉阶梯旁,宫女衣衫褴褛,被攻入城䶭的敌人轮流欺辱,痛彻心扉的叫喊声传遍支离馡破碎的万뇉里河山。她们的君王,她的父亲,早㣂已吊死在梅山。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那是父亲最后的话。四月春风起,山头梅花落。䅧

      “左杀右劫,淮南王英布,你是个合格的对手。”saber说,“靋但㲰凭现在的你,还赢不了我。我曾手持这把剑,下过无ˀ数次地狱,徘徊于彼岸三途,看尽쟚人间疾苦。纵使你力拔山兮,也不过项羽在世。我六岁练剑,十年有大成,步入剑仙境界,十步杀一人,即便面前的是西楚霸맓王,覆灭不过顷刻间。”

      “你怎么知道我?”berser肈ker沙哑的声沏音仿佛来自地狱的亡ᗬ灵。

      Saber轻轻一笑,收回长剑。Berserker迟疑片刻,最终后退散步,也放下了双斧。먉“随项反秦,投汉叛楚,兵变被诛。左写杀右劫,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㜛从古至今使用双斧杀入敌阵的猛将,唯有阁下一人。”

      ײBerserker微微叹气,摇头道:“没想到后世居然有人记得在下。在下不过一阶莽夫,有幸受项王提拔重用,任九江王,最后却听信无赖谗言ጥ,害死了项王,落得万世骂名。”他从雪地中走出,左手高高举起,一生闷响,笼罩天空的力量消失了。

      “他这樠是在做什么?”牧云吹雪退到寒雨ꑚ落身旁悄悄地问。

      “berserk줗er解开了杀神领域。”寒雨落说,“战斗结束了,숶saber不想杀他。”

      “为什么?优势不就摆在眼前吗?”牧云吹雪压低声音问,生怕saber听见。

      寒雨落摇了摇头说:“berserker是九江王英布,纵使被压制,saber也很难⣜置他于死地。如果继续冒险,等其他御主赶到,你ᆇ和我很可能会受到攻击。Lanc╥er无法脱身,saber没有把握保护我们二人。”

      “原来如此。”牧云吹雪心有不甘,但也只好作罢。他抬头朝sꂋaber看去,那冷若冰霜的少女让他想起了儿时的女孩。无忧휴无虑的蓝天将烦恼抛在身后,白如玉石的云朵从眼前飞过,孩子们追逐着风筝,像离弦的箭飞奔在无尽的草地。他跑在前面,把伙伴们远Ᏽ远的甩在身后。直到翻过高高的山头看不见追兵时,他才停下脚步,豮然后悄悄地收起风筝来到那棵约定的巨树下,拿着放风筝的转轴,把它拴在树干上,然后蒙着等待多时的女孩的眼睛,在她背后轻轻问道:猜猜我是ᢰ谁。

      女孩揭开他的燴手,微笑着回头。“你是我的月亮,比星星还要美丽。你是我的太阳,照耀着绽放的花儿。”숌

      春风拂过树梢的瞬间,风筝断了线,女孩的红白礼服在风中旋转的光景与迷离偉的舞步至今依旧历历在目。风停闠了,他牵起女孩的手,轻声问:“你是谁?”

      ۭ女孩笑了笑,沐浴在阳光中,化作点点光芒,消散在天边。“我是你的命运,永远无法解开的枷锁。”

      φ他恋恋不舍,追逐风的脚步,向绿草低段头的方向奔跑。“我们什么时候標还能再ꓖ相见?”

      女孩的声音从天边传来。“不久的未来。”

      雪落下。黑夜的精灵在低语。安静的四周有了久违的喧嚣,뷅宁静的낯夜缀着让人心安的欢笑,圣诞节的雪夜是个值銃得庆祝的日子,即便不是我ใ们的节日。

      “再会了,年轻的剑仙。”berserker低声道。“您的确很强大,但我的离开并不意味畏惧ख़您⽂的力量。下次见面,我会倾尽全力斩下你的头颅。”黑色的恶魔悄无声息,消失在月光和灯光照不到的地方。

      “我会期待的。再会——”saber低声道,随即朝牧云吹雪䱦和ł寒雨落走去。

      牧云吹雪静静地聆听。夜的行人从他身旁擦肩而过,他们将头埋在羽绒服里贴着地面如同蛆虫般缓慢爬行;五单元角落的灯光还没熄灭,平日喜欢捡垃圾回家的大娘正贴在阳台整理骄傲的战利品,生怕被爱干净的儿媳妇儿嫌弃,所以悄无声息,但嘴角依旧挂着微笑,想着如此便可以为儿子赚个十块钱了;四单元的邱先生家灯火通明,小邱弟弟学习奥数的身影正挂在펭窗帘上,旁边是拿着直尺的妈妈和缄默的布娃娃,牧云吹雪看着小邱弟弟低头口ꕫ脑ᒸ袋的样子,便能想象得到他眼角䇑的薣泪痕。

      青⟍草泛着白雪,微光照亮黑夜,一切从未ワ改变。那原本应被撞出大飏洞的墙壁完好如初,先前的战斗宛若隔世。

      퍄 “瞧见了吗?这便是berserker的杀戮领域,对现实世界没㒇有实팏际的破坏。”寒雨落说。“走吧,战斗结束了,该商量下一步的对策쨱了。”

      “站住!”saber挡在寒雨落面前,长剑指着咽喉,虽然没出鞘,但只需轻轻滑过,便能轻易斩断颈动脉。“御主,这个女人不可信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