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大片特色视频

      刘宏出了下宣明殿,坐上銮驾,銮驾走过长秋宫,刘宏示意慢一点,慢慢的,刘宏听到了悲戚的歌声飘来。

      “夜曼曼其ဗ若岁兮,怀郁郁其不可再更。澹偃蹇而待曙兮,荒亭亭而复明。妾人窃自悲兮,究掶年岁而不敢忘……”。 냆

      刘宏心里一酸,知道宋后就在那扇窗后,但知道自己不能流泪,生于帝王家,自己没办法,坶只能无情的寨处理凜,賾现在情势㡾越来越明朗,㟍自己却与綆皇后越来越远,缘分越来越薄,只能感叹:“最是无情帝王家”。

      “夜曼曼其若岁兮⊰,怀郁郁其不可再更。澹偃蹇㣌而待曙兮,覠荒亭亭而复明。妾人窃닑自悲兮,究年岁而不敢忘……”宋后唱完这一롄段就看᷉到刘宏銮驾经过缝,马上軇停止唱歌,只耘能躲着,现在哪蘊怕远远的看一下也好,看着身影越来纲越쩼远,࢐越ᑽ来越远!

      ࠋ宣明殿,何美⧷人抱着一个婴酨儿站在窗边,看着刘宏銮驾远⛛去,听心腹侍女说道,长秋宫唱出《长门赋》,狠狠的盯了几眼长秋宫方向,“一直无所出,受冷落很正常,这还不甘心啊!哀家不会让你把皇上夺回去的!”

      是夜,张让带着一个带着一身黑色斗䑒蓬的人进入德阳殿,然后转进密室,此人看到刘宏坐在位子上,立刻跪下:“臣段颎,叩见陛下,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䋐

      刘宏看见段颎就ḙ很开心,“起来起来,前几年的事굷情,쒀寡人尚小,早年听胡师说道,熲嫍乃国鯺家栋梁,可匡욣扶社稷!謥这几年让你为颍川太守ڈ,实在是屈䓒才啊!”

      搈 쪨段颎是何人,张让让他秘密入京就知道不同寻常,就一路思量,皇帝这次是要用他,但应该很棘手,对手是谁?皇宫和雒阳城都有人盯着,看来对手并不简单啊!但段颎知道,在外所有人以为他是中常侍王甫的人窝,说道自己投靠宦官,保住自己的富贵的也不想想,唐唐七尺男儿身,为国家征战塞外,不畏生死,以战功做过太尉,如果不是出身并不好,⊲段家早已经没落,仅仅凭᣺战功未必能成为大将军,但是一个卫将军并不难,拥有开府之䈬权,却苟富贵屈身于宦官乎?实⯀际上自ۘ己是孤臣,因为他只认肌皇帝恨,不投靠世家,不投靠外戚,也没投靠宦官,凭着츊赫赫战功成为皇帝身边的一把刀,妃旌旗所指,刀ছ锋所向,千夫所指,끁万丈深渊,身败名裂,亦无所畏惧。

      他也೗清楚曹节为首的宦官集团也是皇ߨ帝手里的刀,一把毒刀,他们是软刀子割着世家的肉ؐ,他们虽然心里畸形,但皇帝无选择余地,虽然不得已与他们同道痵,但自己⾋早已义无反顾,他领过军,做过太尉,ᾀ当然知道皇家养这些部队有多么辛苦,多么缺钱,而这些读世家上交的税只有多少,但世家✪盘剥百姓有多厉害,最后世家告诉百姓,这俇都是国家的政策,天子是昏君,四大家族至欉少有两个比皇家富有,但皇家还要养军队御敌于外,养各级官吏于内,他登入殿堂经历两代皇帝当然知道皇家国库年年清空,入不敷出,为对外开战,先帝还背上骂名卖官鬻爵,所有踀人骂先帝卖官鬻爵的时候,怎么不说道这些世家豪族花钱买官的钱哪里来呢?盘剥百姓?还没上任咋盘剥?说道白了就是世家本身就在盘剥,买了官只是为了更好的盘剥,有名头的盘剥,但不㿩卖给他们官的话,现在的察举制导致￱,最终官还是这些世家选出的屬,照样盘剥。先帝的话时蔱刻ᬩ在自己耳边詖,一定要辅佐好下一代皇帝,⦋最好能在这一代解决世家,这每一代汉帝都头痛的问题,幸好,陛下天资聪颖,大权缓慢回收,但世家实力强大,皇家弱局势没变,这次是哪个世家?开刀有名吗?于是拱了拱手,对刘宏说道:“陛下,臣Ꙓ没什么委屈的,官大官小对我来说道都是为陛娛下效劳,只希텰望陛下用的着我的时候能记得我!”

      刘宏心里知道段颎是一代名将,这时代䗯第一名将,无人可比,对皇室忠诚也是天地可鉴,自己找他来,他自然珙知道有硬㧥茬죝子事,他连问都不问就接下来了,娟自己也没必要跟他兜圈子,于是笑了笑说道:“纪눐明,这里有份资㳓料虽然不够详尽,但关键两ẋ个人随时可以抓住查询,有的证据足够了!”刘宏说道完让张让将资料蒓供词送到段纪明手里。

      段纪明正둒色的接下资料和供词,看完前面几句就脸色大变,迅速ᢒ看完全部,包括最后犯人的供词:“这执ʨ金吾宋酆也太嚣张了吧,连皇家都欺负,后宫若无所出陛下根基则ㆢ不稳,天下其他皇族亦在窥视,如先帝一般,更可恨的事两个봖小皇子都被他买通人杀害!陛下居혇然隐忍到今日?”

      뫸刘宏洒脱一笑道:“因为召唤你来京之前,朕䖺又得一子,根基已稳,总算可以布局反制宋家。”

      段颎略有疑虑ᔽ:臭“恭喜陛下ᐻ喜得小皇子,但这次小皇子安全与否,看来后宫未必安全啊!”

      刘宏笑了笑:“是的,后宫未必安全,所以朕将他送上天柱山!”

      “天柱山?怎么安全?”

      “天柱山有一仙⤩人,叫左慈,早已超凡入圣,只要在天柱山喔顶,谁也伤不了皇儿。” 셕

      “뛒那去的路上会有危险啊!”

      “除了护Ṱ送者,只有我们三人知道,而且已去多日,想追也难,何况就算追上,这次的阵容就算十万军也难不住他们,他们是剑绝王越师徒,枪绝童渊师徒三,王洛师和童渊都无限接近超凡入圣了,就算被围住,逃脱总是有韒办法的!”

      “陛下居然能找到枪绝童渊,真是大汉之福啊!”段颎开쬞心的说࠰道,自己是知道剑绝王越就在天子身边,心里一块춬大石巰头总算落下。

      ﱟ 刘宏对张让说道:“阿父,跟段颎讲一下后宫变化和涉及人等的事情,寡人先出去走走!”说完,刘宏步出密室,留下张让和段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