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侠武典第一页

      奥古斯喝了一口麦芽酒,感觉味道很淡,不过幸好没有其他怪味,接着对哈尔洛说:“再久远的诗歌能有多久孋远……希耶斯王国不过才几十年历史而已,更别提巴底斯王朝了,好像才十多年吧?”

      奥古斯喝酒的时候哈尔洛也赶忙喝了一口,免得一会他正喝酒,贵族老爷忽䬰然问话,会非常失礼。

      “大人,是这样,赫洛伊克大陆上王国更迭非常普遍,每十年覇甚至更短时间都会有王国兴起,也会有王国败亡,吟游诗人们会根据局势对诗歌进行修改,您当然知道,如果歌颂已经消亡的国家,是对如今国王的不尊敬,同时也会给唱诗歌的人带去灾祸。”

      就好比在清的年代一个劲鼓吹明,也的确是找屎……

      奥古斯点鎂了点头,道:“也就是说这首诗歌格式固定,只修改国家名字和相关৹内容,是吧?”

      “大人英明。”哈尔洛笑着夸赞。

      奥古斯仰脖灌了一大口酒,接着问道:“为什么诗歌里没有关于白河东面的内容?”

      哈尔洛挪了挪屁股,道:“大人,白河东面一直到肯托斯山脉都算赫洛伊克大陆兲,肯托斯山脉东面据说生活着骑在羊背上的民族,传说那个民族十分彪悍,所以没稼有君主愿意在白河东面建ꮈ立国家。”

      “我听说过骑在羊背上的民族……有人见过吗?你见过吗諾?”奥古斯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民族,因为他的领地就在白河边上,所以尤其থ的感兴ꐟ趣。

      哈尔洛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没有见过,游走在各个地区,偶尔会碰上有人说自己去杇过白河东面,见到骑着巨象一样高大的羊的人,但据我了解那些人都是在瞎说,毕竟没有人샥能翻越肯托斯山脉,我们无法翻越过去,对面也无法过来。”

      奥古斯微微点头,他发现哈尔洛懂得不少,接着又问了一些问题,比如肯托斯山脉地理情况、南边一些国家的概况等等。

      哈尔洛从⧥没遇到过쓈奥古斯这样的贵族,滔滔不绝像问题宝宝一样问这问那,ꁠ一般贵族都是听完诗歌就打法他走人,能聊上ꊔ几句,哈尔洛的兴致也很高,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给了奥古斯。

      畅聊正酣,一杯酒当然不够,奥古斯又点了几杯葡萄酒和鱼干、肉干,绣还专门让女仆在桌子旁给哈尔洛ឹ加了个小矮凳。

      几位围坐桌边聊天,奥古斯从哈尔洛口中了解到不少信息,十枚铜⇵币花得太值了,只可惜他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有限,很多信息没办法很好的贯通,只꜕能先记在ⵂ脑海里,等以后再慢慢融会到世䕚界观之中。

      又一杯酒见底,奥古斯顿感内急,他去到酒馆后面方便了一下,䡳没有厕所还真有点不习惯,当他再次回到酒馆的时候,发现魔法侦测已经冷却,不知不觉三个小时过냀去了。

      回到座位上,奥古斯不声不响对哈尔洛释放了魔法侦测,湛蓝的镜子浮现在哈尔洛头顶。

      “ᮄ哈尔洛,这个名字ㄒ是你衍的真名吗?”奥古斯问道。

      哈尔洛不明白为什么奥古斯忽然问起这个,赶忙点头道:“是的,大人。”

      洁白的光芒,真话。

      “你平时自己改编銲诗歌,想来应该认字,会读会写吗?”奥古斯又问。

      “当然⊙会,大人,吟游诗人都识字。”哈尔洛略带小骄傲的说道,这个世界识字的人太少了,十不足一。

      洁白的光芒,櫡真话。

      奥古斯摸了摸下巴,道:“你对你现在的生活满意吗?就想这样唱诗的生活。”

      哈尔㹬洛脸上的笑容略显僵硬,道:“能够在各个国家游历,我比较喜欢这种自由的生活。”

      黑气滚动,假话……

      ꖦ“噢?你还去过其他国家?那你来光辉城多久了,在希耶斯王国多久了?”奥古斯问道。

      痾 “我是两天前到光ᝪ辉城的,至于在希耶斯王国的时间……”哈尔洛想了想,道:“大人,我在去年冬日庆典之后,从南面进入希耶斯王国。”

      㭂虽然不知道奥古斯为什么要问他㕣这些,不돱过贵族问话必须回答。

      洁白的光芒,真话。

      奥古斯点了点头,接着摊手道:“你游历四方也算见得多知得多,本来打算请你当我的助理,可惜你对你现在的生活很满意,那我也不好强迫。”

      哗,哈尔洛猛地站起身,他没想到贵族老爷问了一串问题是ᴜ为了要雇他干活。

      吟游诗人游走各地风餐露宿,要真鷵说多么喜欢颠沛流离缡的生活完全是扯淡,诗和远方根本不存在,面包才是永恒的渴望,哈尔洛当然也想找份稳定的工作,可他手不能提肩不能挑,除了욇认识几个字,也没什么特长,就只好一路唱诗。

      幏“大人……我想…匿…我非常愿意为您工作。”

      哈尔洛恭敬的弯腰,每天为下一顿饭ਅ发愁和给贵族工作,用脚趾头想都明白该怎么选。

      魔法侦测的镜子开始闪烁,在消失前最后一刻发出洁白的光芒,代表哈尔洛说的是真话。

      奥古斯和哈尔洛聊天的时候就萌生了把对方招募到麾下的想法,哪怕哈尔洛不是贤者城科班出身的学士,但见多识广很⽥难得,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样的人对自콷己肯定有帮助。

      只不过奥古斯一开始对哈尔洛的﷮来历有些担忧,害怕是其他贵族安插在光辉城的眼线,所以就问了一系列问题,从对方的回答ꌊ来看,可以初步排除间Ȧ谍的可能性。

      奥古斯也不急在一时,魔法侦测的冷却时间有点长,有些事情等下次再问就行,哈尔洛可比玛兰纳乖多了,有问必答。

      “重新介绍一下,我是贾尔斯伯爵麾下封臣,白河镇领,雷斧堡奥古斯·格里芬男爵,你想⯜好了,真愿意为我工作吗?”

      奥古斯没有利用强权压迫,招贤纳士这种事情强迫没意思,一定要对方真心实意才能更好的为自己服务。

      哈尔洛不住点头㣑,开玩笑,普通平民能给骑士当扈从都已经感谢七神,他居然可以在男爵身边做事,得专门去一╎趟神庙感谢主神。

      憣 想到这里,哈尔洛单膝下跪就要宣誓效忠。齄

      奥古斯伸手架住对方的胳膊,笑着道:“宣誓是一見件神圣的事情,不能在这么糟糕的地方进行,等以后再宣誓。”

      不让哈尔洛即刻宣誓的主要原因是魔法侦测没有好,无法得知是否忠心,这很关键!

      哈尔洛不清㿸楚奥古斯的真实想法,他心中有些感动,觉得奥古斯是他见过最平易近人的贵族老爷,他不会知道这个想法会在一根蜡烛时间之后ჳ彻底改变……

      不论是酒馆的伙䯑计、女仆,还是带着微微醉意的平民,都无比羡慕的看着哈尔洛,能得到贵族青睐,只要自己不作死,这辈子基本衣食无忧了,当然贵族家族也不能出意外냥。

      就在这ﶣ会,酒馆门口响起伙计的喊声。

      “扎克·瓦伦男爵,欢迎您光临银辉酒馆!”

      酒馆伙计的话音落下,一道身影傷出现在门口,光线从身躯和门框的缝뙕隙射入酒馆,勾勒出一道肥壮的人影。

      酒馆内为数不多的平民暗呼倒霉,平常很难撞见的贵族大老爷今天居然扎堆出现(骑士除外),他们并不知道伯爵大人即将为艾琳小姐举办成年仪式,不然会把钱留着等过了这段热闹的时候再来光辉城消费。

      “哈哈哈,奥古斯爵士!”

      扎克·瓦伦进酒馆之前就知道奥古斯在里面,或者说他正是因为看到雷斧堡战士在酒馆门口,才特意跑来喝酒。

      奥古斯看向扎克·瓦伦,对方的身高不在他之下,珃庞大的身躯至少三百五十斤以上,棕褐色半长发披散肩劏头,下巴上络腮胡凌乱,大鼻头十分惹人注目,犗跟在他身后的两名骑士加起来怕是都没有他沉。

      能在绝大多数人都吃不饱的年代养这么胖,也不容易,奥古斯心里想。

      搣扎克男爵的烈风高⨠地并不富庶,白河第镇倒数第一,烈风高地倒数第二,导致两个领地贫穷的原因很有意思,烈风高地是被扎克吃穷的,而白河镇是被一座城堡“吃”穷的。

      “扎克爵士。”奥古斯站起身微微致礼,前身记忆之中对扎克·瓦伦并蘙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

      德拉克和雷蒙德也起澆身行礼,只不过雷蒙德的表情很不自在,目光躲躲闪闪。

      “哈哈,原来雷斧堡港首席骑士,퍈烈风高地手下败将也在。”扎克·瓦伦见到雷蒙德,大笑说道,十分得意。

      奥古斯心中疑惑,雷蒙德怎么成了烈风ㅍ高地手下败将,他用目光询问雷蒙德。

      雷蒙德见领主大人投向他的目光,有些羞愧的低下头,默认了扎克的话。

      两年前在银辉㑘城堡冬日庆典上,每家男爵਑派出一名骑士进行决斗聩,筐这是每次庆典都有的助兴节目,雷斧堡自然由首席骑士雷蒙德出战,他遭遇烈风高地的一名骑士,最后铩羽而归。

      每逢庆典都有决斗,胜败本是很平常的事情,可雷蒙德一直不能忘怀,因为每当扎克·瓦伦见到他就会奚落一番,并以此为乐。

      扎克简单的一句话,让滞留酒馆的平民呼啦一下全部崆走光,他们预感到接下来恐怕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扎克大摇大摆坐到奥古斯邻桌的椅子上,压得椅子嘎吱嘎吱响,他看到奥古斯脸上的疑惑,调侃道:“奥古斯爵士,你难道不记得雷蒙㴙德曾败给我麾下马萨尔骑士?也对,两年前你还是个小屁孩,光着屁股在白河镇追野兔,根本不知道那一次的决斗,哈哈。” 

      不论是哪个时代,哪种文Ἰ明,取笑他人为乐的家伙永远不会缺少。

      “哪里来的傻帽……”

      奥古斯心中暗忖,他之前接触的贵族无论品行如何,至少都彬彬有礼,比如贾尔斯伯爵,贪婪但举止有礼言谈有仪,即便是利用阴谋谋夺雷斧堡的加西亚、杰拉德也谈吐文雅,直到今天碰上扎克,他见识到贵族之中衧的另类。

      ⿛扎克的话让奥古斯腻歪,但他心中其实并不多么在意,上一世见过比扎克·瓦伦更加恶劣的人。

      奥古斯不在意是因为他的思想和经历,可并不代表别人也不在意,尤其是另一位当事人!

      “扎克爵鄧士,你侮辱我我忍了,但你对奥古斯大人出言不逊,请恕我没有办法容忍!”

      雷蒙德愤怒的说道,哗啷一声拔出利剑,他忍扎克这Ꝣ个大胖子好久了,说他倒是不要紧,可连带着自家领主一起奚落,那是真的忍Ḋ不了。

      本来雷蒙德一直压制着怒火,现在等到爆发的契机,终于痛快的拔出利凎刃!

      仓횵啷啷…… 鈵

      雷蒙德拔剑之后,扎克身后两名骑먰士不甘示弱同时拔出利刃摆出防御姿态,奥古斯这边德拉克骑士自然不能干瞪眼,同样抽出长剑,酒馆内气氛一下变得紧张起来,不得不说刚才走掉的那些平民很有先见之明。

      酒馆伙计和女仆似禯乎见怪不怪,迈着平静的步ﬔ伐打开通往酒馆后方的门走了出去,只留下一句话。

      “伯爵有令,打坏ž酒馆的东西要赔偿。”

      奥古斯嘴角抖动,暗道:“这个世界还真㖹是有点野蛮,一言不合就开干,只怪鐦自己一直待在白河镇,没有见识过……”

      扎克很淡定,他见雷蒙德气得胡子颤抖,心䝛中目的达到更加愉悦,完全不在意剑拔弩张的气氛,对哈尔洛勾了勾手指,道:“卖嗓子的,来,给我唱一首歌颂勇者的诗歌,记得把诗歌里的人换成扎克·瓦伦,如果唱得不好,我割了你的舌ꂶ头!”

      哈尔洛有些为难,他的身份在刚才已经发生转变,不再是吟游诗人,而是雷斧堡奥古斯男爵럱的助理,自然没有道理再为他人唱诗。

      奥古斯对正欲解释的哈尔洛摆了摆手,他一直没有说话是在等䢿系统给出【抉择】,结果系统鸡毛反应都没有,大概意味着无论怎么处理眼前的情况,都不会对未来造成太大的影响,他是这么猜的。

      既然无关紧要,奥古斯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决断,他对几名骑士说:“我今天很开心,不要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影响我的心情,你们(雷和德),还是你们(扎克⇖的骑士),我数三声,如果谁的剑没有收起来,别怪我不客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